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0 SHARES

陳芳 Judy Leissner
怡園酒莊董事長

做生意不需要天才,只需要不停思考和嘗試。

酒是故鄉醇
據說一個地方富起來,人民就會追求生活質素。
紅酒的銷量穩步上升,反映了人們過著富裕而美好的生活。陳芳(Judy)十多年前接手爸爸的酒莊「怡園」(Grace Vineyard),由狠心砍掉半個葡萄園,到將年銷量由 2 萬瓶推上逾 200 萬瓶。Judy 引領家族生意踏上成功之路,同時見證了中國經濟騰飛,人民生活水準愈來愈高。

在美國大學修讀心理學和女權研究的 Judy,畢業後加入高盛人力資源部工作2年。她很慶幸在 2 年間學會了基本的管理知識和人事關係處理。「有天爸爸突然提議我接手管理酒莊,由於當時還未有產品推出,我一直不知家族有酒莊生意。當時我剛 24 歲,沒想太多就答應了,後來才知營運一盤生意比想像中困難得多。」

年少無知
酒莊第一批酒於2003年面市,當時生產了 100 萬瓶,結果只賣出兩萬支。「以前在銀行接觸的數字都很大,最初以為賣 100 萬瓶酒很容易,但原來很難賣,當中1萬支還是送人的。」當時Judy感到很迷惘,想到今年沒賣完,明年又有新酒釀成,就擔心得夜夜失眠。「想到長此下去也不能做到我們希望的市場定位,最後決定將一半葡萄樹砍掉,將產量減半。不過原來砍樹也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因為在中國一牽涉到農民,就會有很大問題。」Judy 直言,當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起碼6、7年後才清楚自己的工作和方向。「年紀輕做生意也有好處。因為自己年少無知,不知道面前的困難有多大,不知道將來的路有多難行,就有一股衝勁推我向前;加上我性格樂觀,總覺得自己有很多時間,問題可以逐個解決。」

跌撞中學習
Judy憶述,當年對紅酒這門生意一無所知,常常想找爸爸幫忙,但他覺得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大部分時間都讓她做決定。「我當時覺得自己在大海裡游,非常徬徨。爸爸只叫我用腦想辦法,他更打趣說,要在短期內令一家酒莊倒閉也不容易!」Judy最初嘗試聽取不同員工的意見,但發現價值觀相差甚遠,很多意見不合。「酒莊員工大多是國企出身,重視論資排輩,於是我找個年紀較大的助手代我發聲,初步解決了溝通問題。」從跌撞中學習,Judy漸漸由「老闆的女兒」開始建立自己的成績,後來更索性「大換血」,聘請十幾個大學畢業生。

「紅酒當年在中國並不特別流行,如果請行內人,他們都有既定思想,很難改變。其實做生意並不需要天才,只需要不停思考和嘗試,現在我們團隊的平均年齡約33 歲,在內地非常罕見。」Judy笑言,當年徵詢弟弟意見時,只有十多歲的他一語道破包裝的重要性。「弟弟笑說舊包裝像豉油樽,就連拿起來看的動力都沒有。」Judy 當然明白包裝對銷量的影響,而改變包裝提升品牌定位是順理成章的決定,但轉用入口貨令成本升了十多倍,一度令她非常擔心。事實證明改變包裝的策略正確,改變包裝後,酒莊旗下品牌深藍(Deep Blue),成為首隻獲五星級酒店半島、國泰頭等艙選用的國產紅酒。

打破傳統
接手10年,怡園葡萄酒現在年產量達 200 萬瓶,每年營業額逾億元。「200 萬瓶在行內並不算大數字,長城每年生產 1.5 億瓶。內地喜歡以數字作標準,但我想維持這個數目,因為我不是想追求增長,而是建立一個好品牌。」當人人都在追求營業額增長時,Judy的目標卻是增長少於20%。「我不想為了增長而增長,始終我們團隊只有200多人,如果用大部分精力去追銷量,其他方面就會做得不好。」Judy希望團隊內每個人都清楚公司的大方向,以確保跟上她的節奏。

「最初我希望和每個同事打好關係,但原來很難平衡老闆和員工的角色。為了和團隊建立互信,我很努力和幾個核心的同事溝通,大家有信心後,就會說出真心話。現在我們很有默契,即使聽到外間的流言蜚語,甚至聽到外傳有員工中傷公司,我都對員工報以十分的信任。」經過多年的努力,不跟傳統的 Judy 已在行內漸有名氣,但她卻不敢輕言成功。

「我不知道怎樣才算成功,但這行業其實很難生存,現在我們起碼在行內站穩腳,而且年年賺錢。」Judy 對香港和內地的紅酒市場發展很樂觀,當中國政要都喝紅酒慶祝,整體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就會想要更好的生活,「喝紅酒」是好生活的其中之一。她透露打算將旗下的紅酒推廣至歐洲,但不是為了提高銷量,而是為了擴闊眼光。「其實我們都不夠酒賣,但我感到我們的思想開始變得單一, 一來整個團隊合作多年,大家的思想也沒多大改變,二來我的思想『很中國』,所以希望自己的想法可以更多元化。」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楊惠姍

