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不希望舞蹈像娛樂事業般大眾化, 但卻希望有許多人喜愛它

0 SHARES

黎海寧愛上舞蹈,始於小學時偶然接觸到一齣舞蹈電影,被當中美妙的芭蕾舞深深吸引。「當時向父母要求學芭蕾舞,即遭到反對,說我身體不好,轉兩個圈會暈, 又說會令女孩子腳粗。」父親黎草田是當年著名的草田合唱團指揮,哥哥黎小田是著名作曲家。生於音樂世家的黎海寧也有8 級鋼琴造詣,可是她自知最愛仍然是舞蹈,13 歲正式學舞,自此成就一生的事業。「幸好家人都是從事藝術, 不會覺得搞藝術好怪、搵唔到食。」她是香港青年芭蕾舞團的創辦成員,1973 年開始身兼表演和編舞兩職。然而,自小性格害羞的她深知自己屬於幕後而非台前,20 歲那年跑到倫敦當代舞蹈學院深造,為編舞專業鋪路。「我從不沉醉於台前表演,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條件不夠好,骨頭硬、腳背不美。好幸運,20 歲便知道自己要走的路,免去許多年青人的迷惘階段。」

1979 年她加入城市當代舞蹈團,將畢生貢獻給藝術, 與城市當代舞蹈團團長曹誠淵合作無間,為舞蹈團奠下基礎。當時的黎海寧就像一般開了竅的藝術家,創作力澎湃。1985 年開始擔任該團的藝術總監,高峰期創作了《粉墨登場》、《女體的感動》與《不眠夜》等作品。至1989 年,她感覺掉進了一個「樽頸位」。「沒有靈感、沒有進步,帶團帶得好辛苦,我知道如果繼續下去,我會有一天對舞蹈完全失去興趣。」於是她毅然辭去藝術總監一職,離開香港,在世界各地跑,讓靈感重生。休息一年後回來,她創作了《九歌》。「之後的創作進入了成熟的另一個階段。」劇院中演出的舞蹈,尤其現代舞,到今天仍是讓大眾有「曲高和寡」的錯覺,而黎海寧最獨特之處,是能夠把這種高層次的藝術拉下來,雅俗共賞。「可以說是我把小眾藝術變主流。我不希望它像娛樂事業般大眾化,但卻希望有許多人喜愛它。最好是能平衡自我,又能讓更多人欣賞。」黎海寧對藝術的熱切追求,毋容置疑。對於現代女性的身份,她也清晰而執著。「我好滿足做自己、好 enjoy 做自己,現代女性最緊要是 找到自己、做自己。對自己工作的堅持都好緊要,知道是適合自己的,便一路往前行,不要做一、兩年無人欣賞,就放棄。一次唔得,兩次唔得,可能第三十次得,you never know。」選對了這份職業,又能堅持至今,黎海寧說,此生,已是無悔無憾。

平靜,才可以應對生活的壓力

平靜,才可以應對生活的壓力

平靜,才可以應對生活的壓力

健康比甚麼都重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