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楊惠姍

0 SHARES

楊惠姍 Loretta Yang
琉璃工房創始者及藝術總監

感悟生命
她曾是紅透半邊天的女明星,萬千寵愛在一身,卻比誰都寂寞。直到某天,她在戲棚看到很多漂亮的琉璃道具,為之神往,人生,自始變天。當時是1987年,「亞太影后」楊惠姍引退的消息震撼兩岸三地。息影後,她與張毅創辦琉璃工房,拋棄水銀燈下的虛榮,追求心靈的富足。一路走來,不僅身負「琉璃大師」之盛名,成就一番事業;更透過藝術,感悟人生。「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淨無瑕穢。」人本是透明無瑕的,琉璃寄託人性的美;莫失莫忘,人間處處是烏托邦。

楊惠姍的作品有著濃厚的宗教及哲學意味,年前離世的聖嚴法師在參觀她的工作室後,曾語重心長地說:「原來這也是個道場!」琉璃易碎多變,好比無法掌握的人生,正如佛教中的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經過了多年,創作琉璃於她,是一種自我修煉。

復興中國琉璃
提起楊惠姍,最教人津津樂道的是她的傳奇背境。1975年從影,至1987年引退,作品超過120部,獎項包括憑《玉卿嫂》獲得亞太影展影后,及先後以《小逃犯》、《我這樣過了一生》連續兩年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在事業的高峰時,卻選擇跟《我這樣過了一生》的導演張毅雙雙離開電影圈。

張毅是80年代台灣「新電影運動」中的新銳導演,才氣橫溢,二人合作無間,相愛相知,後來為了對人生作更深層次的追求,決心捨棄表面璀璨,實則空洞虛偽的生活。恰巧楊惠姍在拍攝《我的愛》時,看到張毅找來許多漂亮的琉璃道具,她一看便喜歡,想也不想便投身這陌生的行業,由零開始。「從電影上的合作,讓我們思考,有沒有甚麼藝術形式,可以保留我們想要的創作本質,但是可以累積的,琉璃剛好是一種可以這樣展現的材質。」

1987年,兩人在台灣淡水創立「琉璃工房」,「將近3年半的時間,我們不斷地遭受到失敗的打擊。短短時間裡,7,500萬元的負債,讓我們所有的房子抵押了不算,連利息都快繳不出來。」那時她和張毅連茶葉蛋也吃不起,直到1990年開始,事業才有點成績,生活安定下來。

後來兩人回歸校園,在「美國紐約實驗玻璃工作室」,學習玻璃藝術創作,向法國人學習Pate-de-verre「脫蠟鑄造法」,再次經歷人生轉捩點。

「此技術的優點是可以極其細緻地展現作品的細節,大大擴展了琉璃的創作空間。當年只有法國一個工作室能將之純熟運用,加上它只有法文名稱,便以為這是舶來之技。」後來,她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從一位日本歷史學家口中得知,原來中國早於漢朝或之前已出現這種技術,於是,一盤生意變成復興中國琉璃技術的偉大任務。

「這技術在中國已失傳了許多年。我們選擇以Pate-de-verre作為主要創作語言,就是因為它與商代青銅器的製作技法上很相似,我們希望能與自己的民族有所聯結,最後證實,想像的過去,臆測的過去,渴盼的過去,竟然就在燈火闌珊處。」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劉明明

人生修持
用了20多年時間,堅持開拓中國琉璃之路,今天「琉璃工房」的作品不論在兩岸三地,以致海外皆享負盛名;成為「琉璃大師」的楊惠姍,除了在商業上取得成就,更曾任中國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日本能登半島玻璃美術館及法國馬賽CIRVA琉璃藝術中心的客席教授;也是琉璃世界中殿堂級學院,美國The Studio 的首位華人教授。現於上海設有工作室的她,一如以往毫無保留地將自己辛苦得來的知識和技巧傳授他人。這種無私精神,不是有點反傳統嗎?「這是包含在藝術中的『工藝倫理』以及『仁的價值』,是為了永遠不斷地創造有益人心的價值。我很歡迎也很高興有這麼多的人來和我們一起將中國琉璃延續傳承下去,也希望中國琉璃能作為一個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元素,永遠都不會消失。」

