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乳癌?不再可怕!

癌症,讓人聞之色變,可是鄺靄慧醫生說,在過去十多年裡,針對乳癌而研發的醫療新技術和藥物,比起其他任何癌症的研究成果都要多,大大提高了病人的治癒機會。乳癌,不再是絕症,也不那麼讓人害怕了。上一期鄺醫生很詳細地跟我們談過乳癌普查與相關的技術;在這個月,她繼續跟我們介紹乳癌手術前的檢測、手術和整形,以及相關治療的藥物知識和新發展。即使病魔還沒有來臨,我們還是需要對它多瞭解的。

 

現代的醫學科技發展快速,在對懷疑乳癌個案進一步檢查的時候,醫生會採用更有效率及更準確的方法進行檢測。

檢測:幼針、粗針和真空粗針

首先醫生會抽取活細胞檢驗,通常使用的有幼針、粗針和真空粗針。幼針是猶如抽血的那一種針,只能抽取細胞檢測,難以進一步斷定細胞屬於什麼類型的腫瘤。粗針比幼針能抽取更多組織,更能準確地判斷腫瘤的類型。真空粗針則是連著一個真空吸管,有點像是吸塵器的原理,把細胞組織抽取出來,讓檢查可以再準確些。而所有的抽針方法都是不能替代癌症治療的,因為如果是癌腫瘤,在切除的時候,也要把周邊的組織切除。

原位癌與擴散性乳癌

至於乳癌的類型,有入侵性乳癌及原位乳癌之分。原位乳癌是在乳房形成的乳癌,不會擴散到乳房以外的身體部分;而入侵性乳癌則有擴散的可能,最常見是擴散到腋下淋巴,但也有可能擴散到淋巴、肝臟、肺部,甚至是腦部。

我建議最好在手術之前進行粗針檢查,因為在確定乳癌的類型之後,才可以按照腫瘤的類型設計治療方案。如果是原位癌,只需做切除乳癌腫瘤的手術,而不用切除腋下淋巴。不過,如果是擴散性入侵性乳癌,就要切除腋下淋巴了。

手術:切除淋巴

針對早期的乳癌,醫生會對入侵性腫瘤比較小的病人,又或是在掃描淋巴時看不到有腫瘤的病人做前哨淋巴檢查。如果在這一組的淋巴裡發現沒有癌細胞,便不用對第一及第二組的淋巴進行切除手術了,因為病人動了手術之後,生活素質會受到影響,比如是排水功能受到影響,手部容易有水腫。

如果在進行手術時,發現前哨淋巴有腫瘤,便要進行第二次手術切除第一及第二組淋巴。不過如果腫瘤小於0.2mm 的話,有時是不需要進行第二次切除手術的,因為現在的醫療技術比如是電療和輔助藥物等等,都可以很好地控制,令癌細胞不容易擴散復發。

手術:切除乳房

經過各方面的檢查及評估,醫生會按病情的嚴重程度和需要作出局部切除和整個切除乳房的決定。

在決定局部切除之前,醫生會考慮腫瘤和乳房的大小,還有腫瘤是否集中而不是分散的。如果乳房小,手術便會受到很多限制,而香港女性以Cup A 和B為多,都是偏小。如何解決大小比例的差異?可以先做化療或是利用藥物把乳癌腫瘤縮小,然後再動手術。

完美整形

完成局部切除手術之後,矯形醫生會把肚皮的肌肉和脂肪、或是背部的肌肉和皮膚取出,造出乳頭及進行乳房造型;而現在還有一種Oncoplastic breast surgery(乳房整形手術),醫生會利用乳房本身的組織重組,還會用不同的方法,比如把切口開在沒有那麼礙眼的地方,又或是把乳房割下之後,上下左右翻轉放回去等等的方法,目的是要還原一個完整的乳房。由於不斷有新的整形技術推出,現在乳房小的女性也可以接受局部割除手術了。

 

