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陳漫

0 SHARES

陳漫 Chen Man
視覺藝術家

用光影寫傳奇
隨著作品愈來愈多人熟知,如今,陳漫已經在時尚圈大放異彩,成為諸多大牌明星、時尚雜誌和奢侈品牌的寵兒。常常喜歡調侃自己是一個愛畫畫的北京南城妞的陳漫,很喜歡直率的表達自己對事物的看法和見解。她有一顆來自藝術的敏感的心,所以,總能表達出事物最不平凡的一面,用光影書寫每一份獨特的美、用她的鏡頭捕捉豐富的內心。她說自己想通過一種恰當的、美的混合方式來表達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將中西、時尚與傳統更完美地結合。

陳漫的STUDIO 6(陸庫攝影工作室)位於北京東四環競園藝術區,這裡是無數攝影師和工作室的聚集地,穿越一個個各具特色的場所,進入藝術區西北方向安靜的角落裡一個舊式大倉庫—這就是陳漫的工作室。佔地一千多平方米,上下兩層,從外層的鐵皮到工作室內部的設計,全透著濃濃的藝術氣息,簡單卻震撼。而在這裡,大牌人物在陳漫的鏡頭前幻化出獨特又讓人驚豔的諸多形象,叫人感受到甚麼是創意不絕。

折騰出個攝影師
認識陳漫其人,通常是先從其作品開始,尤其是混跡於時尚圈的達人們,肯定不會忘記那些獨特而絕對新意滿滿的攝影作品。陳漫鏡頭前的人物個性十足,總會給觀者帶來濃重的衝擊感。每個明星到了陳漫手中,都能夠展現出完全不同於以往的氣質。「很多人問我,怎麼那麼多明星願意找你拍照,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拍好自己的照片就好了,剩下的我控制不了,也不想控制。」她的隨性,亦是對任何技巧的一種寫意派送。

因新銳的視角和個性的創造力,陳漫被明星們稱為「最會拍照的北京妞兒」,就如同每位經歷過她拍攝的人物那般,「不可思議」一詞,最能夠評價她獨立特行的風格。

住在北京四合院裡的她,兩歲時,就可以拿起筆將家裡出沒的老鼠乾淨俐落地畫出來,媽媽在那瞬間發現女兒的天賦,讓她參加少年宮的繪畫培訓班。或許是遺傳了父親畫看板的優秀美術基因,陳漫在繪畫上的天賦表現得愈來愈明顯,後順利地考上中央美院附中。就這樣,她開始了與繪畫的碰撞,專業課,逃掉,睡覺;文化課,逃掉,補專業課⋯⋯藝術中學的管理一直以來都是鬆得不能再鬆,不太注重考勤,不太要求成績。在自由與愜意中陳漫迎來了高考,由於文化課的成績稍差,進了中央戲劇學院學習舞台美術專業。「中戲的管理簡直是魔鬼式的,早晨要上早自習,晚上還要按時熄燈,這也不讓幹,那也不讓幹,連老媽來看看孩子都要登記。」如此「魔鬼」的管理自然讓習慣了自由的陳漫難以忍受,於是又開始了「折騰」—僅僅念了一年,她就從中戲退學了,重新參加高考,最終考上了心儀的中央美院。

「那麼可怕的高考,為甚麼這麼折騰要再考一次?」「為甚麼不折騰呢?想要的生活是甚麼,才是最重要的。」沒有擔心沒有妥協,她的字典裡面,重視內心需求才是根本。

進入攝影是偶然也是緣分:剛好那時的初戀男友在做《視覺》的創意總監,「陳逸飛找我幫他拍攝,現在仍然很感謝他對我的認可和肯定。」於是開始折騰起相機,並且有了後來的一發不可收拾。感謝這些折騰,我們才有機會看到這許多與眾不同的片子,體會這些全新的概念。

不刻意但珍惜
被譽為最年輕的時尚女攝影師的陳漫,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當面對她時,你還是很難在她身上找到歲月的痕跡,依然是那簡單直率的北京女子,時尚、叛逆、幹練的女攝影師:「我感覺自己沒有甚麼性格,要真說特性,那就是北京女人特有的特性—懶。就是說話都不動嘴的那種。其實我這個人沒有甚麼生活目標,全都是事情逼成現在這樣。我也不是個很有計劃的人,基本上是被推到今天這樣的。」

