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濱

黃濱 Huang Bin
著名小提琴家

音樂僅僅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我把「我」縮小了,變成一個管道,把來自上天的喜悅和美好,以音樂傳播開去。

用音樂分享美好
在外人看來,黃濱的音樂路很是平坦,天賦與努力讓她很快地在國際樂壇嶄露頭角,可是藝術家天生的敏感,對完美嚴苛的追求,對崇高理想的設定,讓她苦惱和迷惘不已。可幸是不同的生活經歷,對生命透徹的思考,為她的音樂開拓了源源不絕的靈感,也讓她的演繹方式有了豐富的變化,以至法國專業古典音樂雜誌曾經這樣形容她:

「雖然她有精湛的技藝,但她並沒有因此炫耀,恰恰相反,她著重於音色和音樂的表現,她的演奏總是十分清新、華麗;感情細膩,色彩多變,深深地吸引了聽眾。」

被中國樂迷暱稱為「大滿貫」小提琴家的黃濱,從 14 歲開始走出國門參加不同的國際音樂比賽,把一個一個大獎拿下來,而最為人稱道的是她在三大國際頂級小提琴比賽中都摘下桂冠。從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到德國慕尼克國際音樂比賽,她用嫻熟的技巧和獨到的演繹,征服了來自不同國家的評委。

人生的第一把琴
與國內很多早慧的音樂家相似,黃濱的父母都是音樂愛好者,他們把自己對音樂的熱愛,變成栽培女兒成才的動力。黃濱還沒出生,父親已經跟祖母說,如果第一胎是女兒,一定讓她拉小提琴。「結果我生下來才 1 歲多,祖母便把琴買下。」而小小的黃濱,也在很早的時候顯露了音樂天分。「話還沒能講清楚,就喜歡唱歌,在唱片機旁,學了一首又一首。」黃濱記得在 4 歲那年,她在院子裡跟小朋友玩耍,父親拿著一個小提琴(只有1/8大)招她過去,讓她試拉,從此,她就走上漫長的音樂之路。

音樂是黃濱的興趣,所以在她的學習裡,沒有苦沒有悶。她在屋裡練習,看見同伴們在外面玩耍,也不覺得羡慕。父親陪著她練習,有時候看到女兒拉不到效果就會急,就會說「不要拉琴了」這樣的氣話,反倒是黃濱很篤定地知道自己的心志:「我從來沒有起過放棄的念頭。」

父母親為了黃濱學琴,也做出了很多犧牲。當老師的父親放棄了去南京讀研究生的機會,留在家裡輔導女兒拉琴:每個星期大老遠騎車送黃濱學琴;文革之後物資不是很充裕,買不到琴譜,父親就會挑燈抄譜到深夜。而母親就默默地為家裡打點一切,偶爾父親著急女兒拉不好,母親就馬上挺身做緩衝,把女兒拉到外面,一遍一遍地練好後才回家。在 9 歲那年,黃濱就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附小文革後的第一次全國招生考試,離開父母的蔭護,獨自從長沙到北京。
燃起對音樂的熱情
十歲不到的孩子隻身住在學校宿舍裡,獨立的生活是艱苦的,所以在每星期給爸媽寫的信上,到了最後,黃濱總要寫上:「我很想念你們。」然而在學校學琴,黃濱是樂在其中的。 儘管每天除了上課以外,她要花四、五個小時在琴房裡,也儘管老師上課時都非常嚴格,還限制下課後不許黃濱跳她最愛的橡皮繩,她還是不以為苦,而且她的學習成績非常優異,14 歲那年,更在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中,獲得金獎。可是回過頭看,她還是不得不說:「那個時候的心態是,學音樂就像是完成任務。」說到是在甚麼時候對音樂有真正的熱情,還得是在出國以後。

在上世紀 80 年代,西方的唱片和樂團來中國的不多,而黃濱學的是西洋音樂,母親覺得女兒必須到國外開拓眼界,進去西方的氛圍。黃濱到美國的時候才只有 17 歲,已經有足夠的敏感度去觀察外面廣闊的世界,並開始對生命作深刻的思考。進去大學以後,黃濱嘗試到在國內學習音樂少有的自由,也開始體會到「自覺」的重要性。「你愛拉甚麼,老師都讓你選,所以你沒有想法,沒有自覺的話,學習就沒有意思了。」是因為在這樣的學習環境,也是因為黃濱希望從自己的琴聲帶給人們美的享受和心靈的安慰,所以她很努力地提高自己的琴藝,把感情表達得更充沛豐富。為了達到自己對完美的要求,她常常早上 5 點起來練琴,平時看很多書來充實自己。「我喜歡看古典名著、文學作品和音樂家傳記,從中悟出人生的道理,以勉勵自己追求理想。」

在這個階段,黃濱開始參加不同的國際大賽。「老師對我沒有這個要求,而是我希望為自己定下不同的目標,好一步一步往上走。因為在準備大賽的過程中,我可以讓自己從各方面提高,然後在比賽中觀摩學習,看看自己在國際中達到甚麼樣的水準。」於是,從 1990 年起,黃濱幾乎每年都參加一個比賽:巴黎蒂博國際小提琴比賽(獲四等獎),布拉格之春國際音樂比賽(獲銀獎),比利時伊莉莎白女王國際小提琴比賽(獲銅獎),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大賽(獲第一名和最佳演奏獎)。黃濱把計劃中的獎項一個一個拿下以後,是有那麼一剎那的喜悅,可是內心深處卻絲毫感覺不到真正的滿足。「我失去了方向,也感到很失落。」

