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春夢過後,如夢初醒

0 SHARES

上星期跟幾位從事管理的朋友相約酒局,席間大家不約而同地自嘲:「最近幾年是招攬人才和調校下屬最美好的時光。」何以有這樣的結論?對現時更多時間在內地工作的我來說,體驗尤其深刻。

時間回到半年前的3月,早上8:30,春節過後深圳辦公室的會議室內。我興奮地在白板面前講述著2015年的業績目標,同事們如若達標,分紅獎金將會怎樣怎樣⋯⋯無論我如何為自己鋪排好一浪接一浪的獎勵而不斷地調高聲浪,但台下的目光依舊是呆呆滯滯。
我發現會議上的同事,無論是偷偷摸摸的或不經意地,甚至明目張膽地,大家都不約而同在玩手機。可怒也!會議室內,我的感覺只是對·牛·彈·琴!
「對牛彈琴」這詞語用來形容年初「大時代」的情況其實十分精闢,試想一下當渺小的你站在A股大牛市面前,別說彈琴,就連你派那點點的獎金,只是如牛汗毛。「亢奮者」之所以亢奮,當然是一大清早便發了個早財,今天餘下的光陰,只有兩件事是重中之重:第一,跟昨天饋贈股票貼士的大哥連忙道謝,並想辦法再去套另一個貼士;第二,趕快在會議後訂好今晚吃飯的位子。「低歎者」應是在反思自己的錯失或貪婪,明明股票漲到7、8% 便該放了,非要等那$9.9的,一見$10,漲停了只得
又等明天,昨夜答應女友那愛馬仕包包今天買好不買好呢?「喃喃自語者」昨晚流連桑拿按摩,正在後悔沒有好好聽貼士。
就這樣地經歷了半年的艱難時期,直至最近這一兩個月,同事自動變得勤快積極了,我亦親手接過幾封撤回辭職的請求信。  
幾位任職管理的高層朋友就這樣的聊著,言談間不無感嘆。其實,發了一場春夢的,又怎會只是下屬呢?  
最近閱讀星巴克執行長霍華·舒茲的《勇往直前,我如何拯救星巴克》,內容講述星巴克在2007年前後如何因盲目追求業績增長、股價攀升,而令公司迷失了做好咖啡事業的本質,從而令業績下滑的經歷。我對書中一句話尤其深刻:「有一天,人力資源部的總監,齊特在我們相偕慢跑的途中,半開玩笑地對我說:『霍華,你把大家(這裡指的,包括員工 )變得太有錢了』。公司在創造大量財富和成功紀錄後,所流露的自大嘴臉已然現形。」  
祖國,你把大家在半年前變得以為自己太有錢了。今天回歸現實,各位親愛的讀者轉眼又是第四季了,還是努力完成KPI,賺回那得用來交稅的
bonus吧!

Photo: Thinkstock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因為我是藝術家

冼健岷 (Henry) 為康宏理財服務有限公司首席營銷總監,於1998年加入康宏,負責管理公司旗下顧問團隊及建立完善的業務發展體系,累積經驗逾16年,亦為多個社會服務團體核心成員,並曾擔任國際獅子總會港澳303區會長。此外,鍾情墨水筆收藏,年資超過15年,家中藏品約
70支。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Peter Dundas回巢潮玩街頭時尚

因為我是藝術家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