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王嚴君琴

0 SHARES

王嚴君琴 Christine Wong
香港女童軍總會副會長

關愛行善
貴為香港女童軍總會副會長,亦是大新銀行主席王守業太太,王嚴君琴非常親民,從親自著手籌備各大小活動,到接受傳媒訪問,都表現出敬業樂業的專業精神和非一般的親和力。一向為人低調的她,除了全心投入義務工作外,更不忘努力做好祖母、母親和妻子的角色。

年來一直為女童軍服務的王嚴君琴 Christine,從就讀瑪利諾中學時開始參加女童軍,到現在成為名譽副會長,一直與女童軍結下不解緣。Christine透露,當年學校沒有太多活動,看見女童軍可以穿制服上學,好像與別不同,就決定成為一份子。「小時候父母很嚴,很少讓我獨自上街,但成為女童軍後,我開始自己單獨參加每周集會、露營、游泳和考取興趣獎章等,這些活動都令我學懂獨立,自信心增強不少,更令我學懂很多課本以外的知識,大大豐富我的人生。」

難忘壓力爆煲
中五畢業後轉到瑞士及美國升學的Christine,大學畢業後再在香港大學修讀教育文憑,實習期間於聖士提反中學任教一個月,之後在瑪利諾中學任教英文和歷史科。一年後結婚,在家相夫教子。由於和朋友聯群結隊一起做義工籌款,之後參與度愈來愈高,活動亦愈來愈有規模,自此便再正式重投女童軍這個大家庭,經過多年努力,於2008年被委任為女童軍副總監,現在是總會副會長。每次籌備活動, Christine都十分緊張,由2001年的「香港女童軍85週年籌款晚宴」至2011年的「香港女童軍95週年慶典大會操」,她每次都勞心勞力,擔心當中有任何出錯。「2001年我是籌委會主席,那次邀請到陳慧琳和李雲迪擔任嘉賓,還記得那次李雲迪表演鋼琴演奏,為確定演出水準,那座鋼琴經調校後,任何人均不能再碰,那次我緊張得不得了,也整晚擔心著那座鋼琴。而2006年和2011年在香港大球場舉行的『香港女童軍90週年慶典大會操』及『香港女童軍95週年慶典大會操』,這兩次參與的女童軍和觀眾均超過2萬人,需要動用非常龐大的人力、物力,籌備工作超過1年,前期工作除了需要和製作公司不斷開會商討節目內容、演出嘉賓、女童軍表演項目外,亦要聯絡不同政府部門和機構,討論交通、膳食、物流、甚至演出當日的音量控制等安排,更要尋找贊助機構,發信邀請不同界別的嘉賓等。到接近活動當日,要爭取時間統籌千多名女童軍的演出綵排,以及門票派發,期間最擔心天氣變化,因為當時天氣報告預告會下大雨,我們要準備很多備用方案,既擔心保險,又擔心表演者和觀眾的安排。記得當時壓力很大,大家都看著我,等我做決定,結果經常失眠和肚瀉。」Christine笑言,現在每次回想都覺得很大壓力,因為天氣往往是最難預測,但卻偏偏影響最大,因此她經常想如果有一天大球場建成天幕上蓋,下次大會操就不用再擔心天氣。

