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裘索

裘索 Theresa S. Qiu
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
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員
理性工作 感性生活
她,自小離開父母隨祖父母生活,目睹祖父母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於是渴望尋求公正,公平,從此,她的一生與法律結緣。現在,她是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可以以律師身份執業的中國女律師;是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員,獲得過包括「全國三八紅旗手」、「全國優秀律師」在內的諸多榮譽,這樣一位擁有男人般快速反應的大腦和絕佳行動力的女性,生活中卻是個感性十足的小女人,她熱愛園藝,懂插花、會茶道、亦樂善好施,一次次為貧困地區的孩子們傾囊相助。她就是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律師裘索,「理性工作,感性生活」,是她對自己人生最好的詮釋。
我的印象中,女律師一律是常年穿幹練的套裝,有著咄咄逼人的職業習慣,女性的柔情與嫵媚似乎與這個職業無緣。與裘索見面後,我很快打消了這種狹隘而片面的思維。面前的裘索,雖幹練十足,卻也優雅有餘。與人交談時,語速緩慢,好像每個字都是以散步的姿態從她的嘴裡走出來。時而微笑傾聽,時而緩緩述說,間或操著一口濃濃的吳儂軟語與助手交待工作。看到她你便會知道,原來強勢與柔情,可以在一個女人的身體裡相處得如此平和而安好。
只為尋求公正
不久前,裘索剛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當然,這只是她執業26年來,獲得的無數榮譽稱號中的一個。裘索說,26年前的自己,遠沒有想過會獲得今天的成就。當時,只是有感於祖父母在那段特殊的年代 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才有了借助法律尋求公正的強烈渴望。「在80年代初那個重理輕文的年代,法律還是一個不那麼被重視的專業,但我的家庭很民主,父母都不反對並理解我的選擇。」大學法律系畢業後,裘索被分配去了司法局從事司法行政工作。就是在那一年,上海開設了第一屆律師資格考試,為律師頒發從業執照。國家機關單位的清閒,使得裘索急於改變那樣的狀態,於是兩年後,她參加並高分通過了第二屆律師資格考試,然而由於當時律師是佔事業單位編制等種種原因,取得律師執照的裘索並沒有獲得想像中的職位調整,最終她想到了出國深造。
1992年,她留學日本,進入日本早稻田大學攻讀商法專業,主攻公司重組(Corporate Reorganization)。修得碩士學位後,裘索供職於東京Shiroyama律師事務所(後與布萊克摩爾合併),並於1998年被日本法務大臣授予日本外國法事務律師資格,成為日本歷史上第一位可以以律師身份在日本執業的中國女律師。儘管在日本學習生活和工作中遇到過不少的困難,但裘索始終以樂觀積極的態度面對。「我很感激當時遇到的困難,最終我越了過去。現在想想,我反倒覺得所有經歷過的障礙,對我都是一次成長,是一次學習的過程。」
在日本學習、執業近十年後,為了更便於照顧兒子,1999年,裘索成為上海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的高級合夥人,並將其工作重心由東京漸移上海。回國執業後,她主要從事有關外商直接投資、企業兼併及融資、外資企業的清算,外資企業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的法律服務。
自信的女人最美
在律師生涯中,裘索印象最深刻的是處理一起著名的世界百強企業在華子公司的撤退清算案件,當時由於金融危機的影響,該公司決定關閉在中國投資了幾億美元的子公司,並要求律師以最小的經濟代價儘快地推進清算法律程式。「外資企業的清算是一個複雜的工程,且不說公司債權債務的清理、稅務的清繳、資產的處理等這些技術性很高的工作,單單是公司幾百號中國員工的勞動合同的解除,就是一個棘手的難題。我們剛進駐公司現場辦公,便感覺到了來自員工的緊張氣氛,有人甚至公開說,你們律師是公司方面出錢請來的,肯定只會幫公司說話。面對這樣的質疑,我們先是對員工進行安撫,然後就仔細研究案件,試圖找到能夠兼顧公司和員工雙方利益的結合點。」經過反覆探討,最終,裘索建議通過拍賣廠房和作舊處理設備的方式,為公司取得了大大超過預期的收益。與此同時,她又向公司決策層提出了提高對員工經濟補償標準的建議。「當經濟補償方案向員工公佈時,我看到員工們緊繃的臉上有了微笑。」最終,這起清算案件以平和的方式結束。「特別讓我難忘的是,員工還專門派了代表,向外方的公司總經理表達感謝和敬意。公司總部的常務董事也在案件結束後,專門到我們的事務所裡磕頭拜謝。」她說,一個律師最大的滿足感就在這裡。「當你感覺到你的付出,能夠為更多人謀福祉,得到更多人的認可,能夠為社會和諧作出一些努力,那麼即使在過程中遇到再多的挫折和障礙,又算甚麼?你仍然會想盡一切方法撥開愁霧,勇往直前。」
