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能夠透過基金會幫助有需要的人,每一天過得很有意義。

數十年來,黃美芸一直默默地站在丈夫高錕的背後,今天她的身份卻是高錕慈基金主席。事源於2009年高錕獲頒諾貝爾獎,連帶他早於2003年患上腦退化症的消息也被廣泛報道。黃美芸在港尋求治療時,驚覺香港缺乏相關的支援,服務質素也參差,遂於2010年在香港成立慈善基金,此後貫徹目標,針對不同組別的人士和專業團體,在不同地區舉辦講座。至於基金另一重點項目為流動服務車和地區資源手冊,令居住在偏遠地區的人士亦能透過這兩個途徑提供初步評估服務及獲取相關教育資訊。她盼望政府投放更多資源在患者身上之餘,同時提高公眾對病症的認識及關注。「這病無藥可醫,患者的認知及自理能力會逐漸衰退,最終需要全天候照顧。」政府對患者的支援嚴重缺乏,令所有照顧者孤立無助,因此她體會到,基金會的工作刻不容緩。「希望政府盡快訂立長遠政策,有效地解決這些問題。為免錯過此病的最佳治療時機,社會大眾應對身邊的朋友、鄰居多加關懷。如果懷疑他們可能患上腦退化症,便應及早尋找專業人士協助及評估。逃避,只會令問題惡化。」多年下來,助人也助己,她更意識到必須正視自己身為照顧者的壓力與感受,於是開始培養興趣以減壓。除了為基金會準備講稿,她閒來畫畫,跟丈夫打乒乓球。年逾70,記憶力一點也不差。她打趣謂:「因為很喜歡上網打麻將。」刻下她的心態是頗輕鬆的,她說:「能夠透過基金會幫助有需要的人,每一天過得很有意義。」能夠堅持自己的一套價值觀,倔強個性不言而喻,那是她自小培養出來的。「人就是要靠自己。」這句座右銘,陪伴她走過不同的人生階段。

持續學習
所謂活到老學到老,黃美芸除了照顧丈夫高錕,還繼續努力工作和學習。她用「Continuing (持續進行中)」和「Learning (學習)」時刻提醒自己,2013年她實踐自己的承諾,為提升本港對腦退化症的支援及公眾教育為己任,現時香港有超過10萬名腦退化症患者得益,基金會的工作將會繼續進行。對黃美芸來說,以個人或基金會代表的身份出席各類型的活動,日程非常緊密,但她認為這些工作非常值得。她說能應付每日24小時、全天候的照顧工作,沒有受情緒或壓力的影響,已是很大的祝福。她亦明白腦退化症患者是無法回復至患病前的情況,但能積極面對,也值得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