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愛我嗎?——跟內在小孩和好

我的靜觀老師曾分享過一句話,令我尤其深刻:「我們不是要去成為更好的自己,而是更好地去成為自己。」你是寶貴的,從一出生已是。只是,你慢慢遺忘了遺失了部分的你。你願意去尋找他、看見他、抱起他嗎?

「佢話我個人太負面啦,話一路都想支持我,但再係咁,佢話連佢自己都會被拖垮。」

「佢話我咩都無做錯,我好好,只係佢唔能夠再繼續同我一起走落去。」

「我真係好辛苦啊,我情願佢鬧我同我講我有咩做錯,等我可以改。我點算好?」

Christina 一路哭著說著,間中就補上一句「唔好意思」。當她再說不好意思的時候,我下意識地按住她濕透的手背,她抬頭碰上我的目光——「夠了,不要再鞭打自己了,無論咩都好,你已經很痛了。」我沒把話說出口,我知道,這一刻,無言的理解和同在比任何言語都重要。但她彷彿從眼神手心接收到這訊息,她不再說話,停止思索,靜靜的哭,好好的陪伴那傷痛。

Christina 正經歷哀悼的過程。這段關係在生命中的份量,決定了它所需要的時間,我無意加快那進程,因為這長遠來說是不好的。雖說傷痛是逃不掉,在我這兒,我們仍能選擇怎去度過這哀傷,同時抓住這脆弱的窗口,讓傷痛轉化成療癒生命的契機。

試想,一個人有著怎樣的過去,才會繼續鞭撻經已遍體鱗傷的自己,跟自己過不去?而她(或正在看的你)或者一直都不自知,以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當建立了一定程度承受傷痛的能力,互信的關係和相對穩定的情緒狀態後,我們開始走進這窗口,透過 EMDR(眼動身心重建法)轉化過去的創傷。

我著她回想在這分開的過程中最心痛的畫面(是的,這不簡單。)她回想他在餐廳說分手的畫面。

「當你回想這個畫面,會令你覺得自己係點樣啊?」

「我好差,好似一堆地底泥咁。唔係,我咩野都唔係。」

「如果可以有得揀, 與其咁樣諗自己,你希望相信自己係點?」

佢停頓了好一會兒,彷彿從來沒這樣想過,大概真的沒想過。然後徐徐說道:

「我希望……覺得自己其實係好好嘅,我係值得人愛嘅。」

我有點驚訝她能這麼快說出這一句,令我想起我的修習老師常提醒我們去相信,每個人內在的智慧泉源,都有想令自己變好的種子。

在往後的好一段日子,我們透過 EMDR 重新回到一連串令她確信自己是不好的、卑微的過去。回憶就像一個捕夢網,相關的記憶是連結著的。分手的畫面只是一個入口,帶我們慢慢回到兒時父母重男輕女的對待、無論如何努力都得不到關注欣賞的成長經歷、唯有逆來順受才能平安度過的日子……

我們都一起看見了。

我們想像走進每一個畫面,緊緊抱著那自卑的、明明自己沒有錯卻老是說對不起的小孩,捉住她的手,切切實實跟她說「你沒有錯啊」,甚至帶她去吃雪糕(任何那一刻她想做的事)。我在那些畫面站在小Christina 和她的父母中間,訴說他們對她造成的傷害,縱然現實中他們已不在。這過程是漫長的,需要勇氣的,像一次又一次閉上眼睛跳進茫茫大海,面對未知的一切。但每一次的經歷,都尋回了一點過去所缺失的部分,重新修補那完整的自己。

 「Connie,你知道嗎?我成日都會諗起嗰日第一次見你,你捉住我隻手嘅感覺。每當我夜晚喊到收唔到聲嘅時候,我都會捉住自己隻手,同自己講:我知道你好痛,唔緊要,慢慢喊啦,我喺度。雖然痛仍然喺度,但好似…….唔再咁重咁難以承受。我知道我 OK 嘅。」

當她開始懂得去愛自己時,我知道,一切都會慢慢變好。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