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PeopleCareer Women

Jennifer Ma 掌握生命轉捩點

11th Jul, 2014
馬賢慧 Jennifer,ARCH Education 創辦人

 牛津大學一級榮譽畢業,晉身投資界龍頭大行的 Jennifer Ma,為何會捨棄 康莊大道,選擇穿越沙石小徑,實現她的教育理想?「做投資,面對冰冷無情的數字;做教育,卻是面對生命,掌握著別人生命的轉捩點,成功例子,就是滿足感。」

Jennifer 的轉型故事,要從她小時立志從商說起。Jennifer 的爸媽不是怪獸家長,從不規限女兒選校選科,入牛津選讀經濟,是她的志願,「自小覺得從商的爸爸好能幹,加上我對數字又不抗拒,所以選讀經濟和管理,希望將來加入商界。畢業後,我選擇入投資銀行,挑戰自己,因為只有腦筋靈活反應快的精英,才會被選中,晉身精英團隊一份子,自己亦會加速成長。」

求職新人高分低能
2003 年,香港經歷 SARS 蹂躪,經濟跌至谷底,投資銀行招聘名額也由10個減到4個,剛畢業的 Jennifer 投考了 7間公司,經歷過百次面試,終於獲美林取錄,當上 Industry Analyst,「入職後遇上經濟復甦,人手卻不足,每星期起碼工作 115 小時,當年智能手機未普及,無法 mobile office,幾乎全天候都要留守公司。」06 年她轉任高盛投資部,壓力有增無減,「每天要監察香港、日本、歐洲和美國股市,每天由08做到凌晨,接聽電話、睇市和入市,簡直是 multi-tasking 高手,不過與不同背景的客戶接觸,發掘和滿足他們的需要,令我的溝通技巧大有進步,對我做教育諮詢極有幫助。」

每天營營役役,Jennifer 卻從中發掘到事業轉型的靈感,「在公司擔任招聘面試官時,我發現來投考的新人中,大部分是名牌大學、搶手學科畢業生,擁有完美履歷,但交流過程中卻欠缺溝通技巧、邏輯思維和解難能力,對世界亦缺乏認知,俗語形容便是『高分低能』,因此我亦萌生了開設教育中心的念頭,訓練年青一代的思維和認知,履歷與實力兼備。」

Jennifer 坦言自己小時候只是中庸之材,能考入牛津,全靠老師的慧眼啟發,「在香港讀聖保羅男女中、小學時,成績中規中矩,中二到英國 Benenden School 寄宿,因為英文差而要留級,到大學選校時,我的成績依然停留中等,但老師卻答應推薦我面試牛津,他鼓勵我:『你的成績不是最top,但面試時你將會是一個 interesting candidate。』以我的條件,也能考入牛津,並以全級考第8及一級榮譽畢業,比我更有天分的學生更多,所以辦教育應該有教無類,耐心發掘每個學生的潛質。」

「在公司擔任招聘面試官時,我發現來投考的新人中,大部分是名牌大學、搶手學科畢業生,擁有完美履歷,但交流過程中卻欠缺溝通技巧、邏輯思維和解難能力,對世界亦缺乏認知,俗語形容便是『高分低能』,因此我亦萌生了開設教育中心的念頭,訓練年青一代的思維和認知,履歷與實力兼備。」

奔走英國名校觀摩
金錢世界與教育天地,兩者風馬牛不相及,Jennifer 心口掛勇字,皆因渴望突破,「在銀行工作 年,每日只想著為客戶賺錢,安定有餘,創造性卻欠奉,所以希望趁年輕,還有精力時實現理想。」論背景,Jennifer 與拍檔畢業自英、美頂級學府,繼而投身頂尖投資銀行,吸引程度一定超越在巴士賣廣告的補習天王,「憑著背景優勢,應該可以在香港教育界有點貢獻吧!」

開間小小 cafe,籌備工夫也得花一年半載,辦教育更加不簡單,Jennifer 花了兩年時間為自己、為課程做準備。「離開高盛,緊接修讀港大教育碩士,用兩年時間完成,學習教育理論,鞏固學術基礎。」理論只是紙上談兵,Jennifer 知道觀摩實習更重要,她與母校的緊密聯繫即時派上用場,「畢業後,我仍然是寄宿學校和牛津校友事務的活躍分子,校長和老師都樂意推薦我走訪英國 10 間著名學府,考察思維教學法,後來亦探訪過香港的聖保祿學校,深入了解本地中學生的思維和成長,對我日後制定課程方向極有幫助。」

