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雅文 :忠於自己才是最自在的事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Lifestyle / Talk To Celeb / 蔣雅文 :忠於自己才是最自在的事

蔣雅文 :忠於自己才是最自在的事

Lam Wing Kee2018-05-31

你最記得有關蔣雅文的是甚麼?2002年與鄭希怡和劉思惠組成的3T組合?跟李逸朗的情侶檔?台灣文青女神?還是最近以粵話為台灣政府拍攝的宣傳片? 當不少人都在努力追求多采多姿的生活,蔣雅文(Mandy)26歲時已決定離開燦爛的香港娛樂圈,到無人認識她的台灣。經歷過不少高高低低,2015年嫁給拍拖多年的台灣男友朱經雄,正式「落地生根」。 移居台灣10年,Mandy在台北和花蓮開了兩間「心地日常」文青雜貨店,賣自己設計的產品、湯圓刨冰,發掘有創意的手作設計師,為他們的產品做推廣……雖然文青女神的形象為她帶來不少工作和曝光機會,讓香港和台灣人重新認識她,但她明言沒有復出的想法,簡單平凡才是她喜愛和追求的生活,或者如她在台港交流的宣傳片中說道:「無論身處何地,忠於自己先係最自在的事。」


文青女神 蔣雅文在香港娛樂圈時形象模糊,反而轉戰台灣發展後被封為「第一代文青女神」,早前更應邀為「TISSOT Swissmatic Pop-up Cafe by BREAD, ESPRESSO &」擔任文青顧問,為餐廳裝潢和佈置提供專業意見。 「做文青本來是一件很貼地的事,不追求物質主義、過著比較樸素、不虛華生活。我對文青這個字其實很嚴格,文藝青年是包括內涵、價值觀、對社會的責任感和正義感,不是生活在自己小圈子內或很封閉的生活方式。我未達到『文青』的水準,現在是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工作和生活。當然現在文青愈來愈普遍,一種打扮,甚至妝容髮型都可形容為文青,結果衍生出『偽文青』的名稱。我認為不需要太黑白分明,將每件事都定為對與錯。每件事一開始,只要動機是好,模仿不一定是壞事,在未成為真文青前都會先做偽文青,如果學習當中可以讓你吸收到知識、增強內涵,將來就有機會成為真正的文青。大家不需要在乎真假的問題,文青是對社會有責任和正義感,很認真生活和工作,換取可以令自己歡愉的生活,如去cafe、做手作、藝術創作,大家不應只集中在玩樂享受的一面。 文青這個頭銜可能令大家對蔣雅文的印象加深,但以工作量來說,我並不是屬於多產型。由於我很挑剔,一年只有兩至三個宣傳工作,這是我喜歡的工作節奏,畢竟我喜歡比較平凡的生活,這些工作是我的生活點綴。最開心的工作模式是可以選擇自己喜愛的客戶,我是很喜歡參與感的人,工作量多少不是重點,我希望可以選擇和參與喜歡的工作。」 追求的生活 十幾年前大家都叫蔣雅文作Mandy,十年後的她已習慣用「雅文」或Yawen。3年前嫁給台灣設計師朱經雄,現在兩人各自經營自己的商店,花蓮分店就由移居台灣的爸媽幫忙經營。雖然沒有賺大錢,收入只夠維持基本生活,但她卻覺得很開心、很滿足,從沒想過要「復出」。 「應該沒可能復出了。我很喜歡現在的平衡,8成是簡單平凡的生活,兩成是生活的調劑品。如果復出做藝人,就不是我嚮往的生活方法,但我真的很開心,離開娛樂圈十年了,期間沒有出新專輯、沒有新戲,現在仍然有客戶找我代言,某程度是他們看到我的努力和精神,認同我過去十年選擇成為一個平凡人的過程。我本身對工作很挑剔,現在最開心是接工作可以不只著眼於利益層面,而是互相欣賞的溝通。 現在平均兩個多月會回港,我妹妹在香港,通常她一年來台灣4、5次,我亦會回來4、5次,我們平均每月都會見面,父母就在台灣花蓮退休。台灣是一個很適合退休的地方,畢竟我賺的是台幣,如果要給香港家用,我未必負擔得起。我老公在台北有商店,我盡人妻的責任會陪在他身邊。我們各自有自己的店舖,這是我們多年來找到最合適的相處方法,我們都很需要自主權,要屈服在對方之下才有辦法融洽相處。如果兩個在同一公司就會爭做阿頭,現在互相是對方的助手,可以在不同地方叫對方工作,這就可以平衡到,亦可以將我們的擅長發揮出最大的化學效果。我們都有個共識,不會永遠留在台北,因為台北的步調和香港不是差太遠,我們希望可以在台北衝刺幾年後會回台中、台南的地方,無論是經營民宿、花店、cafe也好,這是我們最後想追求的生活,現在可算是過渡期。」


