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 MOST SUCCESSFUL WOMEN 2016

香港紅十字會臨床心理學家
ELIZA CHEUNG

張依勵


簡介

簡介
2007年香港中文大學心理學系一級榮譽第一名畢業,崇基學院Valedictorian最優秀畢業生。
2009年以獲院長榮譽錄的優秀成績於香港中文大學臨床心理學碩士畢業。
2012年至今於香港紅十字會由義工轉為全職臨床心理學家,同時為國際紅十字會的資深導師和應急名冊成員。曾培訓國內外超過2,000名前線心理急救人員和災後心理支援課程,包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醫療輔助隊、民航處、衛生署。曾參與的本地意外緊急事故包括:馬頭圍道塌樓、南丫撞船事故、花園街大火等。
2013年創辦 「覺心•心理健康促進協會」;為世界衛生組織編制國際災難心理支援指導文件,為中華地區唯一的專家評審,協助制訂如《現場工作者心理急救指南》等指引。
2014年香港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哲學博士畢業,博士論文為研究心理急救於災難中的培訓及應用。到西非利比利亞參與控制伊波拉疫情的行動。
2015年到尼泊爾參與大地震後的支援行動。擔任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協會主席。獲選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2016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
從事這份工作正提醒我要
盡力做好此刻能做的事。


不論是本地或世界各地的天災人禍,香港人總是樂於捐款救災,而災後支援不止治癒傷者和協助復興,還有一些人專門負責照顧災民的心理衝擊。香港紅十字會臨床心理學家張依勵博士(Eliza)正是其中一人,亦視之為自己的使命。


心理學永遠是大學選科的熱門,Eliza卻不是因為科目的無形光環而報讀。「學生時代參加過UNICEF的青少年計劃到四川山區探訪,發現當地的村民很友善純樸,卻發現有智力發展心理障礙的小朋友被鐵鏈鎖於家門前。這讓我意識到就算是貧困地區的孩子,都應該享有身心健康和發 展潛能的權利。」這段經歷讓她決定專攻臨床心理學及公共衛生,修讀博士期間跟隨論文導師陳英凝教授走訪災難現場,再次發現救災時普遍重視重建而忽略心理健康的需要,令她更立志希望走在前線工作。

鮮為人知的災後支援

以義工身分加入香港紅十字會後,Eliza接觸的第一個個案是馬頭圍道的樓宇倒塌事件。「當時我們與心理急救員一起到社區會堂,工作之一是陪伴災民親屬接受死訊及認屍。這個程序必須小心處理,因為遺體有時會容貌難辨或肢體不全。義工的工作就是要為親友做好心理準備,以免他們看到親人遺體時大受打擊,以致這些影像日後不斷在腦內浮現,成為陰影。」成為紅十字會臨床心理學家後,Eliza參與過南丫海難、埃及熱氣球及較近期的八鄉小巴事故等,期間不但要照顧受害者,更為肇事者進行災後心理支援。「以南丫海難為例,事件翌日我們就前往肇事船公司進行員工支援,畢竟他們亦會難過,無法接受每日共事的同事突然離世。我們亦有接觸路過海難現場並協助救援的小輪公司人員,即使他們不是肇事者,但也會有『為甚麼我就不能再救多一條人命』的想法……我們透過即時的心理急救,協助他們克服這些情緒和罪惡感。」

挺身走訪險境

參與海外的救援工作一直是Eliza的心願,近年她曾遠赴尼泊爾和西非,親歷被強烈地震破壞和伊波拉病毒肆虐的災場。「當女兒要跑到伊波拉疫區,做父母一定會擔心。所以我特地和家人一起收拾行李,看到機構為我準備好消毒包和保護衣,他們也安心不少。」她更笑說就連曾唸微生物學的丈夫也感嘆,明明伊波拉是世上最恐怖的病毒,沒想到妻子竟然要走進疫區!「到達當地最震驚的是當地人仍然迷信,即使感染伊波拉也只尋求巫醫協助。在屍體處理上也是一樣,當地習俗必須由家人為逝世者清潔全身,但這正是散播病毒的渠道,很多人就因出席喪禮而感染。」Eliza此行的主要任務,是照顧在面對感染壓力下工作的前線人員,她又面對著怎樣的挑戰?「首先要照顧好自己的基本生活需要,才有能力去幫人。還好即使災區物質資源有限,做心理支援的如果有翻譯幫忙、語言能通,很多時候就地取材也可把工作做好。」承受著別人的負面情緒,難道臨床心理學家本身就不會受情緒影響?Eliza自有一套減壓方法。「執行外地任務時,網絡許可的話會聯絡家人,另外禪修也是很好的減壓方法。我本身來自一個佛教家庭,曾跟隨一位著名的尼泊爾的大師學習禪修,過去10年我都一直練習靜觀,學習全心全意感受當下。禪修讓我接受自己,與負面情緒做朋友,亦有助讓人快樂。」

 
2014年前往受伊波拉疫情肆虐的西非利比里亞,為受沉重壓力的前線救援人員提供心理支援和訓練。 2015年尼泊爾地震後,透過布偶教導當地小朋友如何紓緩災後的不安情緒。

讓壓力之都認識情緒病

放眼國際之餘,Eliza當然沒有忘記香港人的心理健康。擔任香港臨床心理學家協會主席的同時,她更創辦「覺心•心理健康促進協會」,希望我城能更關注心理需要,在訪問中她就多次提到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世界衛生組織推算到203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的疾病負擔第一名。我和丈夫、朋友攜手設立這個協會,就是希望從現在開始著手,進行社區內心理健康的推廣。每個人身邊都可能出現患有精神情緒疾病的人,如果朋友跟你說想自殺,你要怎麼應對?跟他說『希望在明天』嗎?事實上,無意的忽略或錯誤的回應,都可能令抑鬱症患者走上末路。反之,如果任何人都懂得回應,知道自殺的計劃愈仔細就愈有機會實行,風險便愈高愈需要專家幫忙的話,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救回一條性命。現今社會上仍然對情緒病有很多歧視,但抑鬱、躁鬱等疾病其實就和其他身體疾病一樣,我們不須避談,而且只要不諱疾忌醫,及早發現及早求醫,康復的機會就更大。」
每一次的服務,在幫助別人之際,亦讓Eliza自己有所得著。「我的工作往往是處理突如其來的事故,很多人也沒想過這種悲劇會降臨。這份工作真的很體現到甚麼是人生無常,不過這並不是一件消極的事,反而是要思考如何積極地面對人生。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從事這份工作正提醒我要珍惜當下,盡力做好此刻能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