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20-黃鳳嫻 Gilly Wong

「不要看旁人來定義自己的成功,能夠做一個有智慧、有品德的人已是成功。」

看到消委會總幹事黃鳳嫺,多少也有點「公平女神」的味道,然而她的那一杆象徵公義的「稱秤」早已在心裡。行公義、好憐憫,好像是一種拿着利劍的硬性工作,然而作為一位女性,她卻將這種正義感加以柔化,以傳統中國「以柔制剛」的道理,去改變社會上的緒種不平事。 

 

「消委會主要是保護消費者,我們的標誌是一個『稱秤』, 代表一個公平市場,可持續發展的市場,才是好環境給予消費者;我們除了教曉消費者小心,更要教曉各行各業做得好,他們提供的服務好、價錢合理、有新的創意走到出來,自然令香港成為一個好的消費環境。我們有時未必站在消費者角度,而是從整體方向幫助業界去進步,令到香港成為一個有質素的消費環境。」她認為時代在變,消委會跨越 40 年的角色亦要不斷轉變,今天要面對更多以往聞所未聞的網購、廉航、有機食品、消費者私隱、可持續消費等問題,亦要與時並進。 「這是一分感受到公義的工作。」黃鳳嫺談到消委會過往的工作時總會有點意難平,她談到當看到美容院那些脫毛或美容過程,看到投訴的照片是全身都受傷,就會覺得這是很慘的一件事;好像看到一些輕度智力問題的人士,在街上被不良的健身中心帶上樓,拿光所有的錢,還要帶他們去借錢;又或是公公婆婆被騙後,不敢跟家人講;又或是有些人以一生的積蓄去買一層樓,原來中間很多處理不到的問題,又或是受到欺壓,裝修時出問題。

她續說 :「社會上很多人不知怎樣去處理消費的問題,背後一定要有一個組織去幫這些社會大眾的問題,所以消委會的工作就非常有意義。我們了解過去一段時間社會上的種種問題,然後幫助及倡儀去保護大眾權益。」

「疫情下難忘的事很多,可以寫下我的日記,我覺得廁紙荒及搶米事件,還有口罩荒,對我都留下很深刻印象。我們不能變到口罩出來,兩周內我們跟一些機構合作去造一些自製口罩出來,我們不是認為全部市民可以跟着我們造口罩,大眾造不造不是重點,而是給買不到口罩的人一個心理紓緩,讓他們曉得不是完全無法可想。」

「疫情下亦出現了廁紙荒及搶米,我們叫大眾不去搶沒有用,那時人心惶惶,愈叫不要搶愈要愈,我們以真誠易入腦的方法去令人停止,首先背後跟米商、廁紙商了解來貨幾時到,某一個階段要發放消息告訴大家不用搶,第一,廁紙儲在家中太多沒意思,天氣又潮濕,於是人們會想真的足夠了, 市況就恢復正常;而食米是戰略物資,香港貨倉有儲存,我們告訴消費者有足夠的儲備及新貨正在來到,以一些窩心及簡單的方法告訴大眾事實,就可以處理此問題。」

「大眾感覺我們好像先行一步,事實上我們要很『八 (卦)』。」黃鳳嫺形容她們的消委會團隊竟然是一隊很「八」的團隊,竟然又十分貼切。「我們有一個『行街隊』,時常到香港市面上走,看看有什麼消費的新東西、有什麼新貨、有什麼新流行。我們的行街團隊,在網上做很多搜尋,本地及全球網絡都要留意,所以我用一個『八』字去綜合我們的觸角。重要是知道社會上有什麼新產品及服務,要『八』到香港人怎樣生活,若我們離地就浪費了社會金錢;另一個『八』是我們要知一個普通家庭是怎樣生活,我們要照顧他們什麼需要,他們的錢用在什麼地方,要留意一些什麼、用什麼品牌、喜愛些什麼? 我們的產品測試要貼近大眾、貼近生活的需要。」

在網絡資訊爆炸的年代,網上資訊時常令人頭暈眼花,她相信一分高質素消費雜誌依然可以令消費者掌握正確資訊,才能有真正的選擇。「《選擇月刊》這麼多年最深刻印象的,有一期是講嬰兒紙巾及長者奶粉,哪些符合標準,嬰兒紙巾只有兩三個合規格,長者奶粉就大多數都會食肥人,我們初時以為長者奶粉那分報告會較受注目,怎知第二天大多數傳媒都傾向於報道嬰兒紙巾,可能是大部分傳媒工作者都正當結婚生孩子年齡,都會更注重嬰兒的用品。於是我們留意到長者的需要往往受到忽視,因為人口老化,若照顧不周到,他們就真的是弱勢的一群,於是我們決定做多些長者有關的產品,例如長者紙尿片,小孩用一陣紙尿片就不會再用,但長者要長久使用。」

消委會也為推動社會各項消費者保障政策播下種子。黃鳳嫺表示儘管要看到開花結果需要數年、甚至 10 數年的時 間,然而 40 多年來,一代代的同事新舊交棒,每一代的播種者,繼續不分晝夜,默默堅持。「有時候法例不能完全保護消費者,我們就要教育消費者怎樣去自我保護,怎樣去找資訊和分析資訊,怎樣去控制自己的購物慾,這些都是要細水長流地去教育。現在我們有一些入小學的教育,以往是去中學教的,現在覺得中學才教已經有點太遲了。」

「當然有些不良營銷真的杜絕不了,然而我不會棄餒,只是努力去做,不斷去做,還要看天時地利人和,一有機會就要不斷針對那個問題,有些問題不是一時三刻就會有一個成果,但我們要平常心,要時時刻刻不斷去針對問題去做,終有一天沒有大成也會有小成,平常心及堅持非常之緊要。」

「蝴蝶酥沒有蝴蝶,是很合理的」黃鳳嫺愛說硬性與軟性的衡量標準十分重要 :「消委會的工作好像很硬性,然而我卻會柔化這工作,在工作中平衡放鬆心情,我是相信陰陽二說 及以柔制剛的道理,所以有時硬性對付未必是好方法,我會偏愛用一種軟性的方法,儘量可能去解釋去說服。」至於減壓是自我的情緒管理,每次黃鳳嫺做訪問,總要提到人心最難管,能夠管好自己的心,很多東西都可以管理得好。「假若妳帶領一個團隊時,妳的氣場可以令人感受得到,那員工就會跟着妳去行,團隊愈冷靜,妳的思考能力就愈高,就可以更聚焦去處理問題。」

「若論最大成就感,很多時我覺得做到社會的大眾認同已很開心,這也是推動我們的動力,市民大眾相信我們,對我們的期望愈高,我們就要肩負更大的責任去做好這分工,團隊就變得凝聚力更好,更有效率去做到我們理想的工作;無論是大事大非,或者是民生小事,我們有空就要多去提醒,這些都有很大的滿足感。」

「成功的定義,我覺得人比人比死人,不要看旁人來定義自己的成功,狹義成功是在人生中每一天,能夠做一個有智慧、有品德的人,廣義的成功是對社會以負責任的態度,做到一些幫到社會的東西,這樣人生於世上,也就不枉此生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