如果真的要把整個乳房切除,可以利用病人的肌肉和皮瓣補回去。如果需要,也可以放入水袋、鹽水袋或是矽膠。如果做完手術乳房看上去還是不自然,可以加入一些脂肪令乳房看來光滑美觀。當初我們擔心脂肪放進去會提高乳癌的復發率,可是直到現在也未能證實。而近年的新儀器和新技術,讓抽出來的脂肪細胞的存活率增加了。當然,所有手術都要看個別的情況才可以決定是否該做。

現在的高超整形手術讓術後的乳房美觀多了,只要是適合的人,醫生都可以把傷口修補得非常完美,疤痕盡量減少外露。我的一個朋友說,乳腺科醫生必須要愛美,否則手術也不會做得漂亮。而我是會把整個整形手術看成為一個藝術創作。

 

荷爾蒙藥物

由於有些乳癌是雌性荷爾蒙受體,因此手術後要使用抑制荷爾蒙的藥物。在女性更年期之前,可以使用Tamoxifen,它能抑制卵巢分泌的荷爾蒙。如果女性沒有患上乳癌但是屬於高危人群(即是很容易有基因突變BRCA的女性),可以服用Tamoxifen減低風險作為預防。

在女性更年期之後,有多種藥物都是適合治療的。比如是Aromatase Inhibitor (簡稱AI)。女性在更年期後依然會有荷爾蒙分泌,但那是男性的荷爾蒙,到了皮層上又變成了女性的荷爾蒙,AI 就是要制止這種轉變的過程。如果癌症是由女性荷爾蒙而引起的,這個藥物能起到抑制的作用。另外一個是Raloxifene,那是預防骨質疏鬆的藥物,但同時又能減低患乳癌的機會。

化療與標靶治療藥物

 

在過去使用的化療藥物只有1到2種,現在醫生會再加上標靶藥物,所謂標靶藥物是用多個方法攻擊某一種類型的乳癌細胞(如HER2受體的腫瘤),因為癌細胞很聰明,把它打敗了,它會繞過去繼續生長;如果用多種藥物同時攻擊癌細胞,可以起到相輔相成的作用,同時減低劑量及副作用,達到最大的療效。針對HER2受體腫瘤,我們會用Trastuzumab, Pertuzumab和TDM1 等藥物。

早期使用的荷爾蒙藥物如Tamoxifen,它會引起抗藥性,令癌症復發;而新的藥物如Everolimus便可以減輕抗藥性,屬於另外一種標靶藥物。

 

針對癌細胞DNA 的治療藥物

還有更新的藥物Parp Inhibitor,它特別是針對兩種乳癌:Triple Negative 三陰性乳癌和與BRCA有關係的乳癌。儘管這個藥物還在研究當中,但是數據顯示它能影響DNA的修復,對高危人群會有幫助。人體細胞的DNA有自我修復的功能,平常曬太陽皮膚受到輻射的影響,儘管DNA斷裂了,我們的皮膚還是可以復原。可是如果我們的身體有BRCA基因突變,就會影響到我們的DNA的修復,而Parp Inhibitor能進一步影響DNA正常復原的功能,最終讓細胞死去。化療藥物是讓細胞不再生長,標靶治療是針對不同癌細胞的類型而下藥,現在我們針對細胞的功能而進行研究,不過研究的是癌細胞的基因。

癌細胞本身也會有基因突變,現在醫學界的研究方向是看腫瘤細胞在基因上有什麼變化,然後針對它突變的可能性,決定是否要多做些輔助性的治療,比如是化療等等。如果早期從病理報告發現身體的癌細胞是很兇猛的,便要用猛一點的治療方案,但是也有的情況是在癌症中期,從病理報告發現癌細胞是比較溫和的話,治療方案可以輕一些,即是所謂的”personalized medicine”。

在這最近的10年裡,大家對乳癌的認識提高了,而新的治療技術和新的藥物,讓病人的存活率提高,復發率降低。所以乳癌是那麼多的癌症中,相對地不那麼可怕的癌症。

PROFILE

2009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助理院長(發展及知識交流),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及乳腺外科主任。

Photo: Kwan    Makeup: Elaine Cheung@Estee Lauder

Hair: Franco Hung@La Mod    Wardrobe: Germain   

Location by courtesy of J Plus Hotel by Y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