音樂的終極意義
在國際上名聲鵲起之後,黃濱開始應邀到世界各地演出,這給她帶來了另外一種挑戰。一直以來,她生活在校園裡,習慣了很單純的人際關係,除了幾個談得來的同學,更多的時間是獨自練琴看書,現在愈來愈多的演出機會,意味著她要跟不同的人打交道,這讓她覺得很不適應,很不自在。她檢討那個時候的自己:「我的自命清高、孤芳自賞的性格,使我很容易看到別人的缺點,也讓我很容易對人失望,再加上我常常對自己的演奏很不滿意,因此我對當時的處境和前途都感到很迷惘。」

過去,黃濱僅僅是想如何把琴拉好,如何把美好的音樂帶給別人,可是在社會上的一些經歷,令她有了不同的想法,她改為對「如何做一個對人類有貢獻的人,如何活出人生的價值」的問題作出更深刻的思考。「我發現我的理想不能再給我生命的答案。所以,每天早上起來,心情都很沉重,不知道怎樣去面對這一天的生活,總覺得無論我有多努力,到了晚上我還是有許多沒有做好、讓我遺憾的事情,以至於我很害怕早上醒過來的那一刻。」 尋尋覓覓,黃濱對於人性的疑惑,對生命的迷惘,最後在宗教裡找到她的答案。「接觸到基督教之後,我體會到音樂不是我生命意義的終極目標,音樂僅僅是我人生的一部分。上帝讓我知道音樂的真正來源,我也不再自我中心。只有創造人類的上帝才能給人類真正的人生目標,我把『我』縮小了,變成一個管道,把來自上天的喜悅,以音樂傳播開去。」

宗教信仰讓黃濱改變很多。知道女兒最深的母親說:「黃濱以前很憂鬱,不愛跟人打交道,很能夠一個人悶著看書練琴。我知道她一直在尋找人生的意義,而且她是天生的完美主義者,希望樣樣都好,所以她在迷惘的時候,特別地不開心,國外的記者就說她是’the Chinese girl never smiles’。可是現在的黃濱心開了,面上總是掛著笑容。而她思想和心態上的改變,在演繹方式上也有了不同,更能深刻地觸動別人的內心。」

音樂教育與回饋
從國內到國外的學習和發展,去年黃濱終於回歸,響應國家的「千人計劃」(全名是「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在上海音樂學院任教。「其實我在6、7年前開始,每年都在上海音樂學院開設大師班,所以也蠻有交情了;我覺得我也是從國內出去的,因此特別知道國內的孩子也很需要一些有國際視野、在國外待了很久的演奏家來當他們的老師。我在國外沒有固定的任教,所以現在有這樣一個機會,我覺得是挺好的。教學相長,有很多的事情我一直很本能地去拉,現在我必須更理性地去表達出來,讓學生能明白。」

過去黃濱一路走來,得到眾多良師指導。她的啟蒙老師周善同,在她的口中是個和藹慈愛的老爺爺;給她上門授課的郭淑敏老師,對她很是愛護關心;而在中央音樂學院附小的王治隆老師,既是嚴師也是良師。現在黃濱也當上老師,也就是對他們,對國內音樂界的回饋。

Text: Olivia Wong
Portraits: Jay Sin

簡介
黃濱是唯一在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比賽和德國慕尼黑國際音樂比賽這三大國際小提琴比賽中均獲頭獎的小提琴家。先後在十餘項國際小提琴比賽中獲獎。美國《華盛頓郵報》形容她:「有很吸引人的舞台形象,她的琴聲純淨優美,不論是巴赫、勃拉姆斯、莫札特還是帕格尼尼的作品,她都表現得爐火純青……她在各個方面都是贏家。」

1980年
進入中央音樂學院附小。
1985年
波蘭維尼奧夫斯基青少年國際小提琴比賽獲金獎。
1988年
中央音樂學院附中畢業,以全額獎學金到美國John Hopkins大學 Peabody音樂學院升學,獲音樂學院學士學位和藝術家證書。
1993年
在比利時伊麗莎白女王國際小提琴比賽獲銅獎。
1994年
在意大利帕格尼尼國際小提琴大賽獲第一名和帕格尼尼作品最佳演奏獎。成為第一位獲得這一榮譽的東方女性。
1995年
出版意大利熱那亞音樂會實況錄音《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演奏用琴是帕格尼尼生前使用的名琴意大利國寶「大炮」,專輯獲法國Diapason d’Or滿分推薦。
1999年
在德國慕尼黑的國際音樂比賽獲最高獎和特別獎。
2000年
出版唱片專輯《巴赫:小提琴無伴奏奏鳴曲與組曲》,該專輯使用小提琴大師斯特恩的斯特拉地瓦利名琴錄製。
2003年
出版唱片專輯《巴洛克小提琴名曲集》。
2006年
在美國伊斯曼(Eastman)音樂學院獲碩士學位和藝術家證書。
2010年
獲美國伊斯曼音樂學院音樂藝術博士學位。
2012年
在廣東的星海音樂廳舉行個人的無伴奏小提琴獨奏音樂會,獲得盛大成功。響應國家的「千人計劃」,以專家身份任教上海音樂學院小提琴專業。
2013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The Christmas Story》專輯得到International Record Review 好評,在德國慕尼黑音樂節演出並擔任大師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