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有些東西,從來未得到就已經失去?

有些東西,或者從未得到就已經失去.你或許會問:「從未得到,又怎失去呢?」這種失去不是從有到無,而是一種失去的感覺,一種「哀悼」。

Zoe 己差不多兩年沒來月經了。期間做過身體檢查,沒發現什麼不妥,又求診不同的中醫,短暫一、兩個月來經,之後又沒了。

她三十多歲,有穩定的職業和生活。生活上看不出很大的壓力來源,更沒有經歷厭食或抑鬱等可能導致停經的情況。但跟她傾談,很快就感覺到她長期處於一種狀態——一。肚。氣。

Zoe 其實很為人著想,或者可以說是怕別人不喜歡,所以常常委曲求全;但同時內心又感到委屈,「谷埋一肚氣」。

她一直呻,自然會令人煩厭,但若耐心穿透這一切牢騷,你會發現,很多時在憤怒背後,是一顆受傷的心,就像是刺蝟的刺底下柔軟的身驅一樣。

在頭兩次會面了解到她的成長後,我開始明白她身上的刺從哪裏而來。第三次會面,她再次提到跟媽媽之間的磨擦,通常都因為一些小事。

她提到有次回家吃飯,媽媽明知她趕時間仍慢條斯理,她氣急下又跟媽媽吵起來。我著她合上雙眼,想起當晚令她感覺最強烈的畫面,我問:「你有咩感覺?」

「好嬲。」

「那嬲怒喺身體邊度最強烈?」她搓揉著心口和胃部,說:「好似有好大舊野頂住咁,要大力抖氣。」嗯,時不時要用力呼吸也是她到來的原因。

「你想像一下,那舊野係點樣嘅?係咩顏色、形狀㗎?」她沉思了一會:「好似一大舊藍藍紫紫既烏雲咁,一路都唔散,積左喺度,好辛苦。」我清楚那一點都不好受,她多年來是一直用刺遮蓋它。

一點也不用急,我倆就安靜地坐在一起,慢慢地、溫柔地撥開那些長長的刺。我說了很多安定心神的話,然後問道:「喺嗰舊烏雲底下,有無啲咩喺度?你有無咩感覺呢?」

她的肩膀下垂,身子攤軟在沙發上,漸漸啜泣起來。

「我好想我哋可以好似人哋兩母女咁 close,可以咩都講。我好想佢可以攬住我,摸摸我個頭,細細聲咁同我講:傻囡,唔洗驚,發生咩事都好,媽咪都會喺度。」

「嗯,是很痛、很難過啊!有啲嘢你好渴望,亦都好理所當然,但從來都無得到過。我哋嘗試去安撫一下佢?坐喺度陪佢一陣?」

Zoe 的媽媽由細總是打打駡駡,到大一點,不能打了,就變成了對駡;大家已不懂怎對話。Zoe 的成長使她害怕觸怒他人,但同時又心感不忿,敢怒不敢言,造成「內傷」。

 

愛惜自己的父母好像每個人都應當擁有,但原來不是必然的。Zoe 從未得到跟媽媽的親暱關係。你或許會問:「從未得到,又怎失去呢?」這種失去不是從有到無,而是一種失去的感覺,是一種哀悼(Grief)。

半個月後再次見面,Zoe 跟我說她月經來潮了,這是我意料不到的。往後,我著她開始留意日常令她忟憎的處境。當知道了它的根,我們就能逐步去轉化它。

我們難以奢望年長的父母可以突然改變,但我們已長大了,有足夠能力去照顧、安慰自己。但首先,我們要看得見那傷痛,而非以一層又一層的刺去假裝堅強。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