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Bowie 和毛記的凝聚力和感染力

13th Jan, 2016

昨天一早收到總編whatsapp:「我知你很喜歡 David Bowie,寫一篇文章好嗎?」我一口答應,然後心想:「他的影響那麼深遠都不知從何說起。」

盤算了一整晚,網上亦陸續出現多篇有關Bowie的文章,什麼Top 10 造型、金曲、訪問、金句,鮮為人知的照片等等傾巢而出,以我這個freelancer,根本不能和各大國際傳媒鬥快鬥多,完全提不起勁動筆,於是上Facebook鬆弛一下。然後發現,這兩天的News Feed都被Bowie和毛記電視勁曲金曲分奬典禮洗版。由於我的先生是真.英國人,完全不懂廣東話,星期一晚我沒有收看分獎禮直播,而是選擇了兩口子一起「喪煲」Bowie金曲。昨晚趁他出差公幹,我便一人做宅女觀看重播。老套點說,一夜間,Bowie的離世和毛記的受歡迎程度爆升令我百感交集。

當Bowie離世的訊息一傳出,我在英國留學時的舊同學立即在whatsapp group chat中起哄。大家都懷緬著當年下課後,由於就讀寄宿學校,不得外出,沒有什麼娛樂,大家會隨便走入朋友的房間,然後選隻CD,便可一起「hae」足一個下午,大家一塊兒,沒有手機,沒有雜誌,一言不發,只會細心聆聽著音樂及每一句歌詞。當中Bowie的 Changes、Ziggy Stardust、 Life On Mars 等都是我們老友之間的 ”anthems”。現在大家三十而立,各有家室,分別定居於世界各地,不禁在group chat中輕嘆:「現在哪來時間這樣坐在家裏『hae』,更不要奢望大家能走在一起聽歌……」原本以為自己老了,不只是因為抱著「現在d歌唔好聽」的態度,而是文化和媒體的不斷演變,每分每秒都面對著資訊氾濫,哪有閒情逸致相約三五知己一起聽歌。竟然,看到facebook上有朋友相約在家中一起看分獎典禮的selfie, 街上「廢青」們在天橋底下,在樓梯上開著電腦串流直播,我實在感到詫異和感動。既然大家都可以隨時隨地透過自己的方式收看一個節目,為何要約埋一齊睇呢?毛記的惡搞歌曲之所以那麼成功是因為歌詞絕核,緊貼時事,和觀眾產生共鳴,和大家一起苦中作樂,而人類的情感從來沒有因為科技和媒體而改變,我們享受和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共渡時光,能夠在同一空間凝聚一眾人,並牽動同一種的情緒,那種力量和氣氛的確是很微妙的。

道理和宗教彌撒,足球賽或演唱會無異。12年前,Bowie展開 “A Reality Tour”,香港是其中一站。我和媽媽一起前往欣賞。當Rebel Rebel 的前奏響起,我便拖著媽媽的手,飛奔到台前。看著50多歲但身形fit過25歲的 Bowie一 出場,搔首弄姿,投入奔放,全場氣氛立即高漲,吶喊、尖叫,當然不少得大合唱 “ Hot tramp! I love you so!” Bowie的魅力和才華是劃時代的,也是穿越時代的。那一晚,台下無論老、中或青,無論是白還是黃皮膚,大家都 「high爆」,能夠凝聚不同背景、性別和年齡的人聚首一堂,並感染席上每一位觀眾,只有Bowie一人。不是自誇,我是演唱會精,上至Page & Plant (Led Zeppelin)、 Roger Waters , Eagles, Eric Clapton, 下至 Blur,Coldplay 和Nouvelle Vague的表演我都看過亦全部喜歡,但他們都擁有一群 ”specific” 的粉絲,從他們的年齡和衣著等已經看得一二,但唯獨是Bowie的演唱會,無論是setlist的歌曲和曲風或是台下的觀眾類別,種類的多元化,真係老土都要講,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那是我最深刻的一場演唱會,可惜也是最後一次目睹Bowie風采的一晚。

毛記當然不是Bowie,但它對當下的香港文化的影響實在是 “a breath of fresh air”。我由劉江(沒有華)的 「寧願一生都不說話」《100毛》封面起開始follow他們,舊同事們都感到很詫異,沒想過我這個讀番書,喜歡西歐音樂、時裝和文化的竟然是毛毛。縱然我16歲離開香港,但我依然有收看無綫的記憶。現在身在香港,感受到這裡的變異和問題,而毛記正正能透過一些大家都很 “familiar” 的元素勾起大家的回憶來諷刺當下時弊。加上夠創意,夠大膽,觸動人們大腦的神經,這正是pop culture 的formula,音樂亦然,設計亦然,時事評論搞笑亦然。 縱然互聯網讓任何娛樂都只是 “one click away”,但我們始終是情感的動物,要不然大家也不會渴望能夠入場看時裝騷,演唱會等,而這個分獎禮,不但吸引觀眾購票入場,更有能力促使網民們自發舉辦各式各樣的集會,目的只是想大家一起狂歡一晚。這時,我的電郵箱也不停地「彈」出今個周末 “tribute to Bowie” 的party 和DJ set 等等邀請。就選世界變得多快,卻保留了一些不變的定律。好,就今個星期六,以Bowie 的名義,暫時放下工作,責任和煩惱,決定要出街,和喜歡Bowie 但又三九唔識七的朋友們盡興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