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人也好,動物也好,都是有生命的;牠們的生存權利沒有受到保障,但卻很受我們的重視。

0 SHARES

拯救動物,相信是慈善工作中最吃力不討好的。1998年,周蕙蕙Violet(其士集團主席周亦卿女兒)與兩位關注動物的朋友,在港創立保護遺棄動物協會(Society For Abandoned Animals),拯救被虐待和遺棄的動物。「我只希望給動物多一條生路,救得一命多一命。理想?當然是世界再不需要我們這種組織拯救動物!」周蕙蕙說。談起對動物的情意結,她相信是天生的。Violet最愛狗,家中養過三頭狗,全被視為親弟弟,犬弟弟一入門,全取日文名字 Jiro (次郎),Sabu(三郎)和Chibu(小丸子),排名顯示,牠們是周家的重要成員,地位僅次於她的親生弟弟。「如果你養過動物,你會明白我對動物的感情,老套說句,動物是Man's best friends。牠們識得看人的眉頭眼額,知道我不開心,會走來靠在身旁,親我,安慰我。與牠們在一起時很快樂,很自在,就似和喜歡的朋友一起。」在好些人眼中,Violet和一班保護遺棄動物協會成員(SAA)的行為荒唐,不能理解。為甚麼對動物如此有感情?為甚麼要籌款救活牠們?甚至有人在他們的街頭籌款活動上,當眾指手畫腳破口大罵:「你們沒有人性,人都不能夠生活,居然幫禽獸」。對於別人的謾罵,Violet 如此回應:「禽獸也好,人也好,都是有生命的。動物有生存權利,別人不保障牠們,但是我們重視。社會上很多人像我們一樣關心動物,我們只是比較主動,帶頭做大家認為值得的事。我們明白不會人人認同我們的做法,只希望公眾知道SAA在做甚麼。」

SAA的宗旨是維護動物的生存權,避免被遺棄的動物遭人虐打,以及協助動物覓得新主人。他們不認同動物因遭人遺棄,或無人收養而被人道毀滅,所以SAA另一個沉重的使命是終生照顧不被領養的動物。在這個連父母或子女也未必願意照顧的社會中,對於這種無條件的照顧,終身承擔的諾言,竟然有點反諷意味。

Violet 承認,義務工作最需要家人的支持和體諒。「最初家人以為我三分鐘熱度,怎知我們愈做愈大,開始漸有成績,他們不但沒有反對,反過來叫我做事做到底!」憑著人脈廣的方便,她為SAA做過不少別開生面的宣傳活動,SAA現在的經費全靠不定期籌款和有心人的捐款,能夠維持狗場,又未必能做到其他教育工作或獸醫服務。比較幸運,是狗場由一位喜歡動物的朋友出租,租金廉宜。此外,貓狗糧食有贊助,有酒店捐出毛巾,也有義工幫手。Violet 的心願是以SAA為終身事業,能夠幫助更多動物。

父親是其士集團主席周亦卿,周蕙蕙是家中的第五女。育有一名女兒及一對孿生兒子,現時盡量專注照顧家庭和三個小孩,覺得學習做一個好媽媽,是一個需要投放很多時間的興趣。

搭橋之路

搭橋之路

搭橋之路

只有變通才能海闊天空,做人處世不能一本通書看到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