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與眼鏡的不解緣

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我已經跟眼鏡結下不少緣,由於喜歡晚上用電筒看書,於是近視度數不斷上升,直至中學為止,已經有600-700度的近視。小時候都戴著厚厚的眼鏡,被人取受為「四眼妹」是必然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