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Judas Law羅凱鈴 Busker的勵志故事

0 SHARES

香港原來還有勵志故事。
街頭歌手Judas憑著幾分像林二汶的靚聲,最近紅遍網絡,個人專頁followers由幾千跳升至過10萬,旋即引來不少唱片公司找上門,但今年23歲的她很清晰想走獨立歌手路線,拒簽傳統唱片公司,選擇成為KOL司徒夾帶的旗下藝人。
曾在訪問中坦白承認是Lesbian,Judas堅持成名後繼續做自己、繼續留守街頭、繼續busking。
如果撲不到五月天、黃子華或張敬軒門票,其實在街頭欣賞Judas也不錯(記得打賞啊!)。

全職busker
當一眾奇人異士都湧上街頭表演或賣藝時,不少人都覺得Judas像一道清泉,歌聲很治癒。在街頭busking 3年,一年前轉做全職busker,Judas堅持她是街頭賣藝,並非街頭表演,期望觀眾欣賞之餘,亦會將金錢放進結他盒。

「玩了3年街頭音樂,以前會很擔心有人不想看,然後投訴,最近發現很多人支持自己,很多網民分享我的短片,感覺很興奮,心情可以放鬆點,盡力唱好自己,但始終都驚阻街會被人趕。在街上真的多了人打招呼,我會當他們是朋友,音樂可以製造緣分,是很開心的事。這幾年去過不同地區busking,最喜歡新界區,一來我住天水圍比較方便,二來新界區的朋友好像比較熱情,最近多去了大埔,那邊的環境彷彿可以令聲音更優質。而最深刻應該是天水圍,街坊的互動比較多,玩得很開心。一向比較少去香港島,第一難找位置,busking要爭分奪秒,坐車要個多小時,山長水遠出到去沒位就過於頻撲。最近多了機會參加商演活動,也有在酒吧或婚禮表演,雖然觀眾未必太集中聽歌,但我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不會過於在乎台下觀眾是否focus自己,如果真的做得好,總會有人留意到。最近網上多了很多留言,正評負評都有,開始多人喜歡聽我的音樂,知道有人支持自己,可以更放膽去分享我的音樂。我最需要改善可能是感情投入,這方面要慢慢浸,我可能還年輕,很多方面都還幼嫩,有很多可以改善,尤其在感情投入方面。」

凌文龍 不可不認識的金像獎最佳新人

凌文龍 不可不認識的金像獎最佳新人

凌文龍 不可不認識的金像獎最佳新人

「跳高女神」楊文蔚:「這個稱呼很尷尬」

獨立歌手
以前,在香港做歌手,最好有大唱片公司支持;十多年前開始,不少歌手都簽約小型或自組唱片公司。Judas半年前開始在網上走紅,幾家大小唱片公司開始接觸她,但她最後沒有選擇傳統唱片公司,只因想繼續走獨立歌手的路。

「我以前是小學補習老師,大約一年前辭職,其實當時裸辭都很擔心,不知道全職busker收入會否穩定,或者可以堅持多久,當中有很多未知之數,惟有半年前開始儲定一些錢。Busker一定不是搵得多,視乎是否勤力,絕對是手停口停的行業。轉做全職busker後,都有想過是否這樣唱下去呢?曾經有過少少失意,不知道誰會繼續支持我,更加沒想到會簽公司。之後忽然有不同公司出現,他們的支持將不穩定變成穩定,我就可以更安心和盡情做音樂。最早接觸我的是一些傳統唱片公司,但我最後選了這家經理人公司(Vlogger Entertainment),因為不想走太過傳統的明星路,我想做獨立音樂人。」

繼續留守
不少歌手都以紅館演唱會為目標,初踏足樂壇的Judas坦言紅館夢太遙遠,現在雖然已簽約公司,但她會堅持繼續街頭表演。

「我的目標是出碟,現在已踏出第一二步,希望可以分享幾耐就幾耐,紅館夢對我太遠了,目前先做到自己的歌。不少人以為我簽約公司就會減少街頭演出,其實我一有空就會去,我很喜歡街頭表演。街頭是個很自由的舞台,無論是busker或觀眾或路人,大家都很自由,之前都遇過很多語氣不好的朋友,除非他報警就要走,如果不是攻擊或傷害我,我都不會理會。」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Raymond Chan
Videography: Matt Chi

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跳高女神」楊文蔚:「這個稱呼很尷尬」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