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LifestyleAfter Work

九十後插畫師老店舊區情

1st Feb, 2017

插畫師飛天豬熱愛以水彩寫生,描繪的對象集中以舊區老店為主,我問她為甚麼偏愛這些題材?她二話不說就帶我落水坑口街的朱榮記雜貨店,畫作把老店舖的神韻和風格活現。中上環和西區有不少老舖和舊建築,她自然留下不少足跡。

 

九十後插畫師老店舊區情
九十後插畫師飛天豬這天帶同畫作再訪上環水坑口街的朱榮記雜貨店,同老闆朱耀昌(Perry)十分老友,原來飛天豬來寫生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老闆十分細心,見我就坐在馬路邊畫畫幫手架起雪糕筒擋車,甚至還拿了盒子給我放袋。」畫作完成後,飛天豬把作品鑲裱畫框贈送,Perry把畫作為生日禮物交到第一代老闆,即是他爸爸手中,朱爸爸凝視畫作良久不語,Perry說:「爸爸十分含蓄,不易表達情感,這已經是十分喜歡畫作的表現了。」就是這種人情味和含蓄內斂的情意,令飛天豬愛上這些舊區和老舖:「好像朱榮記六、七十年代入舖頭,和附近的街坊建立了深厚情誼,小小雜貨店陳列超過一萬件貨品,亂中有序之餘經常挖到寶藏。」幾年間,她已經在全港超過100個地點寫生,其中不少是舊區老店,去年書展更推出繪本《老店風情畫》,以畫筆記錄了10間老店的面貌。

愛老店個性  
飛天豬喜愛以水彩寫生,因為水彩顏色豐富,至於舊區老店,則主要是因為老店的裝潢和設計各具個性,有不同的美感:「最初其實只是單純的喜歡畫畫,和幾個同學一起四處寫生,自自然然地被舊建築物、舊店舖各具特色的設計以及其中蘊藏的歷練和感情所吸引,媽媽也笑我總是喜歡老舊的事物。」當然她也有畫新產品、新建設的機會,就是接客戶企劃的時候!

飛天豬描繪朱榮記的水彩寫生作品

(飛天豬描繪朱榮記的水彩寫生作品)

畫畫期間產生的接觸和感情,同樣是令飛天豬熱愛繪畫老店面貌,樂此不疲的一大原因:「有時老闆們會不明白他們的店舖為甚麼值得畫,或者會很好奇我會在畫中畫什麼。收到作品時卻會十分感動:『原來我的舖頭還真是挺美的呢!』我總認為他們是我的作品最好的讀者,每次都非常開心。畫畫期間店舖的人或者附近的街坊都會來看看在畫甚麼,那種街坊街里互動的感覺十分有趣。

飛天豬描繪朱榮記的水彩寫生作品

舊區人靦腆
畫人像畫時飛天豬同樣遇到一些很有趣的反應:「例如有位老婆婆特別留意自己的頭髮是否卷曲,其實人像寫生不會反映太仔細的分別;另外有一位很潮的伯伯說明人像會用作社交網絡的檔案圖片,收到作品後笑說我把他畫得太年輕;一家大小同時畫畫互相評論誰畫得比較可愛;或者老夫老妻一起畫畫時滿有默契的表現,都讓我感到很溫馨窩心!」當然不是所有人的反應都正面,飛天豬也遇過不友善的繪畫對象,甚至趕她走的情況,但不會令她就此卻步。

飛天豬筆下的中環半山清真寺

(飛天豬筆下的中環半山清真寺)

在青衣出生和成長的飛天豬也覺得現時人們富裕了,自我保護意思比以前強,人際關係也因而疏離是十分可惜的事:「我小時候已經沒有打開大門隨時歡迎鄰居的情況了。」

飛天豬筆下的森美餐廳

(飛天豬筆下的森美餐廳)

中上環和西區的足跡
除了朱榮記雜貨店以外,早前中環嘉咸街和結志街街市遷拆前的繪畫經驗也讓飛天豬十分難忘:「當時在幾天內走訪幾個攤檔畫畫,現已遷進新街市的豬肉檯老闆特別走來閒談和了解。另外一次經歷是在中環半山的清真寺遇上十分友善的小朋友,閒談了很久還把全家人介紹給我,十分友善。」至於這次我們特別去拍攝的堅尼地城科士街石牆樹已經是四年前的經歷,當時的畫風和現在自然十分不同,但她沒有忘記看見石牆樹那一刻的震撼:「先前不知,原來香港鬧市之中也有這種自然生態,可能這就是在身邊的美好事物總被忽略的情況。」
 

飛天豬筆下的結志街泰源海味

(飛天豬筆下的結志街泰源海味)

飛天豬剛剛遷進灣仔富德樓工作室計劃多多,希望在本年度製作一些大型作品,在書展推出新作。同時在城大創意媒體學系畢業的她也希望用新技術創作360全景圖、虛擬實景(Virtual Reality,VR)和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簡稱AR)的新作品,令人期待。
 

朱榮記
創立於六十年代的50年老字號朱榮記近年備受文青和熱愛懷舊產品以至遊客的追捧,其中豬仔膠錢罌、鐵皮信箱、火水爐和雞公瓷壺等等都廣受歡迎。第二代老闆Perry慨嘆不少老式產品都陸續停產:「真正賣一件少一件,有些絕版產品我們只保留一件供大家欣賞,是非賣品。」

地址:上環水坑口街 24 - 26 號
電話:2545 8751

Text: Clarence Chan
Photo: Kwan
Illustration: Interviewee’s courte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