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創意「錶」誌

0 SHARES

鐘錶業裡不少主腦是家族傳承,卻有更多是半路出家。來自瑞士的Alvaro Maggini曾是廣告人、導演及藝術總監,出名點子多,11年起掌Roger Dubuis創作總監帥印,卻自認不懂錶藝。「設計都是相通的。」正因如此,這個只有20年的年輕錶牌才得以跳出傳統錶業的框框,大膽開創出新局面。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Just a Click 網店魔術手(上)

Roger Dubuis Excalibur及Excalibur Spider 袋錶的設計草圖

J: 《旭茉JESSICA》 A: Alvaro Maggini
J: 曾是導演、藝術總監,甚麼吸引你進入鐘錶這個不太熟悉的範疇?
A: 其實關於美的東西、時裝、藝術文化,珠寶等我都愛。當然,我很欣賞鐘錶的精湛工藝,美妙的傳統和對細節的專注。當時有人打電話邀我嘗試這個職位,有何不何?我想對自己也是個不錯的挑戰。

J: 作為創作總監,你在公司主要職責是甚麼?
A: 和負責技術的製錶總監Gregory (Bruttin)合作,從外形及錶藝上創作及整合,推出新產品。管理品牌形象,一切關於美學創作的工作,如是次錶展的場地設計也是我負責。

J: 你認為自己和Roger Dubuis之間有共通點嗎?
A: 同樣有反叛的心。我們都敢於創新、嘗試。有別較悠久歷史的品牌,我們更敢於推出新設計,關於建築美、立體幾何等元素,都會逐一嘗試。

J: 你的靈感通常是甚麼?
A: 日常生活、個人、社會大事,我就像一塊海棉,一切均是我的靈感。像是次的Astral Skeleton,靈感便來自於建築、大橋及時裝。立體幾何、管道、鏤空及藤蔓般的設計,都啟發了我的創作。

J: 在藝術與時裝業的經歷,對擔任Roger Dubuis創作總監有幫助嗎?
A: 當然有幫助,我25年前就開始從事廣告,作為創意總監的我逐步成長,從初級學徒到現在的創意總監。這是一個不斷自我成長、摸索、不斷學習的過程。

J: 入主品牌近5年,你下一目標是甚麼?
A: 我們一向予人反叛甚至流於外表的形象。我希望未來品牌設計及造錶工藝可以更好地融合,令風格更統一完整。

J: 作為創意總監,在藝術與商業決定之間如何把握平衡?
A: 對我來說兩者一樣重要,也沒衝突。藝術其實俯拾皆是,把它演化出人人樂用的形式,受大眾喜愛,就是我最終的目標。

Text: Nicola Lai
Photo: Paco Tam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The Flowers of Freedom 花藝大師愛自由

Just a Click 網店魔術手(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