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八十後的夢馬汶希

0 SHARES

馬汶希Moory Ma

導演

說起八十後,近年已經陸續在接棒。以前會說他們的態度、價值觀、人生目標與上一代截然不同,可今天看來已成為常態。馬汶希(Moory),大學時修讀電影,聰明地選擇到內地進修,期間已開始參與廣告及微電影拍攝。近年內地拍攝廣告、短片的導演人才吃香,Moory的發展亦更見順利。八十後,不需要排資論輩,只看表現。

導演及監製,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香港浸會大學聯合國際學院,曾因執導Angelababy的《花兒說》而一炮成名,後拍過《雙城記》、《都要微笑好嗎》、《迷失都市》等作品。近年全力拍攝廣告及微電影,2013年曾與運動品牌New Balance拍攝聖誕微電影《青春永不褪色》於內地得到極大迴響,今年獲邀參與Shu Uemura 的化妝品廣告,負責拍攝容祖兒的宣傳短片。

由一段玩票性質的短片,令Moory迅速成名,連她自己也始料不及。「我最初是沒有計劃的,當時只是跟朋友玩玩,用了一部普通的數碼相機,剪輯後就放上網,怎料第二天就發現有近百萬的hit rate。」當然她的朋友正是藝人Angelababy,如何認識的?「我們在網上認識的,當時她剛來香港,需要朋友,正好我們興趣相投。」結果她因於2011年執導Angelababy的短片《花兒說》而一炮成名,網上惡搞男生版、女生版,連廣告公司也說要買下concept,這是Moory的作品第一次受到關注,也開展她的導演事業,邊讀書邊接拍廣告。

早著先機

當年選上到內地進修,令她對當地的國情更了解,對導演工作更為有利,Moory 坦言自己很幸運,「因為當時很想看看其他地方的電影是怎樣拍攝的,而最容易去的地方就是回中國內地。在我進修的期間,發覺內地的文化和香港有很多不同的地方,當時還沒有太多香港和內地合拍的電影,但現在看來就很受用了。」她的畢業作品更是唯一一位學生獲得機會到柏林電影節參展,「那齣戲整個感覺是比較壓抑的,是有關於心理學中人格面具的理論,能夠參展柏林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認可。」當然她的成功還包括堅持,「我想我是同學間最堅持的一位,很多同學都不選擇入行,但我認為導演並不一定要在年輕的時候做,年紀大了也可以當導演,因此我認為只要堅持,一定會有機會。」

畢業後Moory開展其導演生涯,與Angelababy合作無間,2012年拍下Angelababy的第一支個人單曲MV劇場版《都要微笑好嗎》。2013年則監製同由Angelababy擔女主角的汽車廣告微電影《雙城記》。乘著幾個成功的廣告、微電影,Moory亦旋即成為中港兩地廣告界的新晉導演。「我當初還笑說拿著這麼不專業的器材來拍的片段,不要隨便讓別人看,那時候的網絡還沒有像現在傳播得那麼快,也可能沒有留意那段片是誰拍的,幸好出來的反應好好,我很感恩剛好遇上機會。」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中醫新思維 梁尹倩

拍攝的平衡點

工作接踵而來,Moory非常珍惜。「現於內地多是做廣告,多數以女性產品為主。我通常會先想自己有甚麼想嘗試,顧客想看到甚麼,然後再平衡自己想法之外,還要顧及顧客的商業考慮 。」這幾年間,Moory 寫了兩、三個劇本,覺得總有一天要拍成,「一個是關於愛情的,另一個講親情的劇本花了我最多的時間,這是由自己的經歷來演變出來的,結局是happy ending。我的拍攝一開始是比較喜歡文靜和壓抑的類型,因為覺得那比較有藝術的感覺,但了解到觀眾也不太希望看到這麼不開心的東西,所以很多時候也會選擇open ending。」現在的她簽了公司,有不俗的發展,還計劃在一、兩年內要開拍一部長篇電影,「會是一部關於年青人的愛情片,想加入一些奇幻的元素,因為年青人和女性都是主要的觀眾 ,現在已跟一些公司接洽中。」

身為八十後,眼前的Moory給人的感覺淡定有禮,談到工作的專業,她說得堅定不移。「當導演邏輯性一定要很強,我不是那種很惡的人,但我會講道理。很多時候大家也很驚訝,覺得我並不像他們想像中的那種導演,我才是個二十多歲的女子卻帶領著一班人工作。」外表甜美的她怕給人太柔弱的感覺嗎?「我認為導演不一定像做戲般不修邊幅的,只要有能力就可,我會展示我的實力。當然,最初當導演時是完全沒有時間整理自己,但現在經驗多了就可以優雅一點、美麗一點,開工時也會化一點淡妝。」

雖然外表看來性情溫婉,但Moory也坦言,平常創作的時候情緒起伏會很大,「寫劇本時也會很入戲,所以如果寫些不愉快的事情時,自己也會變得不開心,寫開心的部分則會想想也會笑出來 。幸好,我愛看電影,開心和不開心也看電影減壓。」

對得起自己

近年與不少明星合作,今年初更獲化妝品牌Shu Uemura邀請,與形象設計師馬天佑合作,為容祖兒拍攝了一輯短片,正好在網絡世界站穩陣腳。「化妝對女孩子來說一定是件開心事,可以創造不同的形象,所以令我份外投入。今次猶如一鏡過的拍攝手法,希望給觀眾好像進入祖兒的時空之旅般。未來我最想跟湯唯合作,很欣賞她做不同的角色也能打動觀眾,與她本人接觸過也覺得她很像藝術家那樣大情大性。」

家人曾經擔心Moory當導演會沒有出路,今天已得到一點成績給父母看,Moory認為也是一個傳承的時候。「現在證明了我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在這個圈子立足,算是給家人一個交代。我期待自己在5年內拍到屬於自己的電影,我現在26歲,我想,在30歲的時候拍到電影並不算了不起的事,但如果在五、六十歲仍然還在拍電影,我覺得才是對得起自己。」

作為一位八十後,Moory已順利接棒成為獨當一面的導演,她反認為八十後可成為前輩與新一代的連接點:「我覺得八十後是很和平的一類,沒有打算要取代任何一個年齡層的人。因為前輩有很多經驗,但現在很多八十後和前輩都未有一個connection。我認為,要讓八十後有多點機會和大前輩合作,這就會起到一個傳承的作用,對電影業發展也有幫助。」

Text: Wincy Chan      Portrait: Sze Chuen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中醫新思維 梁尹倩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Rolling Along  踏刃尋夢

中醫新思維 梁尹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