陳漫從不否認自己身上擁有的天賦,但同樣更珍惜每次的機會。「我從小就是個對視覺感興趣的人,喜歡觀察人。別的孩子在玩的時候我在學畫畫,一點也不枯燥,很有成就感。」

陳漫的丈夫Raphael是中美混血兒,「滑板黑社會」的創始人之一,地球公民樂隊的主唱之一。陳漫與老公的緣分從一本雜誌開始,在雜誌上看到這個大男孩就有好感,然後是聚會上廁所門口的四目相對,當時主動搭訕的是陳漫,北京女性的爽朗可見一斑;再後來追到深圳看他的展覽,然後是順理成章地頻頻約會,然後是登記結婚⋯⋯愛情與婚姻水到渠成,實幹派的陳漫生孩子亦是人生的經典記憶:兩次孩子臨產的前一天,她都在影棚拍片,尤其是生第二個孩子的時候,恰好在拍好友范冰冰,拍完就直接進醫院生孩子去了,以致於范媽都感慨:「漫兒,你簡直就是冰兒的榜樣。」忙碌的她亦不忘抽時間陪家人,「早晨起來陪陪孩子,只要有任何的時間我都會陪著孩子,剩下的時間就是工作。」曾經是集萬般寵愛於一身的獨生子女,結婚之後突然發現上有老下有小,要面對雙方的父母,和自己的孩子,責任和壓力都比較大。「感覺自己一下子成長得很快。」所以會努力地很好地調節家庭與事業,「包容度更大。」

除了攝影,她還做音樂、拍電影、辦雜誌,學針灸學中醫,一句話,只要是喜歡的,能夠去接觸,她就不想錯過。「未來十年,我希望拍了片兒了,畫了畫兒了,做了幾個展覽;做了衣服了,別人穿了;拍了電影了,別人看了;生了孩子了長大成人了;我愛的人還和我健康快樂地在一起並且仍然非常愛我⋯⋯」這就是陳漫,一個很會拍照片很會生活的北京女子。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陳宇慧

挖出真實的你
陳漫的鏡頭閱人無數。演員,歌手,模特兒,甚至普通人,無論是誰,陳漫總能捕捉到他最獨特的一面,讓人驚豔。她的拍攝不以男女為單位,不以年齡為單位,不以貧富為單位,而是以人為單位的。楊瀾就這麼形容:「第一次到她那邊拍攝,我一進去就覺得背後涼颼颼的,原來一直有一雙眼睛,直直的盯著你,黑白分明,很嚇人。」她每次總能用她那雙特別澄澈的眼睛,去捕捉拍攝人物的內心,通常在這樣的注視下,你掩藏再深的本質也會被她抓獲,所以才有她鏡頭之下獨特而經典的瞬間。事業生活之於陳漫,也一樣是個一步步走過來的過程。「2003年第一次拍封面,拍的是模特兒春曉。這第一次拍當然很重要,折騰了好久終於拍完,結果一洗照片是全黑的,還能怎麼辦?只好拜託再拍一次。」所幸最後效果還是很震撼了,小坎坷順利度過。

陳漫用手中的相機為一個個明星大腕「整容」,更贏得尊重與信任,很多大牌明星不僅是她的客戶,更是她的好友。「我覺得作為女性攝影師,不一樣的特點是在於包容,女人能體會身體受到特殊時期的影響,感受身體和自然的關係,以及這種天人合一的感覺,因此她就會更加包容。」

因為這些獨特的想法和思考方式,她在鏡頭前自如的安置著每個人的角色:杜鵑在五星紅旗下敬禮,范冰冰成為了「范爺」,胡兵和林志玲唯美又復古的上海灘、紫禁城的渲染⋯⋯這一種感覺,我們沒法用言語來表達,只知道每次看到新作面世,腦子裡浮現的就是:這是怎麼想出來的?難怪連那英也這樣評價:「說話和辦事都不按常理出牌,我覺得她是一個怪胎。她的概念和一些好的想法,那些思路基本上讓我們整個團隊全閉嘴。」她說感覺來源於對生活的熱愛:「我對美好的有生命的東西一直是很關注、很敏感的。小時候看一棵草我都能蹲那兒看一天,我都會覺得特別美。」不管別人能不能體會,但她很明瞭自己的觀察點的不同。「我是不會把一個人千篇一律地拍成一個樣的,根據每次的感覺,我每次拍的也都不一樣。」她用朋友的話來評價自己拍攝的過程。「我看到一個人,腦子裡就會有個分類,然後把這個人的樣貌歸成哪個類別,再從這個類別裡分出很多分支。」

Text: 覃芳萍
Portraits: 陳漫

簡介
2001年至今
舉行多次作品展,包括在上海世博會、美國、法國、日本等多個國家進行展出。
2003年
為中國首個先鋒藝術時尚雜誌—青年視覺《VISION》拍攝封面。
2011年
於美國邁阿密Zodak畫廊舉行「陳漫個展」,並進行「陳漫與Ulens歐洲巡迴展」。
2012年
於英國曼徹斯特舉行「A New Photography Show by Chen Man」。 同年於日本東京Diesel藝術中心舉行「Glamorous Futurist by Chen Man」展覽。9月將於意大利米蘭的Pecci博物館舉行「Chen Man Visual Art Exhibition」。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3年
在泰國曼谷Como 酒店舉行"Artist Special Project" 展覽;在四季酒店舉行"Chen Man" 個展。在美國丹佛市的RedLine Art Center 舉行個展。
2014年
在美國洛杉磯的Louver 畫廊舉辦巡迴個展《東.西》。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青年大獎2015 - 胡仕琦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陳宇慧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