You are here

15年來 Shine和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

0 SHARES

我們都成長(老)得很快,入行時只有16歲的Shine,今年已經成軍15年,天佑更已成為人夫。
我們都漸漸熟習世界會變,不再受驚怕,而沒有改變的,可能除了是天佑又南的「美貌」和友善外,還有我們這一代對他們的情有獨鍾。
有些藝人平時曝光不多、沒有呼天搶地的護主粉絲團,但卻是不少人心底裡的回憶,總希望在大時大節或周年紀念看到他們。
Shine正準備開15周年演唱會,他倆維持熱血勤練兵;你你我我就集合在紅館尋回屬於我們的祖與占,即使以後很平凡,這一節亦美好。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張艾嘉的小習慣:堅持每天執筆寫字

15年的意義
2002年出道的Shine,雖然多年來不時離離合合,但自從2012年在黃偉文show任嘉賓,再被網民歌迷推上紅館舉行十周年演唱會《Shine Passion Live》。今年繼續歷史重演,舉行成軍15周年演唱會《Shine Moment Live 2018》,第一次開四面台演唱會、有dancers、玩battle……

又南:我經常說,在香港做組合真的不容易,我們出道15年,但其實已認識17、18年,我們雖然各自分開工作,但香港是我們的根,我們堅持開show,除了因為周年紀念,亦想說明香港樂壇沒有消失。
天佑:在這行經歷過很多不同變遷,記得初入行時我們對音樂有很多堅持和抱負,後來輾轉放棄過音樂去拍戲,但15年後又走在一起做新歌,可以在紅館開演唱會,這是很奇妙的事,一定要珍惜,特別是一班歌迷。
又南:雖然有段時間大家在音樂上停止發展,天佑甚至有幾年將自己的home studio拆掉,將結他放入盒,但為何我們又走回一起?就是因為對音樂的堅持。音樂在人生上是不可缺少,我們一直對音樂抱有一份熱誠。
天佑:我們曾經推出國語碟,但始終廣東歌的直接是不同,所以現在仍堅持做廣東歌。
又南:今次我們很主動向公司提出,想用半年時間去挑戰我們的強項:跳舞。
天佑:之前都有跳舞,但只是玩票性質,今次演唱會是四面台,希望多加歌舞的元素。
又南:很想讓大家看到,我們沒有去逃避困難,反而想挑戰和克服它。
天佑:2012年在紅館開三面台已經完成了我們的夢想,今次再有機會,想起我們兒時看巨星的紅館演唱會都是開四面台,這份情義結已經植入腦內,所以今次都很堅持想做四面台。四面台的難度更多高,但同時又可以有更多互動,很想讓大家看到我們的熱誠和進步。
又南:今次很好彩,爭取到有dancers,另外更會加入類似battle的環節。
天佑:最初想讓觀眾看到我們為了這個演唱會,很有熱誠地練習,後來想不如秘密練習,不讓對方知道,這樣會更好玩。
又南:我到現在都沒法知道天佑在練甚麼,甚至試探過他的太太也不得要領。

變變變!變出不同的徐子珊

變變變!變出不同的徐子珊

變變變!變出不同的徐子珊

袁澧林 Angela Yuen賣氣質:「我要做好人,一定要善良。」

集體回憶
Shine陪伴著這一代年輕人,甚至中年人成長,早在幾年前,當他們還是廿多歲就已經被稱為集體回憶,甚至童年回憶。雖然這個稱呼好像誇張了,但他們卻非常樂意接受,畢竟即使以後很平凡,這一節亦美好。

天佑:時代走得愈來愈快,記得我們出道第4、5年,就已經說我們復出。我一直認為集體回憶是好事,代表我們是某個層面觀眾的回憶,這是為何我們要一直做歌的原因之一。
又南:不止大家看著我們兩個男孩成長,我們也看著大家成長,有時見到粉絲抱著BB一起來,感覺很有趣。今次演唱會的主題是Shine Moments。可能以前聽過一些朋友或前輩的說話,當時沒有為意,其實一直銘記在心,今次希望大家看到我們不是hea住成長,而是一直在認真工作,就像今次開演唱會,可能工作人員會覺得我們有很多要求和堅持。
天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零碎moments,在他們的人生中有很大啟發,很希望我們的演唱會都會成為觀眾的shine moment,會記得我們發放過的訊息,對他們的人生有正面影響。
又南:在這十多年,香港娛樂圈轉變很大,很多歌手都是靠登台賺錢,出碟大多是蝕錢收場。為何我們仍然堅持?因為香港是我們的根,我們是香港的歌手,人人覺得香港娛樂圈就死,但我們相信可能一個cycle後又會變回很燦爛的遊樂場。
天佑:不少人以為我們這5年沒有合作,其實我們除了做紀念演唱會,也一起做過很多工作,例如拍過電影《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之後又一起做過舞台劇,演唱會的意義可能比較大,所以大家比較留意。做完今次紅館show,都希望下次可以去一些比較小的場地,舉行更加近距離的live show,這樣會更好玩和有趣。另外,我們會合作一套很地道的電影,亦希望會keep住做歌,遇到有好歌就立即錄,不想只為了某件事才錄歌。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香港首部十級巨浪電影《狂獸》 張晉、余文樂水底連拍50日

