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A Music Dream 以樂韻影響社會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MSW / Awardees / I Have A Music Dream 以樂韻影響社會

I Have A Music Dream 以樂韻影響社會

Tiffany Fung2017-06-09
一個老掉牙的問題:藝術到底有沒有階級之分?19世紀以前,藝術是上流權貴的專利;即使之後所有藝術場所都向大眾解放,准許一般民眾參與,時至今日也不代表藝術能滲透每個階層。與其等待他們自己走入音樂廳,姚珏決定深入社區,主動為普羅大眾送上首首古典名曲。原來這個世界級著名小提琴家還在追逐實踐其音樂夢。這個夢,think big,impact greatly。


J:我有看到你先前在流動車上演奏小提琴的照片,是在尖沙嘴的大街上吧?非常有型呢!
Y:我們香港弦樂團去年中得到香港賽馬會慈善基金會的贊助,成立了為期3年的「賽馬會音樂能量計劃」,你從相中所見的流動車是我們開幕啟動禮活動。我們將一輛貨車稍稍裝飾成音樂廳,那天以「快閃」形式出沒18區,觀眾們都很驚喜,反應很熱烈!
J:在社區演出肯定跟你平常在音樂廳很不一樣吧。
Y:是的!在尖沙嘴站時,我們本來只打算留在車上表演,但見到群眾我也不禁下車近距離接觸他們,感覺完全不同。在台上是較自我,但在街上便很互動,可以直接跟觀眾靈活交流。作為音樂家,我最希望可以將音樂以最快的方式傳達給觀眾,街頭表演肯定是最接近的。作為樂手,在吵鬧的街上演奏要加倍專注,但這經驗也不失為很好的鍛鍊,因為我認為藝術家在何時何地都要克服所有障礙,馬上進入表演的情緒。
J:表演的時候有很多小孩嗎?
Y:有很多小孩,其實他們不知道我們去的,我們事前只在Facebook預告我們會到甚麼地方,但沒有確實時間。當流動車到達後,觀眾很驚喜,音樂奏起時,人群便湧上來。小孩子聽到音樂沒有繼續四處跑或叫嚷,都很安靜的在觀賞。

J:在社區表演真的很有意思,開幕禮這麼成功, 恭喜你! Y:其實「賽馬會音樂能量計劃」合共有3個環環相扣的部份。社區音樂會是其中之一,承接流動車的成功,我們接下來會繼續在18區辦戶外露天音樂會,於3年內共演38場,把古典音樂帶給各區市民。此外,我們挑選了240位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小學生,由我們的樂手義教拉小提琴。最後我們會舉辦大型音樂會,門票不作公開發售,只會邀請弱勢社群來參與,今年6月我們便會辦第一場。待我們的小學員學有所成後,他們也會有機會一同參與音樂會 演出! J: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計劃。 Y:是跟一般的音樂計劃不同,它是結合了「教育」、「表演」和「教育+表演」。我們利用音樂陶冶性情外,也希望這個世界大同的語言能令基層年輕音樂愛好者重拾自信,通過學習影響身邊人,把正能量帶到他們的圈子。香港已經有大型音樂會或藝術節, 世界一流表演單位都會來港,但我覺得要真正把香港變成一個國際大都會,最重要還是要讓每個不同角落都能感受藝術。跟我一起表演的樂手也沒接觸過這種情況,藉此機會他們都了解到音樂是不能跟社會脫勾,亦很享受過程。能令他們有這樣的啟發,我很有成功感。 J:你們的團隊有多少人? Y:香港弦樂團是個慈善機構,我們目標是培養本地年輕音樂家,目前有20個彈奏弦樂的藝術家。至於我們的辦公室,除了我就只有3個員工,因此大家都很緊張,忙得不可交叉, J:真的很厲害!很難得! Y:說真的這確是個很難忘的機會。音樂讓我渡過很多難關,找到快樂和療癒,得到很多機會。我希望音樂能令更多人能找到自我,低下階層也可以音樂的舞台上大放光芒。現在香港有很多慈善團體,但我們做得很深入,就像走到他們的身在地為他們服務,便能提供更方便和充裕的認識機會。

