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以「眼動身心重建法」治療創傷性記憶

睡眠分為不同階段,其中一個叫「快速動眼睡眠」(英文簡稱:REM sleep),而它跟夢息息相關。有研究指出,80% 的夢都是在 REM Sleep 的時候發生。REM Sleep 很重要,它替我們處理已發生的事情,整合我們的記憶。但當發生的事情太過困擾我們,產生太強烈的情緒,腦袋就可能難以消化,沒讓過去成為過去,令這些事情一直影響著今時今日的自己,有些你可能察覺得到,而更多是你不知道的——我們稱之為「創傷性記憶」,而「眼動身心重建法」(英文簡稱:EMDR)就是一種科學實證為有效處理創傷的治療方法。

Regina 剛踏進 40 歲,她來找我是因為失眠問題。中西醫都看過了,都說她大概是心理原因所致。但她也不明所以——她是家庭主婦,人生沒大風浪,有兩個懂事的孩子,老公也顧家,一直過著優渥的生活。但當你一直跟她交談,留心一點就會發現——雖沒發生任何大事,但她對生活、身邊的人有諸多不滿,滿肚子悶氣。問她:老公孩子朋友知道嗎?她就會說:「講嚟都無用。」

 (EMDR 治療有既定的步驟,以下是省略了的過程,因篇幅所限未能詳述。)

我邀請她回想最近一次產生「講嚟都無用」此鬱悶的事件,她說起跟老公頂撞。然後我請她專注於她所說的「心口有大石壓住」的身體感覺,回溯到最小的時候產生這種身體感覺的情境。

「好細個嗰陣,可能啱啱讀小學,俾老師冤狂我偷左同學既文具,其實係另一個男仔放係我櫃桶架,但係佢無聽我解釋。」我著她回想事件中感覺最強烈的畫面,然後眼睛跟隨我手指橫向左右重複移動。過程中,我會一次又一次停下來問她腦海有沒有什麼浮現。她一路回憶那件事情的經過、感受及想法。漸漸地,腦海的畫面轉到被同學欺凌,告訴媽媽卻沒得到好好回應。眼睛繼續左右移動,腦海喚起中學時跟好友因誤會而漸漸走遠的回憶,再到大學被同儕取笑,畢業後工作上為同事背黑鑊的畫面……再回到今時今日,在家中沒得到老公孩子尊重的情境。

回憶其實像個捕夢網,相關的事是有連結的。過程中我提醒她讓一切畫面過去,就像坐在火車上看著窗外風景飛過。事情都已過去了,她現在是安好的、沒事的。她的呼吸深而長,上身肌肉收緊,到後來淚不動聲色地在臉頰上滑下。我坐在她斜對面,手指不斷來回移動,平穩地、平靜地陪她經歷這一切。我們一起嘗試去讓腦袋療癒整合,讓過去真正成為過去。這是難受,但是必須的過程。

那次會面快結束時,我問她有什麼發現或感覺。「我以為我嘅人生好好,唔知原來一直有咁多委屈 ……可能有啲係我自己造成嘅。如果可以講到自己感受出嚟,或者就唔會俾人蝦俾人誤會,好多嘢都會唔一樣。」過去表逹自己而得不到正面回應的回憶,形成她現時不再表達心中不滿的相處模式。你聽到她怪責自己似乎不好,但其實自責的情緒有時是好的。因為,當一個人體會到某程度是自己造成今天的處境,就同時開啟了改變未來的大門。過去已逝,但現在我跟 Regina 可以一起建立更多的能力(如勇氣、溝通的方法)去改變未來,成就更滿足的人生。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