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領略藝術與地道風情:「愛丁堡,我想去的地方!」

一直都渴望來到愛丁堡,不僅因為她的新舊城區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或是因為她名人輩出,如經濟學大師 Adam Smith、哲學家 David Hume;還因為其一年一度的愛丁堡藝術節非常引人入勝。今年我終於如願以償,參與其中,並順道漫遊愛丁堡,感受被譽為歐洲最美麗、藝術氛圍濃厚和色彩繽紛的城市。

踏足愛丁堡,首先感受到的是其氣魄懾人,舊城新城夾雜其中。皇家哩道(Royle Mile)由鵝卵石鋪成,街上遍佈中世紀古蹟,8 月時份人頭攢動,有小丑表演雜耍,舉止趣怪的行為藝術家擦身而過,有如嘉年華般熱鬧。另一邊廂的王子街(Prince Street),被譽為全球景色最佳的馬路,建於 200 年前,如今已成最繁忙的交通要道及商業中心。新舊建築共冶一爐,有人把愛丁堡譽為歐洲最優雅的城市,相信旅客絕無異議。

 

尋尋覓覓愛丁堡古蹟

愛丁堡值得一遊,還在於市內古蹟處處。建於 12 世紀的聖吉爾斯大教堂(St Giles Cathedral),聳立在皇家哩道中心,是市內最高等級的教堂。它既是愛丁堡的主教堂,亦是蘇格蘭的國家教堂,頂端呈皇冠狀,內裡安置許多貴族的墓穴,是非常受歡迎的旅遊景點。我此行主要是參加愛丁堡藝穗節,而教堂一帶正好安排了不同的藝術節表演節目,附近也成為表演團體派單張、分段演出的舞台,瀰漫著藝術氣息。參觀當天,我於早上 9 時正到達,訪客不多,卻在肅穆的殿堂聽到古舊的管風琴演奏,不但沒有打破室內的寧靜,更為莊嚴的大教堂增添幾分奧秘。

在緊密的行程裡,我還到訪了愛丁城堡(Edinburgh Castle)、聖魯德宮(Palace of Holyroodhouse)、蘇格蘭國會大廈(Scottish Parliament)、愛丁堡大學(The University of Edinburgh)等。2008年才建成的雕塑公園 Jupiter Artland,離愛丁堡約 12 公里,與機場相距約 15 分鐘車程,也是值得一去的地方。唯一美中不足是還未有機會欣賞獨具民族特色的軍樂團表演,或許下次吧!

畢加索、梵高、高更⋯⋯有幸跟你們遇上

在愛丁堡,可找到看不完的國家博物館及展覽。我參觀了蘇格蘭國家現代美術館(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 of Modern Art),當時正展出《畢加索與現代英國藝術》及挪威藝術家Edvard Munch的畫作(其名作《吶喊》,相信大家不會陌生)。此外,蘇格蘭國家美術館(Scottish National Gallery)有《由梵高至康丁斯基:歐洲象徵主義風景畫1880-1910》,蘇格蘭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有《Catherine the Great: An Enlightened Empress》,不能盡錄。一些英國及蘇格蘭藝術家的個展也很精采,不過,說到最愛,我還是鍾情 Vincent van Gogh。我喜歡其作品當中的真實情感及獨特個性,色彩豐富,似是簡單直接,卻又顯出那種超前與不凡。這趟跨越時空的古今之旅,既沒有時間隔閡,亦沒有空間距離,與不同年代不同地域的藝術家相遇相知,這種超然的歡欣與趣味、經驗的覺照,離開自己,又回歸自己,感覺非常良好。旅途上最好的「功課」就是反思,反思一些我們日常在追趕跑跳碰的生活下難以靜心思考的問題。事情離自身愈近,就愈能支配我們的心情,放開一下,才能觀其大體,審視消化,思慮更清晰,原來「旅行」真的是這麼重要。

 

藝穗節裡的香港身影

而我此行的重頭戲落在愛丁堡藝穗節,它可謂世上最歷史悠久、規模最大的藝術盛宴,包羅 25, 000 名世界各地的藝術工作者施展渾身解數、實現夢想。今年藝穗節於 8 月 3 日展開,為期 4 周。本港「無對白動作喜劇」《打轉教室Detention》 也參與其中!

