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文才。武功 陳宇慧

金融與金庸,在陳宇慧的人生過程中佔有重要地位,不過,金融是過去式,而金庸的影響則是從過去到現在的進行式。畢業以後,她在投資銀行工作,十多年下來,決定轉移人生重心,日間做全職媽媽,晚上編織江湖夢。現實生活與虛構世界之間可有任何連繫?原來只要心有嚮往,便能遨遊其中。  

人物才是本位
J:相信很多武俠小說家都會被問到這樣的一個問題:你會武功嗎?而出於好奇,我也很想知道,你會功夫嗎?
Y:不會,我不會功夫的。我覺得不管是什麼類型的小說,最重要的是人物的塑造和描寫。下筆寫武打場面之前,我會自問,為什麼要打?誰輸?誰贏?對往後的情節發展有什麼影響?寫武術動作要寫出感覺,而在塑造人物時就要把性格立體地呈現。

J:可是武俠小說的背景都是幾百年前的遙遠年代,生活在今天的現代人,如何穿越時間,把不屬於自己的時空和感情描述得生動逼真,讓讀者投入其中產生共鳴?
Y:是的,我需要查看很多資料,有時候只是為了確認一個小節,除了看書,還要請教某個範疇的專家。也幸好我從小喜歡看書,古書如易經、八卦、五行等等都有看過,道家的書會看,正史野史也看。在寫一個人物之前,我必須徹底瞭解他生活的那個時代,然後才把這個人物更貼切地放到時代背景之中,讓人物跟歷史有一個連接。至於人物的描寫,我覺得喜怒哀樂的情緒,是沒有時間限制的。

J:在構思小說的角色時,你心中可有一個原型,而他有可能是來自現代嗎?。
Y:我寫的其實就是人,以及發生在這個人身上的故事,所以沒有固定的原型;或許可以這樣說,我筆下的人物是一個綜合體,是我從生活中、從書本中碰到過的人物加上我的想象所創造的。剛開始寫的時候,也會不很清楚人物的性格,但是隨著故事的發展會不斷地調整,角色在遇到什麼情況作出什麼樣的反應,漸漸地就有他的特質,面貌也越來越清晰。

創作的歷程
J :你已經寫了四套武俠小說,在你創作的眾多人物當中,你最喜歡的是哪個角色?
Y:第一套《天觀雙俠》的凌昊天。他是個天才型人物,很多事情一學就會,但就是不專心,結果一事無成。他既然是個天才,自然比較狂妄自大,不喜歡搭理別人,說話也很直率,也因此而得罪很多人,令自己陷入困境。他有優點也有缺點,儘管不很知道怎樣跟複雜的江湖中人打交道,但是也因為這種性格而結交許多好朋友。我覺得一個有趣的人物,不一定是英雄美女,不一定很完美,所以凌昊天是我很喜歡的筆下人物。
J:四套武俠小說,人物和時間似乎都有關連…
Y:是的,後來寫的《靈劍》可以說是《天觀雙俠》的前傳,年代往前再推,有些人物在兩套書也有出現;而《神偷天下》的年代則再早百多年。
J:期間的創作心態和進程可有不一樣?
Y:第一套小說從構思到出版,花了八年時間,因為當時還在工作,都是斷斷續續地寫。本來先寫《靈劍》,但是後來寫《天觀雙俠》寫得更順些,便把《天觀雙俠》完成了,再回去寫《靈劍》。不過,因為寫作時間拖得太長,有些情節接不上,人物性格不統一,寫作風格也不一樣,於是在出版之前,把差不多八成的內容重新改寫。
J:專業寫作以後,有一個出版計畫表嗎?
Y:目標是每兩年出一套。前年出了《奇峰異石傳》,現在在寫一套以晚唐藩鎮割據為背景的小說。我每一套小說的題材都不一樣,《天觀雙俠》寫的是幫派,《靈劍》寫的是邪教,《神偷天下》是皇室鬥爭,《奇峰異石傳》寫的是隋末唐初的知交情誼。而最新在寫的,以刺客為題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