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當個人能力不能令你出人頭地,你還願意努力嗎?

0 SHARES

巴黎經濟學院教授Thomas Piketty的《21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和加州大學大衛斯分校的Gregory Clark的《兒子照常崛起》(The Son Also Rises),都通過大量的資料分析、嚴謹的學術研究證明:對於大多數人而言,靠能力往上爬根本是癡人說夢。

1. 戰後(1945-1970年)發達國家的社會和經濟平等狀況並未明顯改善;相反,在這段所謂資本主義全盛時期,資本回報率要高於經濟增長速度,這就意味著富人是在窮人身上吸取財富。據Piketty統計,在2010-2012年這段時間,最富有的1%人口,享受了95%的經濟增長成果。值得注意的是,快速聚斂財富的並不是那些才能卓越、效率超群的「超級生產者」,而是「超級管理者」。在最富有的1%人口中,70%是公司高層。

2. 優秀管理者的工作理應得到合理回報。可是,如果管理者僅僅憑藉地位,就隨意攫取經濟增長果實,那麼美國夢終將成為水中月。 Piketty認為,個人對團隊成果的貢獻很難界定,對於管理者工作評價標準的設定,還有很大討論空間。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聽聽王石與萬科的企業管理觀

3. 通過考察20多個不同家族社會經濟狀況的歷史變遷,Clark得出結論:所謂社會流動幾乎不存在,家庭決定命運。一個家族地位的提升或衰落不是3-4代人的事情,一般需要10-15代。 Clark還由此推論,父母的教育程度和收入狀況有50%的可能在孩子身上延續——成功是會遺傳的。

4. 如何打破資本和家族傳承編織的牢籠?儘管出發點不同,Piketty和Clark都認為,為了遏制不平等,必須重新分配財富。在Piketty看來,社會體制無法自我糾偏,政府必須重新分配「精英」們不勞而獲的財富。 Clark指出,成功的人在繼承了家庭社會地位的同時,也繼承了高素質,這是他們成功的原因;重新分配財富的成本不高,且能提升社會總體福利。

樂觀主義許諾了我們成功的可能,並激勵我們努力奮鬥。而如果我們輕易地向Piketty和Clark的主張低頭妥協,那麼未來將毫無光明可言,如果一切終究是白費功夫,為何還要努力工作、奮力拼搏?我們必須相信,努力可以改變命運。要克服那些阻撓個人奮鬥的社會結構缺陷,僅靠天真的樂觀主義當然不夠,但它絕對不可或缺。

(圖片來源: 網絡)

作者: Tim Sullivan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2017,做一個自己喜歡的女子

聽聽王石與萬科的企業管理觀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