談起律師工作,裘索的臉上總是充滿自信與從容。她說,這種自信是內在氣質的外在流露。「一個女人只有內在充實飽滿,自信才會在舉手投足間不經意地自然顯現。」
視祖母為Role Model
裘索說,她人生中最大的影響來自於祖母。「她是典型的大家閨秀,知書達理,從小就對我要求很高,吃飯要學餐桌禮儀,與餐桌保持『一尺一寸一拳』的距離,進出大門時決不能踩踏或依靠門檻⋯⋯」這些儒學家教充斥著裘索的童年,潤物細無聲地影響著她。或許正是祖母的這些啟蒙禮儀教育成就了她如今的優雅風範,也讓她始終優雅而自由地游走於這個世界。裘索說,自己骨子是個性情中人,曾在雲南一個偏遠山區見到孩子們的校舍十分擁擠破舊,便決定出資捐建納卡希望小學。「我也是一個母親,從十多年前第一次參加慈善拍賣開始,我就一直盡己所能,幫助貧困地區的孩子。」
而提起自己14歲的兒子,裘索像每一個平凡的母親那樣,眉眼間皆是抑止不住的驕傲與喜悅。「他是一個很有想法的孩子,從7歲開始,他的理想就是創設自己的航空公司,而且他真的有鑽研,對飛機航線的營運、對不同飛機的型號、艙內設置也瞭若指掌。」雖然裘索對兒子的愛好並不感興趣,但還是給予他絕對的支持。「如果他將來選擇做律師,我當然會很開心,但我也會尊重兒子的選擇,不會因為自己不喜歡而否定他的興趣。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能夠做喜歡並擅長的事,是很幸福的。」
享受生活的情趣
凡是一個女性成就特別突出,總會被冠以女強人的標籤。裘索不認為自己是一個女強人。「我不欣賞那種只知理性工作,絲毫沒有生活情趣的女性。」脫下上班服,裘索其實是一個很會享受生活的優雅女人。「業界都知道我熱衷『三道』:花道、茶道、書道。插花時的神閒氣定能讓我心靈充分放鬆;日本的茶道充滿儀式感,非常講究細節和過程的精髓,在烹茶、飲茶之中,逐漸體會著日本文化的細節,對我工作也有所幫助;而我從小祖父教我書法,在研墨、舔筆、運氣、書寫時,感受一種禪意和氣場。」
裘索還特別酷愛園藝,家裡的花園全由她主持設計、侍弄,潺潺流水,竹林亭台,春賞櫻花秋賞紅楓,茶花杜鵑紫藤不一而足又錯落有致,偶爾可見小松鼠在樹木間花草旁追逐嬉戲。她說,與其躺在美容院兩三個小時,不如把家中的環境佈置得溫馨。夫妻之間出現小磨擦,裘索也會用心設計一盆插花,用花語向老公傳達自己內心的感受。她說,擁有幸福婚姻的秘訣,是要善於欣賞對方的優點,並且肯為對方花心思。「我與老公是早稻田大學的同學,他喜歡張大千的畫,有一年為了送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給他,我就一遍遍翻看張大千的畫冊,用心琢磨其筆下荷花的韻味,一遍遍地揣摩。終於在他生日這一天,我將那張臨摹張大千的荷畫圖送給他,並取《雙荷連理》。老公驚呼說簡直可以冒充真品了,呵呵。」
作為律師,裘索不主張女性婚後回歸家庭。「從目前的社會來看,女性回家不僅是經濟地位的喪失,家庭地位也會隨之失去,這種失去,並不是讓你突然有感覺,而是一個漸變、不斷量變的過程。」
Text:喬夕
Photo: Jay Sin
簡介
上海市第二十屆政協委員,上海市女律師協會副會長。畢業於復旦大學法律系,1992年赴日本留學,在早稻田大學畢業獲碩士學位,後在華東政法大學獲法學博士學位。曾供職於東京布萊克摩爾律師事務所,為投資中國的日本企業提供法律服務,並於1998年被日本法務大臣授予日本外國法事務律師資格,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可以以律師身份在日本執業的中國女律師。1999年上海市錦天城律師事務所成立,任高級合夥人,並將工作重心從東京漸移上海。擅長外商直接投資、收購兼併、公司融資、國際貿易等領域。
2004年
獲「上海市優秀女律師」稱號。
2009年 
獲「職業女性世博形象大使」稱號;獲「年度上海市浦東新區三八紅旗手標兵」稱號;獲頒「最具潛力女性獎」。
2011年
獲「全國優秀律師」稱號;獲「服務世博先進律師」稱號;同年,被選聘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仲裁員。
2012年
獲「上海市三八紅旗手標兵」稱號;「上海市精神文明好人好事」稱號。
2014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獲「全國三八紅旗手」榮譽稱號。

在世界婦女大會上,裘索與奧巴馬提名擔任全球女性事務巡迴大使的Melanne Verveer。
裘索的兒子從小的理想就是創設自己的航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