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推開朱古力世界的門 陳詩婷

聽說上帝關了一扇門,總替人打開一扇窗。陳詩婷 (Christy) 本身開局不俗,護士出身,理想工作收入可觀也穩定,而,天生愛外闖,趁年青轉戰市場策劃,MBA 多的是;因愛好投身咖啡精品師,學成後發覺 Barista 級別的小店多如天上繁星,得自找不一樣的專業門路,才可比別人優勝。不信,則甚麼都不會發生。這天,她成為香港少數獲得 IICCT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Chocolate & Cacao Tasting) 最高級別之朱古力品鑑師。 

Text: Joshua Wong   Photo: Raymond Chan   Hair: Jason Lok @ Katachi Hair   Venue: Ming Bistro

Missing Piece of Puzzle 

Christy 泡了一壺可可茶出來,隔著口罩仍嗅到點點清香味,孤陋寡聞的我才知「西洋味濃」的朱古力,也有「中國」傳統的一面。 

「時常覺得,朱古力是我們華人飲食文化的一塊 missing piece of puzzle。或許我們飲食文化,它從沒佔一席位。」 

她笑說香港人在意的,只是數字而不是成份,「總是覺 70 或 80% 濃度比較好,其實不然,那不是知真正指標,很多是黑漆漆的,很大機會是可可豆被炒燶了,然後用機製吧。真正好朱古力,是看過材料,尤其黑朱古力,可可豆加糖就已經是。」
 
確實,我們在意的,往往是可可豆為我們帶來胺多酚,那快樂荷爾蒙令我們瞬間放鬆,呷著呷著可可茶,她也把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她生於小康之家,父親本是開髮型店,但看著便宜的洗剪吹店開得成行成事,決定把店關了,當上巴士司機好好享受駕駛的樂趣。而她則是合資格的醫護人員,只是不甘於困在一個地方一生,決定向不同界別闖闖,當了市場策劃,也因為曾經到澳洲 working holiday,愛上煮咖啡的烘焙香,從而報讀了精品咖啡師的課程。 

「我先學了精品咖啡,推開了咖啡的門! 但慢慢發覺香港原來那麼多家店拿了 Roaster 及 Barista,要突圍而出談何容易,但這道 sensory 門打開了,從同班朋友聽聞過有 chocolate tasting,覺得好得意便找相關資料。」 

這個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Chocolate & Cacao Tasting 有三個級別,第一級是給所有初學者,而形式很特別,Christy 以「世界巡迴演唱會」來形容,定期舉行但在不同地點舉辦,舉例她那一屆原是印度有一站,之後卻移師到英國,剛巧當地有朋友,便跟他約定順道上這為期一年多的朱古力品鑑師課程。 

「Level 1 的學班較簡單,廿多人便一班,看看自己適合與否。Level 1 合格便晉身 Level 2,學費要萬多元,精讀班關係,四五天便完成課程。同班有三個香港人,其他人都是來自不同國家地方,職業都是相關行業,也有些好像我為興趣而來。」 

課程離不開歷史背景、原產地資料、製作過程和啟發對朱古力的五感。「朱古力由馬雅已開始 (公元前十世紀),源遠流長,原來有朱古力也有這樣的另一片天地。我未見過可可豆,原來是種在樹上,這方面好多香港人都不知道吧。」 

「我最記得 Level 2 的考核試,選擇題外,還有蒙眼測試,將不同味道的可可豆配對,如桂圓風味、雲尼拿和椰子味等。考完後大家出來討論,我才發覺即使歐美人士那麼愛吃朱古力,也有一 件事情是吃虧了,原來他們吃不出椰子味,倒是我們亞洲人愛把這食材料放到飲食上 (如煮咖哩和馬豆糕)。」 

進軍最高階的 Level 3 又如何呢? 她說中南美洲是發源地,也需要本人隻身到南美洲秘魯上堂,到當地農田看看可可豆到朱古力整個製作過程,製作鏈是如何。「我還記得第一次去農田的新鮮感覺,很新奇,可可豆好像山竹,我們一邊切開可可豆,一邊嗅出鮮果和花香。到後來飛去台灣、越南和泰國等有種植可可豆的地方,便會理解到即使不同地理環境,品種不一樣,給如何在後製發酵過程提煉最好的朱古力,是一門艱深學問。」 

那麼如何品評,發覺如像品酒一樣。朱古力除了加糖加奶,本身隨不同產地和品種,會帶點百香果酸度,又或菠蘿酸度,怎樣甜一點,幼滑一點,全是不同的後製方法。就這樣,成功通過 Level 3 的考核試,萬料不到學院派她第一份工作竟然是到台灣當「Asia-Pacific」的裁判。

 

「我剛剛畢業而已,也擔心自己應付不到。只是那年 (2018 年) 剛好在台灣舉行,以前一直在美國進行的。難得來到台灣,沒藉口推卻,之不過機票食宿是自費的,還有一連四天共一千多塊朱古力!」
 
一不離二,亞太區之後,大會竟然又再「利誘」她,這次是十月的佛羅倫斯的世界總決賽,大概也是對她的肯定。 

「坦白講,這次沒有推卻的原由,可以說是全世界 best of the best 來一次真正較量,能夠參與已開心,作為評審真的要體驗一次。」
 
見識過世界之巔,便要把所見所聞帶回出生地,讓它好好傳承下去。同樣,這也是當初將咖啡後,有別於其他精品師的門路來一次整合,而 Christy 的願境自不然,努力推廣朱古力,把朱古力專門也專業化。
 
「朱古力這一門好小眾,所以將專業知識推廣,讓它變成可持續發展,正如把在學院所學到朱古力五感 (視覺、味覺、聽覺、嗅覺和觸覺) 體驗,知識和製作方法翻譯成中文,好讓多些農夫明白如何提煉更好的品種。其實本身沒疫情的話,我希望跟整個亞洲區的想建立一個亞洲區的 connection,聯合起來成一個朱古力組織幫助這行業。」 

見自己,見天地,過後便要惠澤眾生,願有志者事竟成。 

陳詩婷 Christy Chan 
朱古力品鑑師

香港唯一女性獲 IICCT 認證之最高級朱古力品鑑師, 為不同機構/大型展覽開辦可可產業相關教育及培訓,同時於香港、澳門、內地、台灣、泰國、南韓、意大利等地作精品朱古力文化推廣及擔任國際精品朱古力大獎賽 (ICA) 評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