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順得人

做個「順得人」,甚麼事都「無所謂」,表面上可能更易相處。但「無所謂」背後,或許是害怕令人生氣,引起衝突,逃避那與憤怒緊密地連結著的恐懼。

Text: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你打尖啊!」

「咩啊!我不嬲都排喺度!」

Annie 心頭一顫,快步走過。

我著她回憶這星期感到害怕的時刻。這是她在街上碰巧聽到的一陣對駡聲。

「我係咪好奇怪啊?又唔係鬧我,到底我驚咩呢?平時人哋大聲少少講嘢我都會打個突,真係好無用。」

Annie 是個「順得人」。在她記憶中,從未對人生氣。朋友同事都喜歡她,因為她順得人意,找她幫忙總會答應。但她並非沒不滿,只是不會表達出來,所以心裡常感委屈,獨自躲起來哭。

「感覺唔識講大話,背後總有佢既原因。我想請你放鬆挨係梳化度,閉上雙眼。回想嗰日嘅情景,特別係覺得好驚嘅一刻。」Annie 按我的指示做。漸漸,她的眉頭緊皺。

「想像得到嗎?有啲咩感覺啊?」

個心跳得好快。好驚,想快啲走。」

「宜家,我想你集中喺個心好緊、好驚嘅感覺度,慢慢諗番好細嗰時同樣有依個感覺嘅情境。睇唔睇到啲咩?」

「我喺屋企食緊飯。爹哋媽咪突然鬧交。我唔知佢哋鬧啲咩嘞。」

「你嗰陣幾多歲啊?有啲咩感覺 ?

6 歲。覺得好驚,成個人震哂。好想走,但郁唔到。我喺度喊……個口含住啖飯但吞唔到,好似有個酒塞塞住喉嚨咁。」眼前的她努力地吐出每一個字。

「然後嗲哋好大聲咁同我講:『喊咩啊喊!又唔係鬧你。』」她忍不住流下淚來;她不習慣在人前哭。

之後我著她想像我走進那畫面。在那裡,我跟小 Annie 說:「你唔洗驚,我去同佢哋講啲嘢,然後返過嚟。」我對她的父母說:「你哋見唔見到 Annie 好驚啊,成個人震哂。我宜家要照顧好佢先,你哋要嘈嘅唔該去第二度嘈。」然後指示 Annie 讓父母從那畫面中退下來。

我在現實中握著她的手,在想像中走到小 Annie 身旁安慰她,說這不是她的錯,問她甚麼能令她舒服一點。她想要飲『朱奶』,我給她『朱奶』;她想抱著心愛的公仔,我幫她拿過來。直至她完全不再害怕,我們再回到治療室。

對小 Annie 來說,那隨時出現的恐懼太大了,她無力招架,也無人保護她。漸漸地,憤怒緊密地連結著恐懼。她能夠做的,就只是盡量避免令人生氣,引起衝突。所以她長年極度抑壓自己,甚麼事都習慣「無所謂」,因為就算只是平常的討論都會令她緊張起來。這令她常常怪責自己 —— 明明大家都很友善,為何她總不敢表達自己,那麼軟弱無用。

那天,她終於明白那些莫名其妙的害怕、那卡在喉嚨的酒塞從何而來。往後再遇到這種情況時,她不再責怪自己,而像我那樣安慰自己:「唔洗驚,依啲唔係你嘅錯,你已經好勇敢㗎嘞,放心,慢慢會好㗎。」往後,我們還需要下很多功夫,去改寫那 outdated 的懼怕,建立健康且應有的憤怒,移開那卡在喉嚨的酒塞,讓 Annie 能暢所欲言,表達心中所想。而這份對內心小孩的接納和擁抱,是轉化的第一步。

*以上故事純屬筆者從臨床經驗中編寫,並不反映任何個別人士的經歷。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臨床心理學家, 心理學家, Health,
何欣容 Connie Ho
HealThySelf 創辦人;香港註冊臨床心理學家; 靜觀導師;大學講師
曾於醫管局總部、衛生署及社福機構工作,現為私人執業。相信每個人內在都擁有讓生命轉化的力量,希望透過靜觀及心理治療喚醒這力量,使每個人都活得更自在、滿足。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healthyself.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