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Celebrity / Talk To Celeb / 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張敬軒:我的外號是「火爆小甜甜」

Lam Wing Kee2018-04-23

曾幾何時,我們都以為張敬軒只是個愛音樂的斯文文青;但他其實從來都很有個人思想,更很幽默。從近年Instagram的無限hashtag到最近扮騎師麥偉利和二次創作鄧梓峰的郊遊宣傳廣告,又掩飾身份與連登仔對話,夠癲又貼地。「有留意我的社交平台都知我有時很喜歡玩,有時會發忟憎,所以fans幫我起了個外號叫『火爆小甜甜』……觀眾比較少機會見到我生活上忟憎的一面,今年演唱會叫《Hinsideout》,就是將我的不同面放上舞台,當中有可愛和可惡的部分,是很完整的我。」

降兩度
黃子華的告別騷門票被炒貴幾倍,張敬軒的演唱會亦一票難求。相隔4年再在紅館開騷,開宗明義是「張敬軒 X 降兩度」, 雖然不愁賣飛,但軒仔仍然非常落力宣傳,如化身一直被網民指與他撞樣的南非騎師麥偉利,還「騎住馬」出場和粉絲見面;之後又化身「將莖牽」大玩二次創作,翻拍多年前鄧梓峰的郊遊宣傳廣告。

「相隔4年再開紅館演唱,上次大家對譚玉瑛姐姐那段很有印象,幾年後整個社會氣氛和我自己都不同了,所以相信這是一個新的紀錄和新開始。很多人聽到是降兩度演唱會,就會想到唱女仔歌或經典歌,對我來說,降兩度只是一個化身,他可以唱甚麼歌,甚至有自己的原唱歌,當然最拿手是將女歌手的歌曲降兩度,變成張敬軒把聲,今次會有一部分我翻唱一些女歌手的作品,不過始終這是張敬軒的演唱會,自己的作品會比較多。今次演唱會叫《Hinsideout》,靈感來自動畫《Inside Out》,戲中有隻著火的公仔叫阿燥,熟悉我朋友或有留意我的社交平台都知我有時很喜歡玩,有時會發忟憎,所以我的fans幫我起了個外號叫『火爆小甜甜』。一個人有很多面,礙於我們是公眾人物,觀眾比較少機會見到我們生活上比較忟憎的一面,今次我會將不同面放上舞台,當中有可愛和可惡的部分,是很完整的我。現在和做新人時不同,來到這個階段,我想做自己多些,藝人是需要有個性的,可以讓人更了解自己,今次會將內在性格用不同方法展現的機會。」
粉絲行先
不知從何時開始,在香港買飛變得和買樓一樣難。為了讓真歌迷可以看到演唱會,軒仔自掏荷包先幫fans買3,000張票,希望把本地和海外的歌迷照顧得好一點。

「現在的演唱會愈來愈商業,成本高、人工貴,以前可以自己公司舉辦,現在要找贊助商和合作夥伴。近年很多時一開票房已有很多黑洞,我沒辦法保證歌迷一定買到門票,唯一可以做,就是自己押重注,和主辦單位說明每場要一個數量的門票給香港和外地的歌迷,沒這些票我就不上台。當然這是說笑,但他們都很尊重我,之前很多時落100張飛,來到我手上只有20至30張,我一定是以fans行先,很多專程坐飛機來港,是應該照顧得他們好點。以前有一個大型的歌迷會,但要請專人處理很多瑣碎事,往往順得歌情失嫂意,很難管理,後來我覺得不如讓歌迷會分散。近年我們主要都在網上交流,大家有來有往,他們罵我,我又罵他們,很公平。」

KOL
張敬軒可能是玩hashtag玩得最出神入化的香港藝人,抽水功力早已達世界級,無論抽人、抽自己都非常到位,而他寫文章亦一樣令人動容,早前陪伴他13年的老狗離世,軒仔寫了幾篇網文懷念,如「過去一年,我已經習慣每天晚上醒來幾次,去查看他的情況……呼吸、體溫和疼痛。當這一切驟然停頓,我像是一輛在高速公路上飛奔的汽車,全速,然後急剎,最後撞向公路終點的山崖上,在粉身碎骨中停下。」、「午後,趁著有時間,我前往百貨公司為老毛孩的最後一程,操最後的一次心。從來沒想過購物的過程可以這樣煎熬,下手觸及的每一張床單,每一張被子,心都像是針扎一樣...念頭也只有一個,希望他走得齊齊整整,乾乾淨淨,靚靚仔仔。」

「不少人喜歡看我的hashtag,但我不是網絡世界高手,我覺得坤哥就是,他早前的白色情人節貼文一流,一個post可以聯想很多,又不會過底線,我很想share給同事做case study。我相信玩social media的人要起碼自己喜歡玩,冇得呃,我是喜歡玩,將心裡說話變成slogan打出來,有時一來一往很開心,很有樂趣。今年最生氣是突然發現ig減少了hashtag數量,豈有此理!至於Kingjer(瓊姐),很多人問我是男是女,還是一間公司去run,我不能回答。我在他的list都算表現比較良好的藝人,他有用Kingjer的戶口和我聯絡,大家很惺惺相惜,但他很神秘,有時有show會請他看,我都很想好好去了解這個人,他應該是很有學識的人,起碼價值觀和觀念都在,不過他用不用是一回事。始終是一個網絡平台,所發佈的資訊未必是他的個人想法,可能表達了一些大家共同的想法,所以他如此成功,成為這個界別首屈一指的KOL。」

沒追求 有看過軒仔的貼文或訪問,很易發現他愈來愈直接、敢言。或者就如他說,來到這個階段,不用假裝太多,做自己就好,他就似你我一樣,有友善一面,也有忟憎勞氣時。 「我開始明白,前幾年為何會出現『巴士阿叔』,原來人隨著年齡增長,耐性是會不斷下降,除了骨質疏鬆之外,脾氣都會變差。可能在這行業久了,愈來愈專業,知道自己想要甚麼和應該如何做,所以難免會用這把尺去度其他人。『沒追求』是我最生氣的事,例如你不喜歡你的工作,就會浪費時間和青春,那你就不要做了;決定了要做,就要學好去做,要學懂『找樂子』,否則就每天在虛耗自己的生命。遇到一些對自己的專業不執著的人,我就會容易忟憎。 我的新餐廳樓面本來有17個head counts,但現在才請到6個,其他都是炒散。現在肯做全職的人很少,雖然沒有員工福利,但他們可以喜歡返就返,現在的人都是這樣的心態,所以很難請人,而且很多人對自己的工作都沒追求。我有問過一些來餐廳工作的大學生,他們是為錢還是喜歡這個行業,很多都說錢是其次,做下來看看是否適合,更多的是答不到,或者是朋友介紹就來,所以是做不到好服務。見工時都會問他們是否fans,如果他答是,我們通常都不會再interview,因為我很需要萍水相逢的公平。我在餐廳是你的主管或同事,如果覺得我們的經營方式有問題,你要告訴我,而不要覺得我頭頂有一個光環。我亦不想利用一個歌迷對歌手的喜愛,這是會退卻的,我自己也難免會過份,不想消費其他人對我的欣賞,我在生活或在餐廳工作是另外一個人,未必有在鏡頭前那麼可愛,我希望在另一崗位上有另一個身分。」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Sze Chuen Videography: Matt Chi Hair:Ritz Lam @Hair Corner Makeup : Cyrus Lee Location: pentahotel Hong Kong, Kowl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