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張翠容SUSANNA CHEUNG

張翠容,一個為求真相全情投入的新聞工作者。說張翠容是一個戰地記者其實有點諷刺。她聽到這樣的稱呼,第一反應是—笑。「哈!甚麼?戰地記者?」當美國發動「解放伊拉克」戰事,被稱為戰地記者的張翠容身在香港電台錄音室,講述她對戰場伊拉克的了解。相反,本港的新聞媒體卻史無前例地大規模空降戰場伊拉克和鄰國約旦,作現場報道!「我有著與別人不同的 timing,我相信在戰爭中永不能看到事實真相。」為了發掘真相,張翠容選擇做自由記者,收入沒保障,危險性更高,但是可以做到更貼近真相的報道。張翠容形容自己「不是一個 well-trained war journalist」,卻認真地跑遍多個戰亂國家︰阿富汗、以色列、巴勒斯坦、科索沃、東帝汶、印尼、柬埔寨、巴爾幹半島,採訪過當地政權、軍事領袖、地下組織、詩人、平民和難民。

她認為「主動發掘不為人知的事才是新聞」。憑著二十多年採訪經驗和新聞觸覺,她做過不少為人津津樂道的採訪。2001年3月塔利班政府炸毀巴米揚大佛,她卻將焦點轉移到活在塔利班極權統治下的阿富汗婦女身上,結果她成為了最後一批成功採訪塔利班的外國傳媒。同年9月11日,在紐約發生了恐怖襲擊。張翠容說過:「不要把戰地記者浪漫化或神話化。」在戰地採訪,不是空有膽色和智慧便可以,還要有熱誠。1999 年初,張翠容在阿爾巴尼亞遇上一個千里尋親的德籍阿爾巴尼亞人。他的父母原居於科索沃,戰事爆發後四處流離,生死未明。張翠容便跟著這男子,從阿爾巴尼亞到馬其頓到科索沃邊境,在大大小小的難民營中搜尋,結果在邊境難民營中一家三口重逢了,喜極而泣。「記者在戰地不是做英雄,更不是寫歷險記。」在戰地採訪要有熱誠。當年塔利班控制阿富汗,立令禁止記者在境內拍照,她冒險犯難,準備拍照之際,塔利班軍人的槍尖已對準她,幸得身邊的西方外交官急忙解圍才能逃脫。張翠容有過多次出生入死的經歷,都沒有想過要立遺囑,強調自己兩袖清風。她是長女,從小獨斷獨行,她更愛思考人性、生命和社會等問題。張翠容的路走得滿足卻孤獨。當她的工作還未受外界認同,父母給過她壓力,同輩的朋友在事業上爬上高位,高薪厚職,她所堅持的理想仍然是分文不值,還要自資到戰地採訪。直至她在新聞界有了知名度,高尚的使命感令張翠容在新聞工作中找到了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