40歲前 結婚3年,Mandy和丈夫仍然過著二人世界的生活,但其實兩人都喜歡小朋友,只是跟你我他一樣,受著生活壓力和負擔影響,要將「造人大計」押後。 「之前我的健康有問題,現在已康復,但我和老公都是創業青年,沒有甚麼家底,金錢和時間都花在我們的店上。如果有孩子,我一定會親力親為,不捨得交給保母照顧,但這樣我就會少一份糧,老公的壓力會更大。我倆希望在40歲前可以有充裕的時間和精神能力去養育一個小朋友,這是一個關口,如果到時都沒能力,可能會選擇和老公繼續二人世界。 女仔總覺得過了30歲就年華老去,開始走下坡,相信每個女人都會經歷這個過程。近年我對時間有不同體驗,所以偏向用傳統手錶多過智能或電子手錶,看到秒針在上面走,提醒我要把握時間。我其實超怕老,但又懶得去保養,雖然已年過35,但仍未去過美容院,我很吝嗇投資在美容上。我要自己學習去接受,人早晚都會老,在家做花藝的過程讓我了解到花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美,我不停提醒自己,就算快凋謝,我都會有那刻的美,不要太強求自己留在廿幾歲的樣貌,只會變得不自然。現在最重要是要鞭策自己要增加內涵,美貌始終會離你而去,但吸收了的知識是會跟你一世。女人在30歲後需要建立一份自信和所謂的知性,那是一種氣質,不需要特別打扮,走出來都會給人舒服和淡定的感覺,這是我告訴自己要追求的樣貌。」 定下來 十年前蔣雅文毅然離開娛樂圈,由於不想走太遠,一個人到台灣開始新生活,方便隨時回家看父母。初到台灣時,做過派傳單、送外賣、侍應,到後來逐步建立自己的設計品牌和店舖。那段時間雖然辛苦但很開心,工作過程中慢慢找到自己,逐漸重建自信,踏實的生活換來心靈的滿足。 「最初去台灣時,身邊所有人都阻止我,因為10年前還未流行移民去台灣,當時台灣給香港人的感覺不是一個可賺錢的地方,沒有甚麼前途可言,一個廿幾歲的後生女可以做甚麼?我沒辦法要其他人明白,亦相信沒有對與錯,決定用時間證明這個決定是適合我。當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就會做得比較好。 當年最大的困難就是寄家用回香港,初到台灣時,妹妹才是高中,家中很大支出都是由我負擔,那時我叫老闆直接把人工過數到香港的戶口,不用經我。有段時間我住在舖頭,天天吃麵包,慳得就慳,不想讓父母覺得我少少錢也拿不出來。有時當我將整份糧轉到香港,幾日後他們就已花光,我好像要不停加倍努力,才換到香港人一半的收穫,當時心臟要非常強,亦要很深信自己的選擇,才有辦法捱過。 後來工作上軌道,收入開始穩定,但有時仍覺得自己是一個異鄉人,會經常懷疑有沒有紮根呢?直至結婚後就覺得應該是定下來了,一直希望可以一家人一起生活,天時地利人和,當時父母剛剛到了退休年紀,我就問他們會否想嘗試過台灣生活,用半年時間看看是否繼續留下來,今年已是第三年,他們很明顯已經適應了。」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Eddie Tam Videography: Matt Chi Wardrobe: Initial Watches: Tissot Everytime Swissmatic Location: TISSOT Swissmatic Pop-up Cafe by BREAD, ESPRESSO &

Tag: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