這些年來,走訪各國找尋創作琉璃的真諦,透過藝術感悟人生。

「材質的學習是非常重要的,我們常說一個材質若沒有10年以上的學習是很難看到成果的。因為材質引申技法、技術的運用,讓創作得到更好的支持,這也是工藝倫理的美術基礎,發展下去,存在於作品裡的,就是人的態度、人的期許和宇宙觀,存在於技術裡,是人對自然的學習,人的自我修持。」

自從1998年張毅經歷了一場大病,楊惠姍對生命無常有了新的體悟,作品風格愈見濃厚的宗教及哲學意味。「再美好的嚮往,也不脫人生無常。」因此她以早年在敦煌石窟,花了一年半時間臨摹了的千手千眼觀音壁畫為主題,立志用18年完成敦煌佛像作品《今生大願》。

「我想通過我的雙手,盡力保留一些中國的傳統文化。今年曾嘗試挑戰2米高的千手千眼琉璃觀音相,雖然到目前還沒有燒製成功,但在過程中,讓我體會到,不論能不能在這一生完成,或者能不能由自己完成這個作品,都是其次。重要的是,這個輝煌的傳統裡面的慈悲和智慧,能夠源遠流長。」

相愛相知
對於「琉璃工房」在中國的業務發展得愈來愈好,楊惠姍說,「經濟愈發達,人們需要精神生活的支援就更多。這樣的心靈需求,產生藝術的渴望,藝術家也能為世界盡更大的力,這是互相影響的。」

能夠讓她全心全意去實踐理想,身邊的伴侶張毅功不可沒。「兩個人有共同的目標和理想,一起創立和維護,是很美好的事情,一起分享一起承擔。不過,張毅曾經用『一個是瘸子,一個是瞎子』來形容他和我,因為我們之中任何一個人都不能單獨面對琉璃工房這個團體。我們都缺少了對方所擁有的一些東西。兩人在一起努力,或者,是互補不足吧。」

20多年來,工作和生活都在一起,不覺得膩嗎?「人生短短數十寒暑,能和關心的人時刻相伴,是莫大的福分,要好好珍惜。」畢竟如她所言,兩人在創作路上的關係就像個「人」字般,相互支撐。「張毅的想法很多,他是思想理念的源頭,我付出實踐。無論我做甚麼東西,只要和他說,無論多貴,他也會馬上幫我找來所有的資料。基本上他都是放手讓我去構思,偶爾給我一些建議或看法;有時我會有些不服氣,但到最後,還是會照著他的意思去改。」

兩口子將工作與生活融為一體,意即沒有假期了?楊惠姍笑說,「我們很注重生活品質,也很有情調。活得快樂,胃口都非常好,甚麼都吃,旅行到任何國家,沒吃過的菜都要嚐一口。」回首當年,今天可算是修成正果。「是的,張毅和我都一直在為我們的夢想而堅持和努力著,我們很幸福,也很滿足。」

Text: Sarita Lee
Portraits: Walter Chung

簡介
1952年
出生於台北。
1974年
畢業於台灣靜宜女子大學。
1975年
開始從影,作品超過120部。
1984年
憑《玉卿嫂》獲頒第29屆亞太影展影后,及《小逃犯》獲得第21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1985年
憑《我這樣過了一生》獲得第22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1987年
息影後於美國紐約實驗玻璃工作室進修,並與張毅創立琉璃工房。
2010年
作品《千手千眼千悲智》被永久收藏於上海世博中國館。
2012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4年
作品《四方禮贊聚寶瓶》及《艷陽天》入選參與國際喜劇大師Jim Carrey的電影。作品《風華長輝》獲選成為上海文化藝術領域的綜合性最高獎項「上海文學藝術獎」獎座。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劉明明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