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額頭上的大雞蛋

七月中旬,我們一家和友人一起到台北旅遊。6天5夜的行程,3隻小鬼玩得不亦樂乎,惟吉吉在第4天發生了一件小意外,到醫院急症室跑了一轉,把為娘的嚇得哭了起來……

話說行程第4日去到宜蘭一間以兒童汽車駕駛為主題的酒店,準備讓三小鬼玩個天昏地暗。可能是四周的佈置太令人興奮,令在等待check in的吉吉走路也不專心,一頭撞到放在大堂中央的石座擺設上。該擺設的高度正好是小孩兒的高度,於是吉吉的額頭硬生生就踫到石座的尖角上,發出「卜」的一聲,十分清脆。小人兒暈了一暈,還未懂得要哭,我就看見一道兩厘米長的青藍色血痕在他的右額角出現。吉吉知痛了張開口大哭,我看著額角那道血痕的四周開始腫脹起來。腫的速度十分的快,不消兩秒就腫成了半個中型雞蛋的大小,感覺得像地殼板塊移動後火山突然隆起一般,煞是驚嚇,生怕充血太多會突然讓腫塊爆開戲劇性的大量流血……還幸沒有這麼嚴重,腫成半個雞蛋後就沒有再脹大。但孩子實在痛得要命,聲嘶力竭的在嚎哭著。

我抱著他跟去找大堂經理幫忙,經理著人拿來了冰袋冰塊,可惜吉吉實在驚得慌了,甚麼也不肯,最後唯有在什麼處理也沒有採取的情況下,直接和他去了附近的醫院。酒店為我們準備了車,把我們送到車程只有10分鐘外的醫院。吉吉還沒有停住哭聲,邊哭邊說:「媽咪,我好驚呀……」聲音是顫抖的,「我要天父祝福我啊……」噢,吉吉真乖!我抱著他祈禱,慢慢他情緒稍為平靜一點,就和他唱起暑假前學校教的詩歌《耶穌大追蹤》。感恩唱著詩歌,他慢慢的冷靜下來。很快就來到醫院,他又一直在叫「好驚、好驚」,抱著他趕緊做好登記,讓他安靜在候診區時,擔心要像香港的急症室般等上一兩句鐘,唯有出動殺手鐧──讓平時沒有電視看的小人看他最愛的《Fireman Sam》,小人很快就看得入神,差點忘了自己在醫院。

很感恩台灣的急診醫生護士十分體貼,可能見吉吉是小小孩兒,好不容易安靜的在候診區,他們沒有要我們大費周張的到這個點再到那個點,護士也好、醫師也好,也是移步到候診區看望吉吉的傷勢及問診,唯一要動的就是要去X光室照X光。也感恩就算是X光室的醫師,也十分貼心的讓我穿上保護衣,留在吉吉身旁陪他照X光。而由走進急診室到取藥離開,前後也不過是40分鐘。

這40分鐘在我而言,像過了半個世紀;但十分感恩台灣的醫生團隊極為貼心的安排。說真的,比在香港看急症的經驗好上了百倍。

醫師在診症時說得很明白,X光照出來沒有看到臚骨骨裂,但不等如不會臚內出血,雖然風險偏低。他囑咐我們要觀察6至8小時,小人沒暈沒嘔沒有異樣才可以讓他睡覺。其實,小人哭得死去活來時早已耗了不少精力,為助他提神唯有繼續讓他看他最喜歡的《Fireman Sam》……這肯定是自他出生以來、也恐怕是人生中能看錄像看得最久的一次!

終於撐過了8個小時,感恩一切正常。翌日小人跟我說要給醫師寫感謝咭,為娘的四處張羅也找不到一張感謝咭(身在旅遊區何來文具店? 連誠品書店也找過卻沒有任何咭),惟有改為寫了封感謝信給醫師,謝謝他的治療。

簡單的一件小事,感恩小人沒有大礙,也為小人懂得感恩知德而覺得安慰。兩天後小人帶著額上的那個又紫又瘀的大雞蛋回港,是這次旅遊的一個印記。

Text: Agn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