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跌倒了要彈得起, 不要只顧著面子

林燕妮認為自己的最大成就是事業。她於60 年代在美國柏克萊大學遺傳學系畢業,回港後的第一份工作是無?電視新聞編輯,後來成為天氣報道員,獲得最佳天氣女郎的美譽。一年半後,擢升至宣傳部主管。當時在電視圈廣結的人脈,令她日後的事業發展一帆風順。1974 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懶洋洋的下午》,發揮了她在文字上的才華。1989 年獲得香港藝術家聯盟最佳作家獎,至今仍令她引以為傲。

此外,70 年代中期,她與黃霑合作開設黃與林廣告公司,成功在廣告界闖出名堂,當時林燕妮還不到30 歲。後來林燕妮順利把公司易手,股權全歸當時世界最大的廣告集團Saatchi & Saatchi,名利雙收,3 年後正式告別廣告界, 繼續她的寫作事業。林燕妮說過,80 年代是她人生最光輝燦爛的時候。

林燕妮經歷了香港經濟飛騰,文壇百花齊放的80 年代,到了90 年代中期,社會時局和文化氣候的轉變,她亦逐步踏入人生低潮。「當時事業和愛情跌至谷底,好朋友也到了外國工作。」當時的失落和苦悶,林燕妮的形容是「在人群中依然感到很寂寞」。林燕妮輕輕說到當年寫作氣候大轉型,加上讀者口味的轉變,令林燕妮在報刊上的專欄數目逐漸減少。對於曾經被金庸稱為現代最好的女散文家,林燕妮當然唏噓,她明白大勢已成,時不與我,世界變了,只好等待機會再來。「做人要有韌力,跌倒了要彈得起,不要只顧著面子。我的座右銘是一定要再彈起來。」當時她繼續寫好手上的專欄,亦開始保險工作。林燕妮回憶,那段低潮期並不短,感情和事業足足困擾了她4 年,直至後來學禪,才把事情看得通透,慢慢走出谷底。「放眼宇宙和歷史,人是何等渺小。人生在世,要把握機會,但無謂爭朝夕。在生時有人欣賞自己是好事,沒有人欣賞也不用灰心。『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面對完事業的起伏,林燕妮又要面對至親的家人接二連三離開,那種錐心之痛,不能言語。「他們的離開,是我不可彌補的『失』。我會做好我作為女兒的本份,如果母親有150 歲,我願活到151 歲。」其母於2014 年1 月以90 高齡辭世。林燕妮在兒子出生時寫了一篇《我兒》,寄願兒子一生快樂。林燕妮活到現在,快樂嗎?「我有很多哀愁,但不等於我不可以帶給人快樂和安慰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