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The Light 盧凱彤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To The Light 盧凱彤

To The Light 盧凱彤

Candy。Ms Syrup2015-08-30

當每一天都活在網路判官的法眼下,連讓座也是壓力源頭,生活的大小事,令我們活在爆煲邊緣,迫使我們面對那控制不了的情緒。
但有沒有想過,一旦越過了那條底線,日子要怎樣過?
經歷過躁鬱症的深淵,數月前重新開始事業的盧凱彤(Ellen),以過來的人的身份告訴我們,情緒病不是想像中的可怕。


憑著《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Ellen踏上了今年香港金像獎的舞台,獲得「最佳原創音樂」的殊榮。對她而言,這部作品所投放的感情很不一樣︰「幫《紅Van》做配樂時過程很痛苦。當時剛病發,還不太清楚是甚麼一回事,以為這種日子總會過去,但事實上這才是開始。」感恩的是,Ellen得到身邊戰友的支持。「那時在室內也一直戴著太陽眼鏡,讓其他人看不到我的雙眼,以免別人知道我在想甚麼。在那個精神狀態下仍做到有水準的工作,也多得拍檔V記(Veronica)的幫忙,讓我撐得過去。」


發現自己從平日所愛的活動中也得不到滿足感,Ellen得知自己患上比抑鬱症情緒波幅更大的躁鬱症後,決定專注於幕後工作,同時找到新的情感出口︰「這1年半來音樂明顯減產,卻創作了約100幅畫。其實從小都沒有這方面的興趣,全因心理治療時醫生建議以畫畫表達內心說不出的感受才開始。」愛上畫畫的Ellen從中找到最適合自己的表達手法。「剛開始畫畫時處於憤怒的狀態,用潑墨正好可全身使勁,讓很多用字或音樂都表達不了的壓力和情緒都可隨著畫筆和身體的動力變成顏色,將思想視覺化、實體化。」這些畫作不但在早前的慈善畫展《Pillow Talk》或同名畫冊中公開,Ellen更將她的藝術造詣發揮在與Kiehl's合作的限量版包裝上。「潑墨的白色及藍色點點,比喻森林中渴求雨水的心情,就像我們渴求地球上的資源一樣。」平日Ellen也堅持綠色生活,不時使用街上拾回來的木板作畫。「自從多年前到過巴布亞新畿內亞後,開始注重環保,希望東西能循環再用,所以就算畫展上的畫板都是畫兩邊的。」


一度不能踏足人多的地方,到現在決定再次面對人群,箇中的過程卻沒有我們想像的戲劇性。「康復的契機不是一個人或一件事,反而是當發現自己這幾個星期起床時不再哭了,這陣子再沒負面思想了,情感沉澱後才發現眼淚乾了,自己變好了。現在只需要很平凡的生活,也發現一直以來在事業上太貪心了。」這次重返娛樂圈,難道沒壓力嗎?「壓力一定會有,但都是正面的。我決心繼續唱歌,用自己的方法來鼓勵身邊的人。現在最想讓有情緒病的朋友知道,這個病與傷風感冒一樣,只要去看醫生就會好起來。這並不是絕症,不用為此害怕和尷尬,我們是很有希望的。」現在,Ellen對每事每物都抱著感恩的心。「有一日偷偷溜進自己的畫展,在那裡遇上同樣患躁鬱症的朋友,他跟我說很謝謝我出這本書,講出這些話。我只給他一個擁抱,但那一瞬覺得自己花這麼多時間化妝做宣傳都是值得。身為artist可以直接影響到人好幸福,這是一種福氣。」 

 

Text: Candy Cheung      Photo: Anson Chiu
Special Thanks: Kiehl's Hong Kong


Other Articles