時間的衝擊
除了每5年的大型周年活動,Christine不時都會和來自不同年齡和區域的女童軍交流,希望加深了解他們的需求,曾經舉辦了兩屆的「女童軍我的美麗日誌」就是集思廣益而成,希望透過活動讓女童軍學習打扮美容,增加自信。「我們不時舉辦一些全新活動, 『美麗日誌』就是其中一個新嘗試,舉辦前我問過不少女童軍,他們的意見都很有新意。隨著逐漸成長和社會改變,他們都想學襯衫、學化妝,於是我們便找來了星級化妝師Gary Chung教他們化妝,亦邀請黎耀祥和他們分享人生經驗。活動過後,我們上網看到很多即時反應,他們都很開心地拍照紀念,看見他們很積極地參與,我就覺得很開心,只要他們不覺得悶,我就不悶。」Christine在過去幾年間籌備過很多不同大小型活動,當中令她最感觸是,現在的年輕人都很忙碌,除了學校生活外,還有很多補習和課外活動。「現在年輕人主要面對時間和交通費的問題,他們有太多活動和補習,有時我們的活動和其他活動撞期,年輕人都不知應該去哪一個。而部分女童軍因為住得比較遠,昂貴的交通費會令他們錯過不少機會,這些對我來說都是衝擊。」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義工的意義
都說香港人愈來愈仇富,不少人認為有錢人當義工是為了出風頭、裝善心。對於這些評價,Christine坦言有聽聞過,但絕對不會對號入座,因為她從來都是全心全意投入義務工作,凡事親力親為。「我很幸運,未聽過有人對我作出指責。其實義工有很大責任,絕對不是『沒事忙』,亦不是說一句便做得成,凡事都必須落手落腳親自去做。我個人一向較低調,不會爭出風頭,這樣可減少被人說三道四的機會,而且我相信只要每次做義務工作時,都持有明確目標,別人看到你服務的對象受惠時,便不會指指點點。」Christine坦言,香港甚至全世界都有很多慈善團體,籌款活動愈來愈難做,如果遇上經濟環境欠佳,更不時會被撥冷水。「要讓別人明白籌款目的並自願捐款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會嘗試設身處地,了解對方的想法,從而再嘗試展開對話。當然我們也要考慮對方的處境和能力,不要強人所難,有時叫了別人捐款,我亦會捐助其他人,不能只是一面倒。」除了籌款,Christine認為招募義工和參加者同樣不容易,每次籌備活動都要從多方面設想。「籌辦大型慈善活動往往需要很多義工和學生參與,他們來自社會各階層,大家的工作、上班和作息時間都不同,各有各的忙碌,所以安排義工的服務時間和各項細節,有時也會感到頗吃力。不過,直至現在我也沒有對義務工作產生沉悶的感覺,因為當看到所籌得的善款可以確實地幫助到一些有需要的人,便是做義工最大的滿足,例如為女童軍籌款,善款不單可以資助女孩子到外國交流,我們更會購買一些日用品或禦寒衣物,再安排女童軍親自送給長者,真正幫助到很多有需要的人。而且多年來我接觸過很多表現出色的女童軍,他們現在都已投身社會,並在各行各業擁有突出的成就,包括法律界、醫療、電子媒界等等,我為這些女童軍感到很自豪。而最重要的,當然是這些年來都得到家人和同事的支持,有一群很好的同事和我合作,令我更想繼續努力。」身為一名領袖, Christine認為一定要有責任感,千萬不可將責任推給別人。「當看見他人已盡力時,就不要只懂得責怪。我選擇凡事親力親為,在過程中看到任何出錯,都可以立即改過,無謂留在最後階段發現時,將責任推來推去。」Christine也強調要經常抱著創新的精神,嘗試接受別人的想法,不要自以為是,強迫別人認同自己。「別人真心的認同才是最重要。世界沒有不勞而獲,付出與收穫也可能不成正比,但只要你努力付出,毋須介意有多少收穫。」

家人最重要
雖然Christine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思在女童軍的義務工作,但在她心目中,排首位的始終是家人。「家人永遠是我的最大成就,總覺得如果家人不團結,做媽媽的實在難辭其咎。當看到家庭裡每一個成員,包括上一代和下一代,無論在學業或工作都取得好成績,可以靠自己努力貢獻社會,已是我作為一個母親感到最大的成就。」提起家人,Christine特別難忘很多年前的一次籌款活動,主辦單位邀請她的3名子女做模特兒擔任時裝表演,那年他們大約是6歲至10歲。「他們年紀這麼小,沒有行fashion show的經驗,我也不是這方面的專長,那時候既要為表演張羅一些突出的衣服,也要為子女進行排練,當時非常緊張,不過現在重看相片,我和子女們都覺得這是一次很難得的經驗。」現在3名子女都已長大成人,更育有自己的小朋友,雖然女兒移居外地,但Christine每年都會和家人同遊,爭取機會一家團聚一下。「通常都是孫兒們自己玩,他們玩得歡天喜地時,我就充當ATM結帳,大家都很開心。」Christine表示,她一直記緊家翁教導,與丈夫和子女相處要相敬如賓,互相尊重。「就算子女長大後,也要互相尊重。不要經常致電他們,如果不是緊急要事,可以先傳短訊給他們,若果有家庭聚會也會先預約,讓他們先安排好自己時間。」家人的團結和支持,永遠是Christine努力參加義工的後盾,而在忙碌過後,偶爾和丈夫周遊列國,簡單就是最幸福。

Text: Lam Wing Kee
Portraits: Walter Chung

簡介
大新銀行主席王守業太太,在美國Trinity College完成學士課程及獲取香港大學教育文憑後,曾任教於母校瑪利諾中學的英文和歷史科目。多年來一直熱心推動社會事務,曾參與多個慈善機構的義工服務,如威爾斯親王醫院之友、明愛機構、大口環兒童醫院、香港女童軍總會等,由2005年起獲委任為女童軍總會的董事會副會長。

1975年至1976年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公共關係委員會委員。
1977年
瑪利諾醫藥福利會「賣旗日」籌委會主席。
1982年至今
瑪利諾醫藥福利會顧問。
1982年
香港女童軍總會籌款委員會委員。
1987年至1988年
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籌款委員。
1993年至1994年
香港演藝學院工商機構贊助委員。
1993年至1994年
香港公益金工商機構贊助委員。
1997年
「女童軍80週年慈善晚會」籌委會主席。
2001年
「女童軍85週年慈善晚會」籌委會主席。
2002年至2005年
香港女童軍總會名譽副會長。
2003年
獲頒發銅紫荊星章。
2005年至今
香港女童軍總會副會長。
2012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獲香港特區政府頒授銀紫荊星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馬曉暉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