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一個微笑的理由 王迪詩

0 SHARES

 

王迪詩這個名字的吸引力是,她總給人帶神秘的感覺,即使已自揭身份公開露面多年,仍有人認為她非創作時尚女律師Daisy Wong的作者。當了全職作家7年多的她,每隔一段時間便會舉行talk show,以行動證明「寸嘴」個性及口才是絕無欺場。常被形容為「寸嘴女作家」,她說著:「我不是寸,只是坦白而已。」

都說王迪詩與別不同,每天都收到粗話留言,她卻「樂在其中」。「現在我的facebook是自己出post的,我沒有太多考慮,憑良心,鍾意說甚麼便說。講討好說話當然容易,但如是報喜不報憂的話,這個世界根本不需要有王迪詩。有人愛人like,像是得到支持安慰,我不需要人安慰我、喜歡我,如果每做一件事都要得到人認同及掌聲,永遠都會做不好,當然有人鍾意我寫的東西我也會很開心,我想寫東西給人一個微笑的理由。罵我的人好有恆心,連續7年都傳訊息給我,我不會不高興,有書迷會的話更會給他做會長,因為他真是我的忠實粉絲,他們才最喜歡看我的東西。」

 我,從不抱怨

早前她推出新書《我就是看不過眼》,以諷刺香港這個無藥可救的彈丸之地。9月份會有另一次talk show。「我還未寫好script,但很想講現時香港的情況。我在港土生土長,現在香港的氣氛就像妖獸都市,有時看youtube,甚麼十四巴港女,90後whatsapp辭職這些奇怪事,感覺就是荒謬無底線,但在這個時勢應如何面對這些荒唐怪事呢?我選擇與大家一起笑談,也給人一些反思。」年前舉行過的talk show都全場爆滿,她坦言自己是幸運的。「但我是從來不抱怨的人,因我會take action,要改變件事不能只說不做。香港人不斷

抱怨,完全不想自己問題,我就是說,即使住劏房也可以想如何改善生活。我畢業後第一份工是做港聞版記者,當時一位師兄消極地說,他做抹窗也可見到窗戶乾淨了,但做記者卻見不到自己有否改變世界。我明白他的意思,而我做talk show就是希望四百幾位觀眾當中,最少有一個人明白我。」

我,是行運行到腳趾尾

原名楊潔深,曾入讀拔萃女書院,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聞系,做過記者、小學教師、正式轉型為作家前曾經為周梁淑怡的助理。今天以自己創作的故事角色王迪詩一名行走江湖,她坦言並非人人可以。「我可以說是行運行到腳趾尾,作家是我做過的第9份工,繼續做作家是因為不會有人再請我,我又不能受氣,所以我挺享受做自僱人士。現在我可以揀job,有時接接自己喜歡的品牌當模特兒,感覺很有趣。」她清楚記得是從2008年1月1日成為全職作家,「作家是一份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工作,但後果自負。這7年的時間過得好快,作家最享受是寫作的滿足感,每晚睡前都覺得今天很『正』,這就是幸福。」

我是貪錢的

一向以道盡港男港女心態及香港職場怪現象,王迪詩卻高呼自己是個貪錢女生。「我好貪錢,亦不怕承認,我很享受賺錢的過程,喜歡錢給我自由。所說的不是我很懂得投資,我買股票已是8年前的事,現在連網上買股的密碼也沒有。但我認為透過自己思考的過程去得到工作機會,會有一份滿足感。我不用男人錢、不用爸爸的錢,我喜歡使錢而肉痛的感覺。說甚麼人類最大的夢想是不勞而獲只是說笑罷了,我想我不會很開心。」

她發表的文章總是尖酸的,但她卻認為只因她懂得難過。「性格是天生的,我自少已愛駁嘴,父母又從不管教我,我

5歲就會思考人生的問題。但我明白自己的局限,我見到雙位數就不識計;當年的同學富有到會搭私人飛機,但我從不會自卑,因為我不愛與人比較。」字字到位,王迪詩說這其實是自然反應。「內地的專欄作家莊雅婷被稱為毒舌女皇,在內地這稱呼並不負面,她解釋毒舌是因為有悲憫之心。這是真的,好聽的說話容易講,但就是看不過眼。我不是說自己好偉大,但有時看到一些事情會難過,有觸動,就會寫出來希望社會會變好。」

支持我的不是粉絲,是讀者

她認為香港人是抵死的,「香港人的心態不變,總以自己行先。沙士後有自由行來購物就興奮,到水貨客太多又鬧人。現在樓價貴又鬧,但如果跌又會嘈。這種不會反省的自私心態最要不得。難道真的要只有自己買到,別人買不到才開心嗎?」即將演出的 talk show她會踢爆愛情騙局,寸爆賤男,又會寸盡見高跪拜、見低狂踩的職場攝石人。她的「寸」就吸引到不少忠實讀者支持,她坦言自己是幸福的。「之前有些讀者一個人來看四場talk show,我的書一本接一本的買,我不稱他們為fans,因fans是盲目支持者,讀者卻是有思考的,這份友誼最是珍貴。」因此至今她仍會逐一回覆讀者來信,絕不假手於人。

我,不會製造悲劇給自己

讀王迪詩的文章會覺得她是看世情看得透徹、帶點冷傲的人,但鏡頭外的她表現親切。「我的確是個情緒穩定的人。創作的人很多時情緒起伏較大,好些著名作家更是英年早逝。但我認為製造悲劇給自己的是二流作家。你看村上春樹,他是個有紀律的人、每早起床做運動,游水、聽歌、跑步,寫作2個鐘。我當然也不會自殘身體找創作靈感,不會美化一些對人有壞影響的事,我希望寫作帶給別人希望。」不過談到理想對象,她卻說得籠統,「我常說,我講笑話對方懂得笑,是匹配。男人要有幽默感、有胸襟,即使好有錢的人,如果談不來的實在痛苦。」

曾經王迪詩享受到處旅遊,曾去過20多個國家,「但人長大了心態變了,現階段已沒有甚麼是非做不可的事。做作家沒有假期,腦袋不停的轉,無時無刻都在想事情。所以每年到英國倫敦是我最享受的事情。」在旅遊期間這位愛穿Jimmy Choo的女子會放下高跟鞋,穿上花球鞋遊走於英倫街頭,「每人有不同的價值觀,現在的我不認為要花三萬元買一個手袋,但我會為了吃而花錢,因為我愛在工作辛勞後吃一頓豐富的美食平衡一下。」

王迪詩Daisy Wong

作家

曾以神秘身份於報章撰寫專欄「蘭開夏道」,以穿一雙Jimmy Choo行走中環的Daisy Wong年輕女律師的故事而大受歡迎。於2008年起轉為全職作家,公開露面後曾舉行24場talk shows,幽默卻優雅的形象被封為寸嘴女作家,著作包括《蘭開夏道》、《我是我·王迪詩》、《沒有你,不會死!》、《我就是看不過眼》及以個人形象示人的《Style》。全新 talk show「王迪詩寸嘴講2」《香港應該有條人渣村》將於9月初公演。

Text: Wincy Chan      Photo: Simon C      Makeup: Angus Lee

Hair: Ray Mork      Wardrobe: REEBOK & SANDRO

Never Too Late 文詠珊 Janice Man

Never Too Late 文詠珊 Janice Man

Never Too Late 文詠珊 Janice Man

好動文青 林德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