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Shiza Shahid 與馬拉拉並肩作戰

0 SHARES

馬拉拉基金聯合創辦人Shiza Shahid今年只有27歲,來自巴基斯坦,被選為2016年《福布斯》「30歲以下菁英」,她十多歲就開始構思幫助塔利班管治下的女性接受教育,在一次夏令營認識了Malala Yousafzai(馬拉拉),在她被槍擊後,Shiza辭去麥肯錫公司(McKinsey)的顧問工作,先成立馬拉拉基金,繼而創立其他平台如NOW Ventures等,希望以不同方法改變世界。

爭取教育平權
我們都知道,來自巴基斯坦、為爭取女性接受教育的權利的Malala Yousafzai(馬拉拉)幾乎付上性命,她的付出讓她以17歲之齡成為最年輕的諾貝爾獎獲獎人。同樣來自巴基斯坦的Shiza Shahid本來在美國就讀大學,但她並沒有忘記在祖國的女性,她主動聯絡當時只有11歲的馬拉拉,趁在史丹福時的暑假,為她和其他廿多名女孩舉辦教育夏令營,其間更接受CNN採訪,向外表達爭取女性教育平權。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Be a Happy Mom

「我在巴基斯坦長大,自幼便很關心女性權益及人權等問題。未到美國讀書前,我已經盡我所能參加一系列的義工活動,如探訪監獄、難民營等。之後我幸運地得到了史丹福大學的獎學金,這賜予了我一流的教育機會。有次我聽到一個消息,在距離我家鄉三小時車程的地方——位於巴基斯坦的一個叫Swat Valley的小鎮,那裡塔利班恐怖分子勢力強勁,他們在2009年一月宣佈,當地女性不獲得教育的權利。我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感到非常驚愕,也很惆悵。我開始思考我能如何運用我現有的平台,以及大學裡面能夠觸及到的資源及網絡,讓大家意識到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並且希望能夠由內而外地讓Swat Valley的女性變得強大,從而帶來一些改變。於是那個暑假,我便返回巴基斯坦,為Swat Valley的女生組織一個『秘密夏令營』。我帶領那些女孩前往我所居住的巴基斯坦首都,訓練他們向外人講述他們的故事,;另一方面也讓一些在當地有影響力的組織或人物,如政府、軍事記者等,真切地意識到那些Swat Valley女孩的遭遇。馬拉拉就是其中的一個女生,當年她11歲,五年後她則遭到槍擊。」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Be a Happy Mom

沒有絕對安全的地方
Shiza自言出身平凡,雖然出身自傳統巴基斯坦家庭,但父母都堅持讓子女接受良好教育,讓她有機會讀書,甚至出國留學。在祖國,她自小見識過不少恐怖主義、獨裁統治,因此她的課餘時間都花在義務工作上,如為獄中出生的孩子爭取權益、巴基斯坦早年發生嚴重地震,7萬人喪生,當時16歲的Shiza是唯一一個天天報到的女義工。認識馬拉拉幾年後,收到她被槍擊的消息,馬拉拉一度命危,後來送到英國接受治療。大難不死的她其後與Shiza繼續積極爭取全球兒童接受教育的權利,包括成立馬拉拉教育基金會。

「畢業後我有幸加入麥肯錫公司(McKinsey)工作,但大概一年後,馬拉拉就遭到了槍擊,我十分心痛。立刻飛往會見她和她的家人,幸運的是她奇蹟般地康復了!他的父親讓我幫助他們向全世界講述他們的故事,呼籲大眾不要再讓另一個女性受到迫害。於是我便下定決心並且辭去工作,成立了馬拉拉基金。營運了兩年多後,馬拉拉便被授予諾貝爾和平獎,對我們來說這是極大的鼓舞。我們希望之後能培養出一些像馬拉拉一樣的倡導者,所以創立了一個新的平台——Now Venture,專注於於投資及為世界面臨的問題及挑戰提供解決方案。不少人都會擔心我們的安危,我現在住在美國,主要往返洛杉磯及三藩市。工作上,我當然需要時常保持警惕。若是在巴基斯坦,我一定不會出席類似今日的採訪活動。當然,我並不會因為擔心危險而不去某些城市。而為確保事務營運順利及能夠切實地帶來改變,我仍然會去世界的任何一個地方。有時候我也會感到危險,例如當我在街上參加遊行的時候,或者去一些有恐怖襲擊的地方,但現在我們居住在一個地球村,連紐約、巴黎均遭受過襲擊,沒有人能說哪一個地方是絕對安全。」

Text: Lam Wing Kee
Assisted by: Sylvie Dong
Photo: Jack Law
Location: The Landmark, Mandarin Oriental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不一樣的世界  蘇婉嫻

Be a Happy Mom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