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吃虧是沒所謂的, in the long run一定有回報

張婉婷的電影產量不多,但獲獎無數。從每部電影的角色設定和籌備時間,就知道她是一個很有堅持和毅力的導演。在她的電影中,不少人物都是真有其人,例如船頭尺、八?金等小人物,都是她在美國讀書時遇過的、交往過的人。「我一直相信,電影要夠真實才可以觸動到觀眾的心靈。我不想為了討好市場,而計算一條公式出來,這樣觀眾會覺得很公式化,沒有了那份真誠。我只能用自己的方法拍戲,因此首先要感動到自己。」張婉婷深信,世界上有些人性是共通的,所以《秋天的童話》在日本和美國一樣賣座; 《歲月神偷》亦能令柏林觀眾感動。「只要觸動到人性最深處,都有機會成功。」張婉婷的電影很多都需要長時間籌備, 除了因為要四出尋找投資者外,亦要花長時間做資料搜集。

張婉婷的成功,當然不能抹煞羅啟銳的功勞。他們是知心情人,也是合拍夥伴,兩人輪流當導演和編劇之位,有「銀壇神鵰俠侶」之稱。「我們拍的是感動自己和別人的故事。創作人不應受地域、題材和風格限制。」這對「銀壇神鵰俠侶」雖然多年來曾奪取多個本地及國際獎項,但今時今日,他們每次開拍電影,也需要長時間四出找老闆投資。「未獲獎前沒有人認識自己,得獎後雖然有更多機會,但壓力很大,每次有頒獎禮也有好大期望,所以對獎項最好不要斤斤計較。」雖然用了10 年時間才拍成《歲月神偷》,但此片除了揚威海外,更令永利街逃過全面拆卸重建的命運。張婉婷對此表示喜出望外,揚言觸發社會對保育永利街的關注,比獲獎來得更有意義。「票房和獎項,大家將來或會遺忘,但街道卻是永遠的。永利街保留了60 年代特色,充滿人情味, 猶如讓人時光倒流,日後更可能成為遊客熱點。」雖然張婉婷的產量不多,並且不是每套電影都賣座,因此收入並不多,但一向逍遙的她卻過得非常富足。張婉婷認為,做人不要計較太多,有些報酬可能是10 年後才出現。「我是逍遙派, 凡事都很享受,我在童星身上發現一個真諦,就是人一出生就是為了玩。因此,我們應該為興趣而工作。我相信,只要你努力做你有興趣的工作,就自然會有收穫,而這未必只在金錢上,你可能會結交到很多朋友,人家見你努力工作,他日也會介紹你其他工作,或有其他方法給你其他回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