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天生冒險家 Annabelle Bond

0 SHARES

匯豐控股主席John Bond的女兒Annabelle Bond是全球第一位在一年內攀登世界七大高峰的女性。 2001年前,Annabelle本來在香港任職地產經紀,因一段感情的結束而隻身到南美洲闖蕩。她首次嘗試攀登阿根廷的Aconcagua後,得到智利登山隊的邀請,一起攀登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結果在一年內,她征服了其餘六大峰,成為全球攀山最快的女性。
沒有放過任何機會的Annabelle,坦言多年來累積下來的經驗,讓她現在面對任何難題時都有信心克服。

世界七大高峰即七大洲上的最高峰,包括亞洲的Everest、歐洲的Elbrus、非洲的Kilimanjaro、澳洲的Kosciuszko、南極洲的Vinson、南美洲的Aconcagua,和北美洲的Denali。在一年來把他們成功征服的Annabelle Bond在印尼長大,大約在6、7歲時,就開始接觸刺激的玩意,例如父母把她放在馬背上逛茶田、在海邊學滑浪,還有爬火山……相信家庭的培育方式激發了她熱愛冒險的天性。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蔡卓妍 Harvest Festival

遺傳的冒險精神
Annabelle的祖母也是喜歡冒險的先鋒。1929年,她是首批於尼泊爾徒步旅行的女性。「試想步行至海邊需要6個月,當時的輔助工具少得可憐,連地圖也沒有。大概是遺傳基因,我對充滿冒險的旅行情有獨鍾。」2003年Annabelle的母親在一次活動中認識了智利登山隊,並向他們介紹她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登山者,但其實那時的她只攀登阿根廷的阿空加瓜山(Aconcagua),於是他們便邀請她一起攀登珠穆朗瑪峰。「雖然我沒有接受一系列的規範訓練,但無疑那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我不願意錯過任何一個機會,便爽快地答應了,並會見了其他智利男隊友。挑戰珠穆朗瑪6,000米的高峰,的確是個勇敢的決定! 」珠穆朗瑪峰對Annabelle來說是最大的成就,像她當時這種缺乏經驗的登山者,商業上的贊助極其罕有。「2001年,當我在登山營步行時,心想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任務。3年後我竟然成功登至頂峰,隨後更征服了其他六座合計超越兩萬英呎高的山峰。」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蔡卓妍 Harvest Festival

女性登山先驅者
「當時家人和朋友得知我要去挑戰珠穆朗瑪峰時,他們都以為我是在開玩笑,還叫我玩得開心些。他們大概認為我攀登珠穆朗瑪峰是不可能的事。而那時候與運動關聯的時尚潮流還不太流行,當時我還特地飛往日本買一些彩色的羽絨服。」在登珠峰前要經過一系列的訓練,例如攀登其他8,000英呎高的山峰。「訓練是很艱辛的,受傷是常見的事,我還要背負超過我體重一半重量的包袱。那時在智利登山隊中,我是最少經驗及唯一的女性,他們總把我推到前線,但我十分感謝他們,讓我能以最快的速度裝備好自己。不過,有一次登峰時我幾乎就要放棄。那時刮大風,甚至聽不見身邊的人說話。當時腦海中有兩把聲音,一個是『放棄吧,大家還是會為你感到驕傲的』;另一個是『堅持向前,人生再不會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了。』幸好我聽從了第二把聲音。我是個有毅力的人,一但開始一件事、定了目標,不會輕易放棄。」Annabelle相信,人的潛能無窮,潛意識也很重要,你只需要相信你有能力,沒有做不到。「競爭很重要,這也是學校教育應當保留的一環,每一個人都要學會面對失敗,也要有成功的決心,前進的動力。」

單親母親
在新加坡出生的Annabelle,3歲時隨父母來港,之後一段時間搬去雅加達,8歲又再回港,之後在這裡工作近十年。大約9年前,Annabelle成為了單親母親,當時她跟父母的關係非常緊張,因為他們比較傳統,但他們理解了後還是全力支持她,同時Annabelle也很感恩她的女兒也十分熱愛運動,幾乎涉獵各種運動,如滑浪、溜冰、游泳,網球等。「運動是教育中的重要一環,保持身體健康之外,也有助於培育團隊精神,亦是我們溝通的重要橋樑。」身兼多職的Annabelle目前擔任好友Esther Ma成立的Harvest Sky Entreprises中一個運動管理的角色,讓運動員能夠參與更多社會的支援活動。「同時機緣巧合下,我也作為一個冰島護膚品牌Bioeffect的代言人。我相信這是個很好的產品,能夠快速的治癒傷痕,我向許多朋友都強烈推薦。」

Text: Lam Wing Kee
Assisted by: Sylvie Dong
Photo: Raymond Chan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孔劉首度來港!孔太太準備好未?

蔡卓妍 Harvest Festiva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