Jennifer 不選擇涉足盈利更豐富的補習社,專注高小至中學生的思考訓練和入學輔導,因為她認為青少年最需要的是腦筋鍛鍊,「小學生活潑好奇愛發問,但升中之後,卻沉默得多,少發問自然少思考,所以不少學生學科成績優異,卻缺乏批判性思考,對世界無知,也欠創意和良好的溝通能力,升學面試時不斷碰壁;有見及此,我將教育中心對象設定為 10 至 18 歲,集中訓練思考、溝通、批判閱讀和寫作技巧,以趣味鼓勵學習,例如引入美國流行的 Mock Trial (模擬法庭)課程,學生扮演律師和證人,鍛鍊辯論技巧和說服能力,每年還會舉行大型比賽,邀請大律師和法官來擔任評判。」今年 ARCH 獲得全英 Top 3 學府之一的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獨家授權,首次開辦一年制國際基礎班。

「以我的條件,也能考入牛津,並以全級考第8及一級榮譽畢業,比我更有天分的學生更多,所以辦教育應該有教無類,耐心發掘每個學生的潛質。」

 成功的魔法
完成自我增值,亦需配合升學策略,才能順利達成目標,Jennifer 建議考入學試前 3年就要開始準備。「選擇升學國家和科目,學生的意向最重要,沒有定律或通則,性格文靜不一定要選英國,青少年的性格表現會隨著成長轉變,駐港、英、美的升學顧問團可以為學生提供諮詢,協助制定升讀英、美、香港大學、中大和科大的熱門學系的策略。」

練成一身武功,鎖定奮鬥目標,配合精準的戰鬥策略,必然無往不利,所以 Jennifer 今年構思了網上補習平台,找來牛津、劍橋尖子,透過網絡與香港學生一對一實時傳授英國公開試致勝之道,問她這5年努力有多少回報,她自豪地說:「我們由 個學生起步,到今天已訓練超過 5,000 人,以 2012 至 13 年度入學申請為例,每 位申請牛津、劍橋學生,就有 位獲取錄,另外 90% 香港學生可獲首 30 大美國學校取錄。」

戰績彪炳,不期然好奇 Jennifer 的「魔法」何在?她說魔法來自人際網絡和教育理念:「駐英、美工作團隊,不斷與各大院校保持聯繫,這個廣闊網絡讓我們取得第一手入學資訊,幫學生制訂策略緊貼要求;積極與院校交流教育理念,表達我們以學生為先,願意在師資上投放大量資源的信念,亦獲得不少認同和支持,試過幫履歷未達標的學生去信心儀學校,解釋原因是家庭條件所限,他終於獲得取錄,能成就別人的生命,這種滿足感比百萬年薪更可貴。」

被老師譽為 interesting candidateJennifer 當年如何在牛津入學面試中突圍而出?「面試官提出了一個古怪問題:假設你從飛機上跌落一個與世隔絕的島上,手上只有一梳香蕉,你怎樣賣出香蕉維生?我腦海第一個念頭是反思他提出這問題的原因,再想想自己是報讀經濟系,於是便從經濟學角度入手,反問面試官島上有沒有同類型的香蕉?有甚麼交易方式?以物易物,抑或有流通貨幣?結果與考官交流了足足 45 分鐘;成功關鍵其實不在答案,而是表現到自己的分析能力、多角度思考和創意,如果回答:『由飛機跌落島,一早無命啦!』,或者『在島民面前表演食蕉』,單調死板,就好難過關。」

馬賢慧 Jennifer ARCH ・Education創辦人
2003 年以一級榮譽畢業於牛津大學經濟及管理學系後加入投資銀行,先後於美林和高盛任職,之後毅然轉型,於香港大學修讀教育碩士後,2009 年創立 ARCH Education,為有志升讀海外名牌寄宿學校及大學的本地學生提供培訓及入學輔導服務。

 Text: Candy Woo
Photo: Paco T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