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人情 關紹怡 | 旭茉JESSICA


主頁 / @work / Career Women / 建構人情 關紹怡

建構人情 關紹怡

2015-09-07

關紹怡 
建築師/劉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董事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建築學系,於2005年加入劉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香港)有限公司(DLN)任合組人,並於2015年晉升為創意團隊的董事,為該公司最年輕的董事。曾參與項目包括中國瀋陽新世界中心、台北文化體育商業園、香港西九公園項目及中國外交部駐香港特派員官邸等。現於香港建築師學會及香港綠色建築議會分別擔當理事。與建築師丈夫育有3歲兒子及快1歲女兒。

 

正如關紹怡說,建築師這個傳統行業總給人古老的感覺,即使她自己也覺得太多人忽略了建築與人的互動關係。作為行內較年輕的管理層,她希望令建築業加入更具活力的元素,新的建築工程成為社區上的藝術品,而她自己也可跟家人享受建築帶來的human touch。

訪問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關紹怡的一句話,「我從來不認為工作是我的負擔,即使挺著肚子到處飛,到現在為了爭取時間照顧兒女而坐晨早機或凌晨機,也是我的選擇,我從不會抱怨,因工作已是我人生的一部分。」像關紹怡這樣直率自信,卻一點也不令人覺突兀,可見她的領袖魅力,而她也實在令人艷羨。
作為一位70後,關紹怡認為自己的故事說來普通,但她的成就引證了「成功在我手」。自小讀書優異,大學選科隨心所欲,最後因為美術科老師的啟蒙選擇修讀建築。大學畢業做過兩份工,然後加入劉榮廣伍振民建築師事務所(DLN),好公司加上好老闆,一做十年,期間展示實力扶搖直上,成為華資大建築師樓的最年輕董事。此外,更積極回饋社會,加入香港建築師學會,同是最年輕的理事。工作以外家庭美滿,與大學時期相識的建築師丈夫育有一子一女,家住九龍站上蓋物業,近年參與香港西九文化區西九公園項目,期望項目建成後可與子女享受成果。

幸福的寫照
短短幾百字已可濃縮關紹怡的成就,有事業、有家庭,是幸福女人的寫照。但實情地一項一項地拆解,還是老掉牙一句「目標要清晰」。她說:「我是文科出身,自小愛畫畫,想過當藝術家但家人卻有反對聲音。我明白到做一份工作必須是要享受的;老師建議我修讀建築,既可以畫東西也可以與人溝通,很適合我。其實除了計算方面要有基本知識,建築最重要是有美感,才可融入社區成有連繫的藝術品。」此外她從不因循舊有一套,「我present的時候,會隨心地面帶笑容,結果不少人都說我是最好笑容的建築師。」 


關紹怡坦言,這些年間有過不少獵頭公司向她招手,但她未曾動搖。「公司的結構是平行式的,不是倒金字塔的一言堂,不同階層的同事都可以隨時與部門主管溝通,發揮機會多。而且公司著重員工的家庭生活,加班與否是員工的選擇,彼此相信。」


另一個原因是建築行業不能短視,「或許有人以為10年不轉工是因為古板,但實情是建築工程花十年、八年才完成是等閒事,少一點耐性也不行。」由她擔綱的幾個大型項目,例如內地的瀋陽會展項目,做到第10年才見雛型,要近13、14年才能完成,還有台灣大巨蛋、香港西九,項目至少十年時間完成,她反而享受期間的挑戰,當然令她堅守崗位的還包括公司賦予的機會。「坦白說,在香港做建築師,如果只做房地產設計,局限很大,但我們公司的服務範疇較廣,所以我以自己的工作為傲,常笑說我們的創作包含了人的一生,由出生的醫院、工作的商廈,到日常生活的公園,都一手包辦。」

耐性與耐力
當然,能夠成為DLN內最年輕的董事,她的體內也是包括了成功基因:樂觀正面。「坦白說,如果我有事情想做的,我會第一時間完成,想做就做,不會令自己感到遺憾。如果真的要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全力以赴』,這句基本是我人生的口號。」談到人生低潮,她承認自己也曾受到考驗,覺得是否應繼續在行內發展。「工作了3、4年,發現建築一幢樓是需要很長時間,大部分時間是等待,對著那些圖則跟工程師、結構師、業主等,感覺跟讀書時有很大的落差,絕對是意志力和耐力的考驗。當時也想是否轉行做教師好,但到最後我還是不低頭,還沒嘗試過就放棄,這不是我的性格,所以我選擇留下。」過程中她發現「自信」很重要,「在設計上我們不是講求效率,要有美感和創意,不是快就可以解決問題,因此要相信自己的設計,再憑累積的經驗便會有更佳的判斷力。」


能坦然面對逆境與自小家庭的訓練有關,「大學之前我都是典型愛玩的人,我愛運動,拿很多獎項,但媽媽要我交出好成績,否則不可以參加課外活動。這種想得到便要付出的因果關係從小確立,我知道要玩一定要盡全力去讀書。事實上,做一個稱職的建築師也一樣,要有耐性、有彈性,在限定時間內做好手頭工作。香港建築師最大的強項是有效率和易適應,我們到不同地方都能適應到不同國家的文化。」她寄語年輕人,「人生中挫折是經常發生的,一定有逆境,要選擇去面對,亦要對自己有信心。」

當媽媽也全情投入
事業有成,雖然已屆高齡產婦的關口,但關紹怡趕及三年抱兩,只因她不認為孩子會是她的牽絆。「公司女職員產後的流失量都比其他公司少,相信公司給予懷孕員工的支持是重要的,至今公司有3位女性管理層,比起其他則樓多。」期間她爭取到公司增設餵哺母乳需要的泵奶專用房間,「我兩個小朋友都是100%餵母乳,也多得公司的體貼。」


此外她慶幸擁有健康的身體,「我從沒受懷孕影響,懷孕時仍到處公幹,也沒有因而減少工作量,晉升也不受影響。」她去年獲升任為公司董事,正是生下第二胎之後。「公司以外,丈夫也是我的支柱,他與我是同行,所以非常明白我。其實我倆服務的公司是競爭對手,但我們不會讓公事傷害感情,雙方的信任可以維繫到家庭。雖然工時長、又要公幹、去地盤,但我們從不愛將照顧孩子的責任交給傭人。我堅持,每日會有3小時與小朋友相處,每天也會趕回家幫孩子洗澡,我認為這種付出孩子是看到的。」


作為一位建築師媽媽,關紹怡希望能為下一代努力,「建築設計應以保留原有環境、盡量不去破壞為目標,讓建築融入大自然。我住在九龍站上蓋,所以好希望可以做到最好,約3、4年後可供大眾市民一個休憩空間,也讓我的小朋友有更大的空間活動。我們經常羨慕外國的公園,現在我希望做好園林設計,不只是做一個綠化空間,更可用一群建築物去創造另一個社會文化,這是我未來的新目標。」 

Text: Wincy Chan      Photo: Raymond Chan



編輯熱選:

121
121
Related Articles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