《打》劇來自資深舞台劇導演鄧樹榮及其戲劇工作室,多謝我老闆(香港藝術中心總幹事 Connie)提議,我們的機構作為鄧樹榮戲劇工作室駐場劇團夥伴,一定要以行動支持!8 月 3 日,《打》於獸醫學院改建的 Summerhall 主禮堂上演首場,香港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亦全力支持,為首場演出舉辦酒會,積極向海外觀眾推廣香港本土作品。

在 3 個多星期演出期間,多份當地報章雜誌及媒體對此製作評價極高。它被英國權威表演藝術刊物《The Stage》 評為「非常成功!充滿創意、極富趣味!」,位列網站 “Fringe Review”本年度藝穗節 Top 100,高踞第 55 位。此外,更獲 Fringe First 獎項最後入圍提名。香港本土作品能夠在海外得到如此好的成績及認同,非常值得鼓舞!我認為,《打》劇擁有香港劇場少有的形體創意與瘋狂,笑位連場。劇中 4 位被罰留堂的同學,連同魔鬼化身的美麗女教師,把課室設備玩得出神入化,實在令人讚嘆。劇中人各懷驚人技藝,在舞台施展渾身解數,展現劇場的無限可能性。希望愛丁堡能夠成為鄧樹榮導演及香港本土製作的「成名場」及「揚名場」。

既然專程來到,不可能只看自家節目。另一演出《La Clique Royale》非看不可。此劇享負盛名,曾在世界巡迴演出、並於 2009 年獲得英國重要戲劇及音樂劇大獎Olivier Awards。它集合喜劇、歌舞、特技、雜耍等舞動元素,由男演員扮演英女皇揭開序幕,極富娛樂性。內裡夾雜野性挑逗、快速精準的翻騰,每下躍動都令觀眾嘆為觀止,整個劇場充滿歡呼聲及笑聲。如果 5 粒星是最高評分,它絕對值得。希望日後它有機會來港,讓本港觀眾也能欣賞。是次演出場地是位於George Street 的The Famous Spiegeltent,場地搭起「僭建」酒吧,觀眾可於開騷前飲酒聊天,表演期間,更可邊飲酒邊欣賞,無拘無束享受一流的演出,一樂也。

 

生活內在於藝術,藝術內在於生活

遊蕩於愛丁堡街頭,可到處見到影像繽紛的海報牆。在藝穗節期間,表演者沒有把自己當作遙不可及的明星、藝術家,反之,他們只想與觀眾近距離接觸,與觀眾分享藝術演出,展示藝術才華。所以,他們不演戲的時候就去派傳單,做街頭表演,與觀眾溝通。我深深感受到他們對工作的尊重及投入、對生命的熱情。演藝工作者,加油,相信努力的人必然得到回報。

看看愛丁堡,舉辦藝術活動,發展文化旅遊,絕對對提高城市魅力和推動城市經濟發展起重要作用。其實,在世界各地,舉辦藝術節已被視為發展文化旅遊、樹立城市形象、展現國家軟實力的核心手段之一。藝術為愛丁堡本身帶來榮譽感、經濟文化社會效益,已成為品牌效應,亦同時給藝術家一個實現理想的舞台,為海外觀眾帶來一種藝術文化新體驗。

想起愛丁堡,我會想念她的國際文化氛圍。德國哲學大師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說:「藝術是人生的麻醉劑」;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說:「藝術是人生的興奮劑」,不管藝術是人生的哪一「劑」,是次愛丁堡之行賦予我生命的豐富姿彩,在精神上的給力,肯定是非常受用的良方一劑。

愛丁堡藝穗節

藝穗節是整個愛丁堡藝術節的重要項目,源於1947年。當年有 8 個未獲邀請的藝術團體不請自來,自行設置演出場地,自此,一個全球最大的藝術市場就此而誕生。其中的演出節目包括喜劇、話劇、舞蹈、音樂、形體劇場、歌劇、cabaret歌舞、展覽以及行為藝術,表達方式進取而多樣,創意無限。入場票價不一, 一般由 5 鎊至 20 多鎊不等,亦有免費節目可供選擇。

愛丁堡藝穗節不設藝委會,沒有藝術總監,更沒有特別的藝術、政治偏好,目標清晰,基本精神是讓藝術貼近群眾,發揮創意多元,為具潛力的表演者和劇目帶來舞台。演出節目從一開始的 8個發展至今年近 2,500 個,300多個不同的表演場地,超過 40,000多場演出,吸引了每年超過 25,000名藝術表演工作者、逾百萬觀看人次、來自 70 多個國家、上千的媒體工作者。近千的經理人與演出製作人也前來發掘新人與作品。國際巨星如 Robin Williams、Hugh Grant、Emma Thompson、Jude Law以及Rowan Atkinson

(《戇豆先生》Mr. Bean)等均曾在這全球知名的藝術盛宴中演出。藝穗節經已成為觀賞當今巨星以至明日之星演出的黃金機會。

網址:www.edfringe.com / www.edinburghartfestival.com

Text: Annie Ho(香港藝術中心市務及拓展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