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范徐麗泰 RITA FAN

0 SHARES

范徐麗泰的堅強個性,與生俱來。雖然生於富裕家庭,父親徐大統在上海從事紙品生意,1949年帶著一家人來港,曾是大新銀行的最大股東,家住馬己仙峽道,但她卻絲毫沒有一般富家女的珠光寶氣及嬌柔軟弱。因著好強性格的驅使,每次面對重大的挫折,別人以為她會倒下時,她卻發揮了最堅強的一面。沒有任何野心的她,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大學工作,直至1983年,人與時間的遇合,被當時的港督尤德邀請加入立法局。「我從來沒有想過從政,那本是很遙遠的事,當時我連立法局做甚麼也不清楚,印象中當年局內都是鄧蓮如、鍾士元及李鵬飛等名人。我很奇怪地問當時的署理港督夏鼎基為何會找我,他卻要我反問自己想不想為香港人服務?結果反而是丈夫鼓勵我入立法局學些東西,還笑說反正我最多做兩年便無得做。」本來說好每星期只需兩個下午參與開會工作,結果她一做便是20年。

從前的范徐麗泰經常板起臉孔,性格心急,對自己對別人都要求完美,後來我們看到的她,卻變得愈來愈和藹可親。坐在立法會主席座上,面對席下的唇槍舌劍,難得地不慍不火地主持大局。「年輕時我經常發脾氣。這些年來,我愈來愈知道自己的角色,更懂得摸索角色的需要。做主席最重要的,其實是盡量給議員或官員說話的機會,讓會議在公道的情況下暢順進行,而不是與他們對立。」當下的她,活得最豁達開朗。她會在解決不了問題時獨個兒看一場電影,懂得以輕鬆的態度面對種種壓力,她更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客觀看待事情。「我不要做天秤去衡量別人的對錯,別人做錯,亦不需要我去懲罰或報仇,這只會讓自己浪費精神及痛苦。」對於成敗得失,她在風雨中也洗練出一套「心安理得」的哲學。「我從來不追求成功,我追求的是心安理得。父親教我做人要一諾千金,若不答應,我會給你解釋;只要我答應的,我一定會盡力做到最好,只要是盡了力,便能心安理得。」她認為現今女性需要面對一個重大的課題︰了解自己。對自己了解愈多,信心也就愈強。「我們常常希望了解別人,但卻連自己也未了解。可是我們必須了解自己的長處,但更重要的是面對自己的缺點,這個過程很痛苦,因為你首先要承認自己的缺點,哪些需要改進,哪些需要接受,給自己一個客觀的評價。」

余若薇 AUDREY EU

余若薇 AUDREY EU

余若薇 AUDREY EU

高靜芝 SOPHIA KAO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