J:我覺得音樂應該是這樣。你能想到這個概念,並把它實行,真的很不容易。 Y:做的過程也是我的學習過程,整個計劃都是項創作,當中有很多細節都難以預料,例如因為演出是在戶外,當中牽涉很多變數,但想到觀眾會喜歡,我硬著頭皮也要做。 J:你堅持在公眾地方演出是對的,it does make a difference。 Y:我曾跟不同組織合作,雖然很多方面也有分別,但發覺只要找到共同語言,事情實行起來會特別容易。 J:我一直也這樣想,每人雖然說著不同語言,但每人不是在看一樣的樂譜嗎? Y:我出國唸書時還未懂英文,但大家一講起樂譜時便毫無障礙,容易成為朋友。音樂的能量真的很強大,可以影響人生。但願透過這樣輕鬆愉快的方式,能把它發揚光大,令人快樂些,社會和諧一點。 J:我認為你在推動的事都非常好,我們自2010年成立的「旭茉JESSICA 慈善基金」踏入今年也希望再調整方向,釐清受助群組,做些與別不同的活動,就像你現在做著的項目。 Y:去年我獲香港理工大學頒授大學院士榮銜,除了感到很榮幸,也感激理大對藝術的支持,更可以說是為我致力推廣的藝術工作打下強心針。 J:可是說回來,要處理這麼多工作,不累嗎? Y:累還是累的,幸好女兒不用我憂心,也感激先生給我空間做我想做的事。回顧去年,我認為自己的生活真的較之前平衡了,雖然仍在努力學習中,但終於懂得要休息,跟家人一起過quality time。 J:大女兒今年考大學了,心情應該很緊張吧? Y:你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她在9月便會是大學生啦,想要到美國唸國際關係。 J:你還有個小女兒,要照顧兩個女兒真不簡單。 Y:很幸運我兩個女兒都很棒,很獨立,不會讓我費心,不然我根本沒可能做這麼多事情。大女3年前提出到外國的寄宿學校唸書,鍛鍊自己,那時我陪她到學校安頓好一切後,回程時在飛機上哭了出來,有點捨不得。後來她非常好,當了學生領導,功課都取得一流成績,想不到寄宿的經驗能令從前膽小的她帶來這麼大改變,令她成為一個很有自信的人,讓我很安慰。明年便到小女兒出國了。 J:想必到時你又會在飛機上流眼淚!

姚珏 著名小提琴家 1988年 畢業於紐約茱利亞特音樂學院。 1993年至2006年 與世界各地不同樂團合作,並舉行多個音樂演奏會,包括紐約卡內基音樂廳獨奏音樂會等。 1997年 與港澳辦前主任魯平兒子魯恭結婚,二人育有兩女。 2002年至2006年 出任香港演藝學院校董會委員及學術事務委員會主席。 2004年 獲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2005年 獲頒《旭茉 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擔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委員及香港藝術節節目委員會委員。 2006年 參與演出《姚珏容祖兒 莫拉維亞愛樂交響樂團音樂會 2006》。 2009年 獲委任中國音樂家協會委員。 2010年 為上海世博會香港活動周開幕式擔任表演嘉賓。 2011年 於上海音樂廳舉行《琴韻—姚珏小提琴獨奏音樂會》及於電影《傾城之淚》中飾演自己。 2013年 獲香港特區政府委任為太平紳士。成立「香港弦樂團」。 2015年 獲理工大學頒授大學院士榮銜 Text: Alice Liang Photo: Raymond Chan Make Up: Walter Ma Hair: Sin Ying@Walter Make Up Location Courtesy of Another Fine Day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