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八月號封面人物】對照記 李思汝 Afa Lee

人的天性其實沒變過。

一生自畫像多不勝數的 Frida Kahlo,如活於當下,肯定是愛 selflie 的戀相狂,風格不只是濾鏡也非過場效果,窮一生眼光觀感發酵技術升華才能成就真正藝術家的個人標記。

畫作是畫家的自我投射,在香港藝壇畫出幾度彩虹,「視覺藝術家」李思汝 (Afa) 刻下還講求 slash 分身術:KOL 與模特兒,一人兼顧多重身份,角色互換的她表示:「因沒特定身分,覺得自己擁有無限可能。」那今期邀請她客串一席「對照記」,回望過去身上留痕,又會否如祖師奶奶般有點嬌情,有點不屑。

一個人的時間花在那裡,是看得出來的。也因懂得,對過往對未來要懂慈悲之心。辛丑年立秋前,立此存照。

Text: Joshau Wong   Photo: Karl Lam @ Karl Studio   Styling: Carmen Chan   Makeup: Rainbow Chung   Hair: Ziv Yeung

Double-breasted jacket in two-toned sequinned HK$10,500;Polo neck long-sleeved knit wool top HK$TBC;Soft trousers in two-toned sequinned HK$7,000;Two-toned point toe shoes HK$5,300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先填一張「思汝表

藝名的由來:

「李思汝」並非本名,好友認識一位厲害的玄學風水大師,著我找他改名。他說帶「水、木」的名字對我有利, 英文名 “Afa”,取「眼花」Chinglish 的諧音,是初入行為方大同〈無菇朋友〉製作插畫 MV 時,人物的眼睛上有很多花,朋友拿來開玩笑下引伸出來的名字,聊勝於無,同時提醒自己,能為自己喜歡的東西付出幾多?

只是,本人較懶惰,身份證明文件沒有改新過名字,有次畫廊朋友看到官方介紹跟我的身份證都不同,驚訝地說:「原來你的中英文名都不是真名!」

工作新關係:

去年開始,有關我的藝術工作會由畫廊的經理人負責接洽,而社交平台則有經理人 Pinky 幫忙。以前一腳踢,有孤軍作戰感覺。看似自由,感覺如飄來飄去,看不見前路應怎樣走,恰巧星座說白羊座這兩年要跟團隊打拚。

一直以來都跟畫廊保持聯絡,某天打來問我有興趣參加群展?正值那段失意時期,我立即回:「Im available!」想不到他們也上心,安排參加群展之外,也替我作個人展覽,逐漸成為他們 in-house artist 的一份子。跟 Pinky 開始經理人關係也算是緣份,我們工作上的來往都有好幾年,有時她看不過眼我在很多地方都不太懂處理,竟然主動提出幫我做,我二話不說大叫好,讓我可專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現在還會看的漫畫:

相比以前看《亂馬》、《龍珠》等,現在沒那麼投入,會留意但不太上心,其中一套叫《這個老師絕對是故意的》輕鬆小品,講述一個擁有大叔喜好的少女學生,跟老師有著純愛的故事,溫馨搞笑古怪。

近期較喜歡的藝術家:

Louise Bourgeois。她是雕塑藝術家,其女性主義的作品較多,我很欣賞藝術家在作品裡反映人類深層的掙扎。近年也開始對人與人的距離、孤寂和恐懼等命題特別感興趣。至於我的畫作風格也打算加入這類主題作探討。

Woven peplum jacket HK$7,000;Woven darted wide-legged trousers HK$4,600;Two-toned point toe shoes HK$5,300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畫壇面面觀

由廣告模特兒轉身畫家這條路,是比平常花雙倍的力氣,才可讓人忘掉之前的身份,認同自己的畫。成名要趁早是真,我倒沒所謂,始終在香港要有話題性,才會容易引起關注,名氣有好處自有壞處,總會有人在背後說靠以前的曝光率才讓人認識,沒人留意我在畫畫方面的實力。

以前聽到會有點迷惘,也因此而氣餒過,試過開了一個新 Instagram 來專發畫作。然而,都已經是 Slash 世代,你給人見到的太多面向,反而更自然,自此對目標清晰踏實,知道自己的時間分佈。

時常提醒自己不要只限於香港以內的圈子,買畫的人有時並非來自社交媒體的 followers,畫廊有他們的銷售顧客群,以我所知,曾有來自俄羅斯、歐洲、日本和韓國人買我的畫,他們不知我香港的工作,純粹在目錄上的畫作找到共鳴才購入。這是非常重要,真正走出香港證明自己實力,過往一年感恩有不同國家畫廊邀請我展出作品,歐洲、俄羅斯、倫敦、紐約,甚至黎巴嫩都有。

另外值得高興的,是得到香港畫壇中堅藝術家的讚許:「相比一年前,你的技術進步了很多。」能獲得圈中核心人物的認同,無疑有助我離開對自己價值的迷惘,踏踏實實專心一志走這條畫家之路。

Jacquard knit jacket HK$4,600;Classic long-sleeved shirt HK$5,100;Wide-leg trousers HK$3,000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憶畫風

記得有一年曾為台灣藝術項目製作一個有關節的人偶,因為視如己出,破天荒「命名」為 “Hana” (我創作的人物從來都沒名字),從我「Afa 阿花」的名字延伸出去,其實它還有一個真正名字叫「川花」,水與花帶有我們是「落花流水」之喻。

像我人生這麼容易隨波逐流的人來說,有時會感恩,總是很幸運地容易得到別人給予的機會;同樣,有時也怪自己太被動,沒有主動尋找屬於自己風格,仍處於「尋找中」的階段,現在開始又有種與初期類近的畫風。

也有人問為何抹掉那份風趣玩味?坦白說,當舉行第一個畫展時,風格已變得很深沉一點。之前的作品帶玩味只因當時跟製作團隊混熟,他們都是一班「獨男」,才會傾向表達風趣幽默的宅男感覺。

我是個很容易焦慮的人,危機不安感經常圍繞身邊,形成早兩年前畫作裡有一些妖怪人物出現,有種肆意放大不安和陰暗面,現在回看,自覺有點太露骨太著跡。即使只是純粹自我宣洩,也怕會有自戀傾向。

然,經過這幾年發生的事情,我希望可以為大家畫點療癒的作品,在技法、用色和物料上會比以往較溫暖地去呈現。

Pattern print silk chiffon blouse HK$4,400;Pattern print silk chiffon pants HK$5,700;Matte nylon double-breasted trench coat HK$7,000;Velvet and satin T-bar sandals HK$4,300 (All from Emporio Armani)

笑紋後記

第一個紋身,位置是雙手,為紀念舉行第一個畫展。

第二個則是大型聯展後,想紋一個別具意義而自己不會厭倦的圖案,想起了「上天賜給我的禮物」,選擇一個禮物絲帶包裝圖案紋到右臂上,勉勵自己,別要放棄,要繼續走這條藝術家之路。

現在畫畫方面,主力集中提升在 canvas 畫作上的繪畫技術,近年我也嘗試不同的藝術方式,如 AR Sculpture (擴增實境雕塑藝術) 製作,和去台灣學習一些泥塑手法,加強根基向視覺藝術家之路多走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