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0 SHARES

廿多歲就隨著香港紅十字會(簡稱紅會)四出奔波,穿梭在救助前線,面對過水災、地震、海嘯、戰爭……多年過去,蘇婉(Bonnie)早已晉身管理層,但她的內心卻不時掙扎。「時常掛念那些幫助過的人和接觸的事物。當你近距離的接觸到那些人,那種感動和震撼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很喜歡這個工作。」

雖然不再經常在前線工作,但多年累積下來的經驗卻讓Bonnie知道如何可以幫到更多人。「我們這些經驗,如果不整理出來,做得好也只有自己知道。管理層可以將這些經驗傳遞給大家,給更多的年輕人學到,讓更多人更有效率地幫助更多的人。轉一個崗位,不是幫不到人,而是更好的幫助別人。」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Shiza Shahid 與馬拉拉並肩作戰

發自內心
在香港,不少人從學生時代就參與義工服務,Bonnie說自己也是其中一員。「救災是我們最經常的活動。最感動是我廿多歲時,當時還沒有太多經驗,到內地東北三省做水災的災情評估,根據受災情況回香港準備相應物質和捐款,當時有一位老婆婆捉住我的手,跪下來感激,我又慚愧又感動,但她的話卻令我很震撼:她說:『你們這麼遠都來支持我,我們一定努力重建家園……』原來幫助的心意很重要,精神支持都很重要。」之後Bonnie不時反思,在救災中重要的是那份心意,而不僅是物質。面對幾年前內地紅會的負面新聞,Bonnie坦言亦受到一定影響和質疑,不過他們選擇坦然面對,因捐款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捐款能夠真正的幫助到他人。「所以我們的財政收入都是非常透明、公開,在一國兩制下,我們是獨立的。每一筆錢怎樣用,每一家人應該領到甚麼,都有張榜公佈,讓大家互相監察,還會安排隨機的回訪,瞭解發放的物質是否落到實處。」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Shiza Shahid 與馬拉拉並肩作戰

等救助不如自救
當面對那些隨時會奪走生命的可怕災難,支持著Bonnie的,是一份對生命的尊重。「我第一次親歷戰場是在阿富汗,看到子彈真的到處亂飛,但當地人好像都已習慣,十幾歲的小朋友一出生已在經歷打仗,當地婦女還好心提醒我,不要一個女性單獨上街,可能隨時會被襲擊……這些都讓我很感慨,人的命運自己都控制不到,我在香港出生,有好的生活能夠去幫助他們,而他們卻在戰亂地區,努力的生存下去。大自然的災難無法控制,可是人為的戰爭,實在可以避免。」地震、水災救援等是紅會最令人熟悉的事物,但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標,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紅會在香港扮演的角色除募捐錢、打造志願者平台外,還有個最重要的角色,就是教災區人們自救。「救援前期時間非常重要,不能一直被動等待,我們會教他們怎樣去保護自己,怎樣去自求。」巴基斯坦經常發生水災,紅會指導當地救助機構與政府,學習各種支援的安排和分工合作。「例如誰負責人員撤離;誰負責物質;誰負責老人小孩等,這些都可令救援變得更有條理地進行,當一般的水災時,分好角色帶領大家到安全高地等待進一步救援,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傷亡。」不同地方會有不同求援方法,香港紅會亦在不斷隨時代進步。「記得汶川地震時很多國際紅會進駐,有條不紊的建設很多流動隊:醫療、水、衛生等,當地紅會和其他機構從中學習到不少求援技巧,後來再發生地震,他們已經可以直接建立比較好的體系救助災民。」Bonnie很開心看到這些能力的傳達:「不久前的尼泊爾地震,中國支援隊也去了,他們從受惠的國家變成幫人的國家,並且有很好的表現,我真的很欣慰!」
Text: Lam Wing Kee
Assisted by: FangPing Qin
Photo: Sze Chuen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Be Your Idol  Helen Ma

Shiza Shahid 與馬拉拉並肩作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