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基因遺傳與乳癌

去年美國演員Angelina Jolie 在 《紐約時報》透露她因為屬於罹患乳癌的高危人士,因此接受了切除雙乳的手術。Jolie 帶有BRCA1基因變異,而母親和姨姨分別因為卵巢癌和乳癌而離世,而她的決定引起世界女性對於家族遺傳和乳癌的關連性的關注。在這個月,我將會繼續講解基因與乳癌的關係,還有針對高危人士提出的預防措施。

根據醫學數據,四分一的乳癌病人有家族病史,其中5-10%屬於遺傳性乳癌,即是變異的基因世代相傳,家族中的病發率相比其他人士為高。而我在2007年成立的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是向高危人士進行BRCA基因突變測試及輔導工作,以及進行亞洲人的遺傳性乳癌、卵巢癌和前列腺癌的研究。

 

誰是高危人士?

 

年紀相對地年輕的人士,而家族中已經有人患上了癌症。(對於乳癌來說, 患者年齡在45歲或以下;對於卵巢癌來說,患者在更年期之前病發,都算是年輕的。)也有年紀屬於比較大的,但是家族裡有1人以上患上癌症,包括乳癌、卵巢癌和前列腺癌。對於這些高危人士,我們會建議他們接受BRCA基因測試。

 

 

基因測試:BRCA1&2, TP53及PTEN

 

通常我們會做BRCA1 和 BRCA2的基因測試。在遺傳性乳癌和卵巢癌中,有60%的病人是因為BRCA基因突變而致病的。此外,人體還會發生許多基因突變而引致包括乳癌的癌症,但是其中兩種屬於高風險的TP53和PTEN雖然比較少見,但是風險卻非常高。有BRCA基因突變的高危人士,乳癌的風險最高可達70%以上,而卵巢癌的風險最高可達50%以上,但是有TP53和 PTEN基因突變的人士,他們的風險可以高達90%以上,幸好這兩類基因突變的人群比較少,在遺傳性乳癌和卵巢癌的病人中大概只有1%。儘管人數不多,但由於屬於非常高風險,因此醫學界正針對這兩種基因突變而進行深入研究,並且再進一步做更多研究看看有什麼其他基因突變令到它們如此高風險。

 

 

家族病史的重要性

 

另外一種受到醫學界高度關注的基因突變癌症是三陰性乳癌(Triple Negative Cancer),也就是沒有ER、PR和HER2的三種受體。在三陰性乳癌的病人身上,有BRCA基因突變的機率是19.2%,(超過10%以上的已經屬於高危了)。如果病人有三陰性乳癌,又有家族病史的話(乳癌和卵巢癌),BRCA基因突變的機率高達42%。

按年齡來算,年齡在40歲或以下的女性,患乳癌的機會是5.8%;但是如果家族中有1 人有乳癌或是卵巢癌,便會升高到12.6%;有2人有乳癌或是卵巢癌的,更會高達28.4%。比如是Angelina Jolie, 母親患上卵巢癌,姨姨患有乳癌,她的基因突變的機會就會高達60-100%,而總體機會是50-80% 以上。Jolie有兩位家人分別有乳癌和卵巢癌,所以她得乳癌的機會便非常高了。

 

 

身體可能有基因突變,怎麼辦?

 

通常做的預防措施有兩種。Primary 的預防措施是通過做手術和服藥,以減低風險,但是像Jolie那樣切除雙乳,也只能減去90%風險,剩下的還有10%。我們也可以切除卵巢。這樣可以減低患上卵巢癌的機會,並且由於減少了雌性荷爾蒙的分泌,患上乳癌的機會也可能會降低。我會這樣建議,如果病人年過40歲,已經生育過了,又或是不打算生小孩的話,可以考慮割除卵巢。因為早期卵巢癌的檢測準確度不高,而且有數據顯示割除卵巢可以提高存活率,切除乳房則沒有提高存活率的數據。這樣可以保存乳房,而又能減低風險。在藥物方面,我們通常會處方抑制雌性荷爾蒙的Tamoxifen(可以減低患乳癌的機會50%);或是服用同時治療骨質疏鬆的Raloxifene(可以減低40%的機會)。

Secondary的預防措施是定期做乳房普查(Screening),主動找出可能是乳癌的腫瘤,例如做磁力共振,希望在早階段找到問題,然後盡快進行治療。也可以定期做卵巢超聲波,但是準確程度只有60%;也可以抽血,看癌細胞的指數(CA125)。

 

始祖基因突變

 

人體的基因很長,但是在同一個家族裡,族人出現基因變異的位置有可能是相同的,因此如果基因變異在同一個位置重複地出現,我們便可以找出「始祖基因突變」。在中國悠長的歷史中我們有多次人口大遷移,而隨著人口的流動,身體有基因突變的人群會從原居地遷徙到各地,如果我們通過始祖基因突變的資料去尋找,比如說,在來自同一條村落的人群的身體上,我們只需要在基因的一個經常出現變異的地方做檢測,而無需要在漫長的基因上去尋找,便可以減少耗費的金錢和時間。全世界最出名的始祖基因突變是猶太人的數據,有3個常見的位置。也就是說,全世界的猶太人在接受基因測試時,醫護人員會先替他們在這3個位置進行檢測。而現在通過中國人的始祖基因突變的數據,我們找到了6個常見的位置;在香港,我們要進行基因檢測時,會針對那6個位置先進行檢測。

香港的人口中有八成自稱祖輩來自廣東省,但是往前再追溯,我們的祖輩也有可能是來自中原。現在我們還把香港的、內地的和馬來西亞、新加坡等等全世界的中國人的數據集合起來,發現出現多過一次的BRCA基因突變的位置有20多個。我們正在向內地的機構申請進行合作研究,如上海、深圳、廣州等等的醫療機構,希望這個屬於全球華人的家族遺傳基因數據庫能夠引向更多有意義的研究。

 

PROFILE 

2009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助理院長(發展及知識交流),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及乳腺外科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