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殘障人士更好的選擇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Work / Workplace / 給殘障人士更好的選擇

給殘障人士更好的選擇

Esther Chan2016-04-19
經濟學最重要的第一個假設:「人類是自私的。」
都市人可能是最能把這個假設極至放大和體現的表表者。在「我」字當頭的社會中,
大學主修平面設計的Comma偏偏跑去關注殘障人士的需要,決心為他們設計貼心的產品,
更成立了「無事無事研究所」,專門鑽研這些特殊需要的長遠發展。
誰說年輕人都是冷漠麻木,毫不關心身邊人和事?
所謂相由心生,跟Comma在未見面前,單是從照片已認為她應該是個很有愛心。笑的時候眼睛會瞇成倒彎月形的人,感覺格外親切。「朋友說我比社工更社工!哈哈!」她以柔弱的雞仔聲說。

Comma從小到大也喜歡做手作,會考時已決定之後要唸設計,最後成功考進香港理工大學設計系。去年在籌備畢業功課時,研究目標開初飄忽不定,進度曾一籌莫展。一次在街上閒逛時,偶然碰到一個視障人士,靈機一動想了解他的生活模式,便開始跟蹤他,最後隨他摸到盲人輔導會。來到行程的尾站時,她向跟蹤目標表明目的後,對方竟支持她,更帶她參觀輔導會內的設備。看到視障人士用的圖書館和電腦,對她盡是新奇,恍如發現新大陸;加上研究過當時市場,發現弱勢社群的需要常被忽略,便決定進一步探索他們的日常所求,為他們設計專屬的生活用品。

首款設計的誕生
「我覺得殘障人士在產品方面的選擇乏善可陳,要麼款式不時尚,要麼價錢貴,但我相信設計的改變力量可以令人的生活變得更好,那怕是從最微小的入手。」當時她鎖定受惠群眾包涵三個不同範疇的人士,包括視障、智障和殘障。每個範疇也廣泛且獨立,同時間研究這麼多事情可不容易,Comma笑說:「我沒有限制自己只做多少,有能力便盡力做吧,回想趕功課那段時候也的確是挺痛苦的。」

她的第一個設計是視障銀包。原來在她跟蹤那個視障男生當天,她也結識了另一位視障女生。有天Comma受她邀請去逛年宵花市,「我覺得挺有趣,也很好奇視障人士怎樣逛花市,便一口答應了。」「在相處期間,朋友每次付錢前也會問我銀包中的鈔票面值,我發現原來視障人士很容易便會被人騙去金錢。」

為了改善這個小需要,視障銀包的意念逐步成形。利用不同面鈔都各有絲毫大小差別的特質,她創作了一個銀包令使用者透過各式刻度來辨別面鈔,就像將一把專門量度鈔票的尺子放在這個銀包。其後她再為一位只有兩隻手指能活動的腦麻痺症朋友設計了一個專用的零錢包,方便他掏錢幣時,毋須再花吃奶之力。Comma坦言設計期間錢包每一個細節也讓她費煞思量,更開始同時發展數款針對不同需要的銀包:「腦中有很多想法!每晚都沒有時間睡呢!」她再次綻出和煦的笑容。
121
121

走出設計以外 除了產品設計,她亦輾轉接觸了藝術治療。在扶康會穿針引線下,為患有自閉症及智障小朋友舉辦了一個畫畫工作坊,鎖定從認識自我為主題,要他們一起藉繪畫從外到內學習自己的喜怒哀樂。形式方面,她特意找來一些正常的小朋友來參與,著他們認識這班「非常小朋友」的世界,撒播傷健共融的種子,杜絕社會上的偏見和誤解。 現時研究所還未賺到利潤去支持Comma的生活,除了設計工作,她要靠做兼職維持生計。為了令工作室能穩健發展下去,她打算接下來為視障銀包設計宣傳片,放於全球知名集資網站Kickstarter上,期望能募集足夠資金,正式將產品推出市場,同時又可令更多視障人士受惠。前陣子她亦贏到香港設計中心的青年才俊獎,今年秋天將遠赴英國和丹麥的設計公司實習一年,希望可以取得商業和社區項目設計的經驗,應用在研究所的日後營運,學以致用。另一邊廂,她有感社會的歧視情況漸趨改善,設計界也開始重視這方面的需要,而她的工作逐漸為人所識,不少有心人甚至會聯絡Comma,舉手加入義工行列。

