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易解放 愛的力量

愛的力量

當易解放打造荒漠綠洲的事跡被廣為人世人知時,我們才發現,她默默實行兒子生前的環保夢想整整十年。走過 26 萬公里的路,栽種的 165 萬棵樹,存活率均達到 80% 以上。為了種樹,她花光了和丈夫在國外打拼的積蓄,以及愛子的保險金、事故賠償金,還賣掉了兩套房子。做這一切只為讓愛子的夢想得以延續。

公益路漫漫,驀然回首,她卻不覺得苦。「是愛的力量讓我走到今天。公益事業成就了我的人生價值,讓我擺脫了個人狹隘的血統觀念,能夠做到從愛兒子的小愛到愛天下兒女的大愛,我從來沒有後悔過。」

J:Jessica Ng 吳旭茉      Y:Yi Jiefang 易解放

堅持的可貴

有著「大地媽媽」之稱的易解放,原本是東京一名事業有成的高級白領,家庭美滿,工作順遂。然而,獨子的意外去世,讓她悲慟之餘,決定完成愛子生前「為了阻止中國沙塵暴,畢業後去沙漠植樹」的願望。於是,她辭去日本的工作,與先生一起回到中國,遠赴內蒙古大沙漠投身植樹公益事業中,這一紮根就是十年。他們夫婦對兒子的愛,和對環保事業無私的貢獻,感動了無數人。

內蒙古庫侖旗的百姓還特地為易解放的兒子楊睿哲建立了一個紀念碑,碑的正面是易解放夫婦給兒子寫的一段話:活著,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以光亮。與易媽媽見面之前,儘管我已經聽說過她感人的事跡,但還是很難想像到面前這個滿臉風霜的平凡女性身上,竟然會爆發出如此令人炫目的激情。她身體力行地詮釋了「授人玫瑰,手有餘香」的溫潤與動人。

J  :  我從辦《旭茉JESSICA》雜誌的經驗看到堅持的重要性,從最初的不被看好發展到如今成為無數白領女性的職場指南,不知不覺已經走過 13 年的歷程,在這段奮鬥的旅途中,夢想和熱情一直是我堅持的原動力。做一本好雜誌,堅持 13 年尚且如此難,而你卻十年如一日鍥而不捨地堅持做公益慈善,你的激情從何而來?

Y   :  普天之下,母愛的力量都是無窮的,無私的,所以信念也是堅定不移的。十年前,我為了完成兒子「到內蒙古大沙漠去植樹」的生前遺願,毅然辭去日本 JTB 旅遊公司的工作,十年如一日地在內蒙古荒漠植樹造林,鍥而不捨堅持至今,而支撐我的力量源自於愛子留下的環保夢想。為了讓孩子的靈魂在天國得到安寧,我咬緊牙關。

而因為我們是民間公益組織,所以十年來沒能獲得國家撥款,只是依靠愛子的生命保險金、事故賠償金以及我們在國外十幾年打拼的積蓄,甚至還賣掉了兩套房子,堅持將這份公益事業運營至今。我覺得是愛的力量讓我能夠走到今天,是公眾的信任和期待激發了我們的激情和勇氣。

J   :  的確,公益慈善事業並不如人們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在實施過程中,你一定面臨過不少壓力、阻力以及各種各樣的困難。可否與我們分享你做公益的這十年,經歷的一些讓你特別難忘或感觸特別深刻的人和事?

Y   :  沙漠植樹公益活動確實很艱苦,秋冬季節要經受零下 20 幾攝氏度的嚴寒,夏季烈日底下在曠野背對青天,面朝黃土植樹造林,長途顛簸,不習慣的生活環境,這些都沒有讓我半途而廢,因為我被無數善良的人愛著。我的兒子雖然英年早逝,可是在公益事業的十年裡,我獲得很多兒子和女兒。每年我生日或過節的時候,都有很多朋友前來為我慶祝,陪伴我,哄我開心。

當我手術住院的時候,乾兒子、乾女兒也紛紛從各地趕來上海探望我,端茶餵飯,不辭勞苦。還有個毫不相識的內蒙古企業家,聽到我的故事後慷慨捐款 50 萬元支援我植樹造林,不求任何回報。有位四川的老教授捐出儲蓄多年的私房錢 12 萬元無怨無悔。北京的席媽媽為了完成女兒的遺願,跟隨我植樹將近 5 年,不怕苦不怕累,任勞任怨。你看,我收穫了如此多的愛,還有什麼困難不可以戰勝呢?

