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5 – 楊紫燁

楊紫燁 Ruby Yang
資深電影工作者

我總覺得,很多時候時機是很重要的,但你一定要做好準備,機會只會留給有準備的人。

可以說,如不曾有過移居美國的背景,也許不會有今天的楊紫燁(Ruby Yang),拍了不少在國際社會帶來迴響的紀錄片,更遑論她會憑一齣揭露中國州愛滋病孤兒悲慘命運的《州的孩子》,而獲得奧斯卡獎項。

早前在香港電影金像獎頒獎典禮上,Ruby憑著紀錄一班香港中學生成長的《爭氣》獲得「新晉導演獎」的提名。然而,只要google一下,不難發現有關這位「香港新晉導演」在這個行業內的深厚資歷。
Ruby年輕時隨家人由香港移居美國,自小熱愛繪畫和藝術的她在幾經爭取下,總算得到了在大學時選修藝術的自由,亦因而為她日後加入電影界埋下了伏線,「那時候我唸的是一所藝術學院,校內有許多老師都是拍藝術電影的。在美國生活的好處是,你可以勇敢去尋找自己的夢想。」

從剪片中汲取經驗
事實亦證明,只要肯堅持,不斷嘗試,總有一天會找到想走的路。「大學畢業後,我沒有馬上拍電影,而是接了很多剪接的工作,一套緊接一套地剪,甚至幸運地可以為一些劇情片做剪接。在那個年代,亞洲人在美國的出路很局限,我能獲得這些機會,實在不容易,對當時的我來說,靠的就是一份努力。」Ruby曾在多部影片中擔任剪輯師,包括美籍華裔女演員陳沖執導並獲台灣金馬獎7項大獎的《天浴》,以及陳沖進軍荷里活的作品《紐約的秋天》。對她來說,那段埋頭剪片的日子,絕對是寶貴的學習經驗。

就這樣直至1994年,她才開始萌生拍攝自己首部紀錄片的念頭,「當時我想到要拍一套關於香港回歸的紀錄片,我很想探討身份認同這個題目。適逢那時正值香港回歸在即,這個主題獲得廣泛關注和討論,因此不少美國電視台都播放了,收看的觀眾也比意料中多。」當時她拿到了30多萬美元的資助,再加上自己的積蓄,共用了40多萬美元拍成這套《風雨故園》。

問Ruby為甚麼如此鍾情紀錄片?她解釋:「紀錄片跟劇情片的分別是它是一些真實的事情,並非虛構,因此對社會的衝擊也會更大。另外就是,在拍攝紀錄片的過程中,給我很多跟不同人溝通的機會。很多時候,那些被訪者在鏡頭前和鏡頭後說的話都不盡相同,像我早前拍《爭氣》時跟年輕人談話,讓我聽到一些他們不會跟父母分享的話。」不過,亦因為拍的是現實的人而非演員,難度相對更高,「再舉《爭氣》為例,其中一位年輕人主角的家長在初期完全不同意兒子上鏡,要經過多番溝通,讓他了解我們的背後理念,他才答應。拍紀錄片就是這樣,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左右拍攝,因此堅持和觸覺都非常重要。

1997年跟丈夫兼拍檔來到香港。
片場內專注工作的Ruby。
2007年獲頒奧斯卡金像獎上台致辭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