1 甚麼是快樂? 快樂是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分享和幫助別人。能鑽研以自己擅長的小手作來助人,是最美好的事。而自己一直也樂於助人,例如中學時已開始自發參與山區探訪活動做義工。 2 為甚麼將項目定名「無事無事」? 這個名字也叫我花了很多時間細想,選定「無事無事」是想表達一種常用的安慰句語,而且用了我的設計後,生活上很多細節也毋須再擔憂! 3 接觸弱勢社群前後,你有何改變? 從前我真的不會關心這班人,甚至會怕接觸他們,就如一般人那樣,有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遇上他們,也會刻意迴避,擔心他們會突然失控。

4 大眾對殘障人士最常忽略了甚麼? 一種平等和包容的目光。自己未接觸這個研究前也跟社會上的普羅大眾一樣,對殘障人士抱有同情和憐憫的心態,認為他們很不幸。但當真正認識了他們後,發現完全不是自己所想那樣。雖然他們身心是有所缺失,但他們已習慣了這種模式,跟正常人一樣能如常生活,一點也不「慘」;反而為克服種種不便,他們會發明一些小智慧,活得比我們聰明!就如視障人士會在智能電話上貼上DIY膠片,方便自己辨認數字鍵的位置。不說不知,這些智能電話能為他們帶來生活上很大的改善,像是iPhone的Siri語音系統能幫助導航找方向;其實他們的生活非常井井有條,比我們更有系統和條理。而我們經常會假設殘障人士的日子定是很不快樂,事實上他們甚會享受玩樂,例如懂得用手機拍照拍片,自得其樂。 5 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為智障和正常小孩舉辦工作坊的見聞嗎? 這個工作坊上,兩群小朋友也玩得特別投契。我發現有些智障小朋友會模彷正常小朋友的畫作,很搞笑。當然也有個別正常小孩因為未了解智障小孩的問題,投訴他們會大吵大鬧,但很欣慰經過我細心講解後,他們會也好像明白了多一點,願意接納跟他們一起玩。 6 你喜歡當老師? 說實在自己從沒想過會教書呢!但未來我也會專注發展教育,現在有不少學校會邀請我舉辦講座,當中也有些會想我開辦相關課程,例如在三月我會帶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中四同學認識重度智障人士,就他們需要去設計專屬產具。

7 對你來說,工作的意義是甚麼? 很多人認為工作僅僅是為了生活,我是不認同的。畢業以來我一直沒有找長工,我知道自己不想只為服侍一個老闆,每星期從Blue Monday一直等待Happy Friday來臨,周而復始。但我現在基本上每天都很忙,除了設計工作,研究所還有很多行政瑣事要處理,有時感覺自己給了太多時間其他人,倒應該約約自己放輕鬆。 8 要維持這種生活模式, 自己有沒有任何掙扎? 當然有。在朋友的聚會上,他們有些會驚奇我還在營運研究所。看見他們已升職,步步青雲,每月賺著兩萬薪金,而自己本業的進賬仍是零,有刻都會懷疑自己是否要找份穩定長工。但現時還未有家庭負擔,兼職也能應付租金,還是應該繼續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的確研究所的工作是不能停下來呀,唯有努力開拓當中的收入來源。 9 有否想過可以如何貢獻社會? 其實我覺得自己已在作貢獻了,哈哈!相對真正落手落腳服務殘障人士的照顧人員,也許我沒那麼偉大,但我著力鑽研設計對他們的幫助,也是提供了另一方面的思維。 10 在創業路上,有甚麼心得可以跟我們分享? 想到一個點子後,必須令它實行!別要等待「完美成品」的誕生後才去實踐,讓藉口拖延決心。反而應該無論如何先把它推出,情願之後再慢慢改良。 Text: Alice Liang Photo: Kwan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