挑戰
除了酒莊生意,怡園亦有發展紅酒吧,Judy視之為直銷店。第一間紅酒吧開設在家鄉福州。「在福州開設紅酒吧,原來和在公路上放個大型廣告牌的成本差不多,紅酒吧其實也是一種廣告,既可宣傳自家品牌,又可以掌握第一手銷售資料。」現時怡園在山西、福建及廣東等地,擁有十多間直銷店。「客人都希望可以直接和我們接觸,這類紅酒吧對我們這種精緻品牌來說,是很好的銷售渠道。」在內地工作多年,Judy表示早已適應,惟獨與農民的合作往往出現意料之外的難題。「我們想和農民改變合作模式,但困難重重。因為內地鼓吹維穩,村長都希望一切不變,以免有部分農民不合作。之前更試過被部分的農民『野蠻』對待,我們想在自己的地建樓房,但村民說我們破壞風水,要賠償200 萬,我們不肯,他們就用垃圾堵住我們的門口,就這樣半年來與農民不斷談判。」

業務愈做愈大,Judy 幾年前更當上山西政協,她把這項公職當成是了解內地政府和發表聲音的好機會。「我的賣點是年紀輕、女性、港澳同胞,主要工作是向政府提供不同意見。」踏足政界前,Judy 對中國政府認識有限,就連簡單的「階段排位」行規也不清楚。「中國對輩分、級別非常重視,最初不知道開會時,坐得愈近門口愈低級,試過早到坐在最前,令在場人士嘖嘖稱奇。」身兼多職,Judy坦言有時覺得壓力很大,她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有效的減壓方法。「有天睡不著,上網和朋友聊天,聽完他的故事後覺得他很慘,之後我就睡著了。原來這招很有效,當找到一個比自己更慘的人,就會覺得自己的事不算甚麼,我經常都用這個方法減壓。哈哈。」除了自我安慰外,Judy 也愛上跑步,一星期大約跑 30 至 50 公里。「我是思想活躍型,很喜歡作新嘗試,練長跑是自己鬥自己,經常有兩把聲音在腦內,一個叫我繼續跑,一個叫我放棄,是很好的鍛鍊。內地郊區空氣好,我特別喜歡跑葡萄園。」Judy 曾經報名參加香港渣打馬拉松 10 公里賽事,希望今年可嘗試參加迪士尼半馬,明年到柬埔寨跑全馬。

家庭樂
Judy 很年輕便作出了很多人生的重大決定,例如 24 歲接手酒莊生意,而早在 22 歲已和德籍丈夫結婚,現在育有兩名女兒。「當年在投資銀行認識丈夫,我們拍拖兩個月就結婚,早結婚令我可更專心工作。有朋友說每個人都有一個to do list,有甚麼可以做就先做,我覺得我所做的就是這樣。」當年 Judy 接手生意時剛誕下女兒,坦言很難做到生活平衡。

「丈夫比我更常出埠,平日很少機會一家相聚,我經常笑說,我們結婚 12 年,但真正相處時間可能只有兩年,最厲害是我們已經有兩個小朋友呢。」夫妻聚少離多,Judy 了解到最重要互相體諒,努力維繫關係。「當生氣時,多嘗試體諒對方,讓自己先冷靜一下,之後就很快沒事。」兩名女兒現在都在香港讀書,最初 Judy 希望他們學好中文,堅持送他們到自己的母校聖保祿中學就讀,希望大家有個共同的母校。「後來發現他們讀書的壓力很大,最後選擇了快樂,讓他們轉讀國際學校。」工作和家庭得到平衡,是 Judy 的最大安慰。

Text: Lam Wing Kee
Portraits: Sze Chuen
Art Direction: Rubik Wong
Hair & Makeup: Will Or
Wardrobe: FENDI
Location: VIEW 62 by Paco Roncero

簡介
1999年
大學畢業,主修心理學和女權研究。
2000年
加入高盛人力資源部,同年與德國籍丈夫結婚。
2002年
接手「怡園」酒莊。
2003年
當上山西政協。
2003年和2005年
先後誕下兩名女兒。
2010年
獲頒 Ernst & Young 企業家年獎(港澳區)。
2012年
獲 VINEXPO 頒發亞洲葡萄酒年度人物大獎。
2013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獲雜誌評為"Women in the Mix" 12位明日之星:最值得矚目的亞洲商業女性,以及瑞士日內瓦世界經濟論壇2013年度「全球青年領袖」(Young Global Leader)。獲英國權威刊物《 品醇客》(Decanter)選為「全球葡萄酒業最具影響力的50人」。
2014年
獲雜誌頒發「2014年度人物大獎」;獲選進入美國《Fortune》及《Food & Wine》兩大雜誌公佈的全球美食美酒領域「2013年度最具創新力女性」排行榜並名列前5位。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楊惠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