年輕的滄桑
每個人成長,都總會有懷疑或氣餒時。Shine曾經放下音樂,分道揚鑣在電影路上向自發展,但多年來的出生入死,不時令孤獨感加倍。如今Shine「重組」,我們和他們也重新注滿青春的熱血。

天佑:之前做過個人專輯,和Shine時是兩個不同的感覺。兩個人可以互補不足和好玩些,一個人要長期很focus,經過那次之後,發現原來我比較喜歡玩音樂的過程,而一個人最後都是想找個team mate,沒有又南,就可能換了是工作人員。
又南:我雖然有出過一兩首獨唱歌,但始終喜歡組合,因為彼此間有良性競爭,可以讓自己變得更加好。加上可能我比較固執,你愈說組合難做,我就偏偏想證明Shine可以有15、20、30周年。
天佑:當然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單獨工作,我之前做很多不同工作,有寫書、有開製作公司幫人拍片、有寫文……一路有不同工作去support我去做演員和做音樂,最重要知道自己主要工作是甚麼。
又南:儘管我們年紀不斷成長,但心態上是不會和社會脫節,一定很留意社會上的人和事有甚麼變化、知道年輕人喜歡甚麼……畢竟我們很年輕便入行,如今內裡可能很滄桑,但心態卻是年輕的。
天佑:做音樂和做演員都一定要keep住有童真。
又南:大家喜歡Shine,都是因為我們很生活化、很平民,放工就是普通人,會在旺行尖沙咀行街。
天佑:以前天天都會逛街,人大了就少了。
又南:是你少了,你結婚後好像消失了。以前收工時會飲(口野)、打桌球,但現在放工你就回家,基本上都不用約你。
天佑:你要明白屋企人或老婆會肚餓嘛!
又南:食完飯又出唔到來?是否要好好休息,準備之後一日工作?
天佑:現在真的愈來愈不想玩,前幾年在大時大節都很想出去玩,現在寧願看電影,靜靜地過。
又南:可能因為我們都很珍惜每份工作,現在不是唔捱得夜,而是不想為了這些活動而捱夜,第二天很辛苦地開工。寧願遲些再玩,希望先專注在工作上面。

張艾嘉的小習慣:堅持每天執筆寫字

張艾嘉的小習慣:堅持每天執筆寫字

張艾嘉的小習慣:堅持每天執筆寫字

變變變!變出不同的徐子珊

家人
尋找Shine的新聞時,發現這半年出現得最多,是又南的爸爸於半年前曾經失蹤四天,幸好最後終尋回並無礙,黃父患認知障礙症的事亦因此嚗光。一向孝順的又南很感謝不少機構和專家的幫忙,更感恩有天佑和公司同事一齊在旁鼓勵支持。

又南:當知道爸爸有認知障礙症時真的很無助,明白沒有辦法根治,又知道可以惡化得很快,經過上次走失經驗後,讓我知道媽媽的壓力才是最大,我經常在外地或出外工作,但媽媽要人盯人。記得上次爸爸失蹤後的第二日,我本來要上大陸拍戲,但因此延遲了幾天,在他失蹤的4天,我不停開車去找爸爸……
天佑:我記得在第一天我剛巧打給你,想和你傾一些重要事,你說『我在警署』,我以為發生了甚麼搶劫案。
又南:當時真的太趕急,需要找警察去幫忙,,我真的很感恩,很多大型機構都幫忙,有定位的裝置、有認知障礙症的supplement,更有腦科醫生教授終身support去看著我爸爸。那時很迷失,有好幾天沒有聽電話,後來發現有很多大型機構找過我,不想沒禮貌就馬上回覆他們。很想多謝天佑和公司同事的體諒,那時真的很大壓力,大家搭一搭膊頭才明白。
天佑:家人真的很重要。
又南:對我們兩個來說,家人都很重要,你看天佑現在一放工就去找老婆。哈!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Sze Chuen
Styling: Catherine Ko
Videography: Matt Chi
Wardrobe: Scotch & Soda, 5cm , BEAUTY&YOUTH, monkey time, BEAMS, ted baker, LAP (LOS ANGELES PROJECT) , Cole Hann & Kenneth Cole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吳宇森:觀眾要求加白鴿、雙槍

張艾嘉的小習慣:堅持每天執筆寫字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