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楊惠姍 LORETTA YANG

楊惠姍曾是紅透半邊天的女明星,萬千寵愛在一身,卻比誰都寂寞。直到某天,她在戲棚看到很多漂亮的琉璃道具,為之神往,人生,自始變天。楊惠姍於1987年引退的消息震撼兩岸三地。她於1975年從影,作品超過120部,獎項包括憑《玉卿嫂》獲得亞太影展影后,及先後以《小逃犯》、《我這樣過了一生》連續兩年獲得台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在事業的高峰時,卻選擇跟《我這樣過了一生》的導演張毅雙雙離開電影圈。張毅是80年代台灣「新電影運動」中的新銳導演,二人合作無間。後來為了對人生作更深層次的追求,決心捨棄表面璀璨,實則空洞虛偽的生活。恰巧楊惠姍在拍攝《我的愛》時,看到張毅找來許多漂亮的琉璃道具,她一看便喜歡,想也不想便投身這陌生的行業,由零開始。息影後,她與張毅創辦琉璃工房,用了20多年時間,堅持開拓中國琉璃之路,今天「琉璃工房」的作品不論在兩岸三地,以致海外皆享負盛名;成為「琉璃大師」的楊惠姍,除了在商業上取得成就,更曾任北京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日本能登半島玻璃美術館及法國馬賽CIRVA琉璃藝術中心的客席教授;也是琉璃世界中殿堂級學院,美國The Studio 的首位華人教授。現於上海設有工作室的她,一如以往毫無保留地將自己辛苦得來的知識和技巧傳授他人。 「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澈,淨無瑕穢。」自從1998年張毅經歷了一場大病,楊惠姍對生命無常有了新的體悟,作品風格愈見濃厚的宗教及哲學意味。 「這是包含在藝術中的『工藝倫理』以及『仁的價值』,是為了永遠不斷地創造有益人心的價值。」

這些年來,楊惠珊走訪各國找尋創作琉璃的真諦,透過藝術感悟人生。 「材質的學習是非常重要的,存在於作品裡的,就是人的態度、人的期許和宇宙觀;存在於技術裡的,是人對自然的學習,人的自我修持。」去年適逢中法建交50週年,在楊惠珊的民辦博物館——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裡,分別舉行了兩場屬於慶祝活動的法國玻璃藝術展,獲得認可的感覺很令人開心。楊惠姍亦與張毅聯袂出席了第51屆金馬獎,她為自己的現在和未來做了一個總結:「現在作為一個幕後工作者(做琉璃),其實還蠻有趣的,也很辛苦,不輸幕前。這是另外一種生命的體驗,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