用真心分享

每年易解放都要往返內蒙古很多次,春天是去種樹,夏天是去檢查存活,秋天是為第二年的植樹做準備。但植樹需要大量的資金,這對易解放來說,就如同一個無底洞。六十多歲的她,還要不停地四處奔走募集捐款,並不斷拿出自己的資金填補空缺。

從日本到上海,從機構、學校到環保組織,她還在互聯網上做了大量的宣傳和呼籲,甚至參加《中國夢想秀》節目,只為拿到 25 萬夢想基金去植樹。她說:「我只是盡自己微薄的力量,希望我們的公益事業後繼有人,從而達到讓更多的荒漠變成綠洲的夢想。」沒有華麗的語言,只有真實的分享,傳達一個平凡的女性最樸素動人的夢想。

J   :  最近一項對中國民間慈善組織的調查顯示,能夠生存兩年以上的組織不到30%,能夠生存 3、4 年的只有15%,可見民間慈善組織的舉步維艱。「NPO綠色生命」公益組織目前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綠色生命」植樹第2期的模式是怎樣的?

Y   :  隨著我們專案和目標的不斷擴大,綠色生命組織目前面臨的最大困難依然是資金和人手的問題。找到年富力強,長期致力於我們公益事業的年輕人不容易,因為沒有足夠的營運資金,付不起具有競爭力的高工資,人才的流失問題就得不到解決,影響了我們的發展進程。我們第 2 期的烏蘭布和沙漠植樹工程,採用綠色生命的公益林和當地的優秀治沙企業的林下經濟產業相結合的可持續性發展的模式進行。

J   :  為了說服更多的企業和人士加入綠色生命,關愛環保,你經常要往返於中日兩國之間,通常你會如何說服並打動那些志願者?

Y   :  除了充分跟他們說明沙漠植樹對改善環境的重要性之外,還要把我們捐款管理的誠信公佈於眾,把我們真心做公益的故事分享開去,通過演講、短片播放、論壇會、網頁宣傳等多種形式反覆宣傳。更重要的是我本人身先士卒,親臨植樹第一線帶頭幹,以榜樣的力量帶動廣大志願者不斷地加入到我們的行列,從而達到讓更多的荒漠變成綠洲的夢想。

扛起綠色生命

這十年裡,易解放一半以上的時間是在內蒙古組織植樹工作,不到四分之一的時間在上海,另外的四分之一時間是奔波在全國各地進行專案合作募集植樹款項,做演講宣傳環保的重要性。10 年來沒有假期,就連身體健康出現問題,她也帶病工作。

採訪前幾日,她原需接受開刀治療,可她為了錄製節目,宣傳綠色生命環保事業,硬是將治療時間一改再改。即使在治療期間,她也不忘工作。在易解放的世界裡,從來都是以綠色生命和灌溉八百里荒原的希望為先。

J   :  你經常為了環保事業,通宵達旦地工作,有沒有想過放慢腳步,多關愛一下自己?畢竟你現在已經 65 歲了。

Y   :  不是沒有考慮過放慢腳步,也希望能夠安享晚年。但是看到大片大片的沙漠還未被治理改善,荒漠化的問題依然困擾著我們的生活,我為我們下一代的生存環境心裡很著急。所以幾次健康狀況出現問題,要多次住院治療。可是我根本不覺得苦,反而覺得兒子給我留下的這個公益夢意義深遠,自己辛苦點兒,值了!

J   :  你現在幾乎把所有的生活都放在環保的工作上,在未來 5 年裡,你個人最操心的事情是什麼?

Y   :  還是與我從事的環保事業有關,那就是完成接班人的傳承問題。常有人問我接班人選的考量標準,我覺得這個人首先必須品行端正,具有奉獻精神。還需要具備善於溝通的親和力,行動的決斷力,敏銳的洞察力,成熟的策劃力,具有一至兩國外語的交流能力。要求確實很高,所以一直困擾著我。

畢竟 5 年後我將邁入古稀之年,繼續堅持在內蒙沙漠植樹造林也許會力不從心,最希望達成的事情是組建一個具有實戰能力的綠色生命公益組織的團隊。就沙漠植樹的願景規劃來看,中國尚有 4,500 萬公頃的沙漠需要綠化,還有 600 億棵樹需要栽植,這樣方能達成我國的植被覆蓋率 40% 以上的理想環境。實現我們倡導的「億萬人民,億萬棵樹,全民植樹,福蔭子孫」的理想目標。

易解放

NPO綠色生命理事長

易解放的兒子在 2000 年不幸去世後,旅居日本的她信守對兒子的承諾,於 2002 年回國投身公益事業,成立了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NPO)「綠色生命」,到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的沙漠種樹。2011 年,獲聯合國促進性別平等和增強女性全能署女性傳媒大獎「十大女性榜樣獎」。2012 年 ,獲頒第7屆中華慈善獎 。2013 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