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失明小提琴家金智善疫情下來港演出:我用肉眼看不見,卻能透過音樂看見光和色彩。

獲獎無數的韓國年輕小提琴家金智善(KIM Jisun),在雙目失明的情況下自小與小提琴「結成好友」,從音符中找到表達自我的世界。這位年輕新秀在韓國文化節期間無懼疫情障礙,親臨本港與本地學校頂尖管弦樂團作香港首演,更到訪韓國國際學校作特別演出,與學生分享她走上音樂路的心路歷程。

Text: Moli

J:甚麼契機引領你走上音樂之路?為何選擇小提琴而非其他樂器?
K:四歲時,父母給我買了一座小提琴,當我第一次拿起小提琴時,便感覺它是我最好的朋友。它很小巧,很適合我的一雙小手。當我開始彈奏時,它讓我感覺良好,即使當時的我尚為年輕。自此以後,它一直是我最好的朋友,從不離手。隨著漸漸長大,我更喜歡小提琴而非鋼琴,因透過小提琴,尤其是使用弓和揉弦時,我更易於表達情緒。有時用表達方式多元化的小提琴作演奏,也會改變我的心情。總而言之,我認為這就是吸引我成為小提琴家的原因。

J:在失明的情況下,學習小提琴時遇上哪些難處?你如何克服這些障礙?
K:最大的挑戰是建立良好的姿勢,因擁有良好姿勢才可拉出美妙的聲音。但由於我沒法看見自己,所以我必須完全依靠聽覺,對聲音的微小差異做出正確的判斷,並在偉大的老師所幫助下找到良好的姿勢。當我遇到「咔噠」一聲音色時,就如發現了一顆寶石,並透過大量練習去掌握它。然而,迢確實訓練了我以更高的靈敏度去聆聽,給我帶來正面的影響。

另一困難是必須記住整首音樂,因為我無法同時看樂譜及聽樂曲。當我並非擔任第二小提琴手時,要緊記樂曲便尤其困難。我會先用盲文閱讀樂譜,並一步一步地記住它。有趣的是,如果我在讀譜之前先聽音樂,反而會更難記住樂曲。要記住整支樂曲並非不可能,只是比其他音樂家需要付出更多時間。

J:音樂對你而言有何重大意義?
K:我希望能夠向聽眾講述我的故事。我有很多故事要告訴他們。但因小提琴樂曲並沒有歌詞,因此需要額外地以其他方法來表達,例如音色和分句。我認為小提琴家的最終目標是像歌手般,演繹出最自然的聲音和人們可以理解的訊息。

J:在疫情期間來香港為「頌出希冀 譜奏活力」音樂會演出,對你而言有何特別意義嗎?
K:三年前,我在紐約市的卡內基音樂廳舉辦了一場音樂會,其中一位觀眾是 Michelle Kim 的朋友,並向她講述了我的表演。當時住在紐約市的 Michelle Kim 立刻邀約我,當她聽過我的音樂錄音後,便說要邀請我去香港的 HKGNA 音樂節,我很榮幸被邀請到如此著名的音樂節上演出。我實在很感恩,因疫情關係,要來香港演出確實困難重重。疫情導致很多人在情感上都經歷了艱難的時期,也沒有像以往般經常去聽音樂會。我在是次音樂會演奏了 E 小調小提琴協奏曲,這首曲子也是孟德爾遜年輕時就開始寫的,散發出青春開朗的氛圍。我希望這場音樂會能讓觀眾放下煩惱,治癒因疫情而受苦的心靈。

J:對於同樣想走上音樂路的視障/失明人士,你有甚麼話跟他們說嗎?
K:殘障人士的生活並不容易,尤其是作為一名音樂家。然而,只要繼續努力不言放棄,便總會達到目標!即使我們肉眼看不見,也能通過音樂看到光和色彩。我很高興我其中一個跨越這趟冒險的人,亦希望發現更多新方法來幫助殘疾人成為音樂家。在 HKGNA 音樂會的表演機會、在紐約的生活、在曼哈頓音樂學院與眾多優秀音樂家和教職員工一起學習的經歷等等,都豐富了我的生命,並幫助我實現了這些人生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